勾国臣告河神

“老党委”奶奶的葬礼办完,春节也即将来临。在外打工的人陆续回来,一场场的酒摆起来,寂寞冷清的梁庄开始有点热闹和喜庆的气氛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夏天的军哥之死及围绕着军哥之死所产生的闲话,尤其是关于南水北调占地赔偿事件梁庄村民的态度(既愤怒又漠然),我一直非常不解。既然关系到每个人的利益,不管大小、多少,都是自己的事自己的钱,为什么大家都那么不在意?这不符合梁庄人日常的性格,为了几十块钱,兄弟打架、妯娌翻脸、不赡养父母、和邻居吵架的事比比皆是。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决定找一个机会以较为正式的方式让大家谈谈各自的看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借着喝酒之机,我把福伯、父亲、万国大哥、万立二哥、万科三哥、万民四哥、万青哥和梁磊、梁时(万青哥的儿子)召集起来,以郑重的态度对他们说:“今天咱们关起门来都是自己人,随便说,说自己心里的真实想法。这件事如果是真的,村委会如果真的贪污了公共占地面积的钱,你去不去找他们说,去不去告状?原因是啥?”

www.daocaorenshuwu.com

“啥‘如果’,那清是真的。”万青哥先嚷了起来,“我这两年在家里,啥都知道,我都给他们算过账了。”万青哥掰着指头一笔笔算起来,从现在的南水北调款一直算到十几年前的老公路砍掉的卖树款。这样算下来,数目还真不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既然账这么清,你为啥不去说,也不去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想着我给人家没门儿啊,你就是想整,我一个人也整不翻(整不翻:整不倒。)人家。现在有三个人站起来,就能够说清楚。但这三个人不好找,出头时都不想出那个头。不是怕他,主要是不想得罪人。不想公开、正式地得罪人。在我一个人站起来不起作用的情况下,我是不会站出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说到贪污的时候,万青铿锵有力,但是在说到告状时,他的声音立即有点软弱,中气不足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带着自我嘲讽的语气说:“说告状,不是逼急了,谁也不会去。人家多抬举咱,今天送酒,明天请吃饭。村委会也不憨,先把我安置好。把好整官儿的这号人先弄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福伯嘲笑父亲:“你看,光正都叫人家贿赂住了,还‘老刺头儿’呢!你可知道了,为啥这两年村委和你走得近了?主要是糊弄住你,不想让你出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你咋办?我生病,人家一听说,赶紧往医院去,拿一百块钱看我,我能咋办?让人家把钱拿走?”父亲提高了声音,替自己辩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哥以一种满不在乎的口气说:“只要不捉我都行,但是多了肯定不行。大面过得去就行,三亩五亩无所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哥说:“咱成年不在家,分到咱这儿也落不住啥钱,咱也不参与内政。捉哩是大家,吃亏了,每个人都吃亏,就算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一向不参与时政的三哥保持一贯的风格:“我对家里没有意见,只要谁不捉我都行了。过个平静、平淡生活,你不欺负我、我不欺负你就行了。关系太复杂了,不想参与。”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二嫂在一旁感叹:“农村这些事,都是些感情。三十年河东转河西。咱不想吭声,又落不到咱这儿,得罪那人干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说:“可是这样大家也吃亏了啊,凭啥吃这亏?钱再少也是自己的钱。钱可以是小事,权利是大事。这是你们应该得的,是你们的权利。再说,你们不去争取,只会使情况越来越差。”

稻草人书屋

“低头不见抬头见,告不成,还落一身臊。二大不是一辈子不待人见吗?啥也没告成,自己天天挨批斗。”四哥并不同意我的看法,又拿父亲做现成的例子。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二哥说:“啥权利?当官的,落一点吃喝,不然饿死了。你不叫人家贪,指望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说:“弄个新官更不好,肚子空着,还得吃,贪得更很。”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哥接着父亲的话说:“就是。李营(邻村)为啥现在比咱们村富?就是人家没有换过官。爹当完儿子当,三代人都当村支书。都吃饱了吃美了,该为大家办点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哥似乎对大哥的话有点迷惑:“照你这样说,‘世袭’倒是好事了?”

稻草人书屋

“你想啊,三代人都吃,总有吃饱那一天,就不会恁贪了。” 稻草人书屋

大哥的观点颇为新奇,大家就此产生了激烈的争论。奇怪的是,大家对干部的贪污都持一种特别理解和接受的态度,虽然也包含着愤怒和鄙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热烈争吵的过程中,梁庄两个年轻的晚辈,梁磊和梁时一直没有发言,并且流露出心不在焉的表情。他们对村庄的这些事不感兴趣。万青哥在那儿详细地算账时,梁时不满地瞪着父亲,低声嘟囔着:“就你能,一辈子爱管闲事。”万青哥对梁时的这种思想也很不满,认为“现在社会在发展,人们的思想在落后。娃们只管挣钱,不管家”。至于梁磊,很显然,他对这种探讨和争论的结果持极端怀疑的态度。 稻草人书屋

我问道:“那就没办法了?大家都不愿出头,不愿争取自己的权利,那就都吃亏。”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万青哥说:“那你有啥办法,我说就去告状,肯定能将他告倒。”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福伯以一个老人的经验式肯定话语说:“你也别告,肯定告不赢,背后都有关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哥的火暴脾气又上来了:“告就告,日他妈,咱一个平头老百姓,他也不能把咱吃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哥反驳说:“去去去,就你能,你还想当勾国臣啊?勾国臣可去告玉皇大帝了,最后不还是叫玉皇大帝治住他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勾国臣咋了?湍水年年淹,就是不敢淹勾国臣,说明河神也怕它了。玉皇大帝拿它也没法。”大哥别着脖子,虚弱地对弟弟表示抗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父亲大笑:“可别说勾国臣,他能犟过玉皇大帝?玉皇大帝一声令,国臣不国性命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话题突然转了个弯,跑到了云端里。勾国臣是谁?还有玉皇大帝、河神?什么样的故事?我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梁时和梁磊也一脸茫然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福伯惊讶地叫道:“咦,咋回事儿,你们都不知道?我从小都知道,我给你们讲讲这个故事。”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故事发生在清朝,嘉庆年间吧,只是大约,人们说法不一。吴镇北头,河坡上面,就是现在靠梁庄砖厂的那个地方,住着一个叫勾国臣的人。勾国臣是个落第秀才,平日以给别人写些状子、贺词、家书或墓碑铭文为生,家里很穷,但是却脾气火暴,爱打抱不平,好管个闲事,在咱这一片儿还很有点名声。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咱吴镇是依湍水而建,整个镇子就在湍水上面河坡上。河坡地肥得很,适合种西瓜、花生、玉米,这些都是当时老百姓的生活来源。但是,湍水年年涨,百姓年年受灾,种下的庄稼十能落一。老百姓很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一年夏天,勾国臣给人写结婚喜帖,主家请他喝酒。喝完酒,勾国臣醉醺醺地回来,正碰到邻居一群人在门口大骂河神:“狗河神,年年上供,年年淹,还有没有良心?”湍水那年又淹了,邻居们辛辛苦苦种的庄稼又打了个水漂。听着听着,勾国臣动了气,日他妈,我天天替写状子,这么大的冤枉事咋就没想起来管呢?回到家里,提笔就写了一张状子,向玉皇大帝状告河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告状人勾国臣,系穰县民籍,告为河神横行事。天地人伦,夫妻之道,各司其职,各有其责。河神管天地河流,百姓常贡不敢懈怠,缘何经年暴厉肆虐,糟蹋百姓庄稼生计,有违神之道。百姓如此艰辛,河神何不开眼。国臣既已糊涂,望帝秉公判断。上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写完之后,勾国臣把状子卷起来,塞到墙上的洞里,那时候老百姓的房子都是土墙,穷人买不起柜子,就在墙上挖一些洞,放东西。然后就呼呼睡着了。第二天醒了,勾国臣也忘了此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一段时间,老婆和勾国臣吵架,嫌他多管闲事又不挣钱,一怒之下,把勾国臣写的状子全部烧了。这下可好,勾国臣告河神的状子被送到了玉皇大帝那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玉皇大帝看到状子,“扑哧”笑了:“这是哪个国臣,竟敢告河神?!把他捉上来问话。”一群天兵天将就领命而来。

daocaorenshuwu.com

人间的勾国臣突然三魂不服五体,阵阵冰冷。人躺在床上,魂魄已经离开了身体,被天兵天将带到了玉皇大帝面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玉皇大帝一看,只是个白面书生,就问:“大胆勾国臣,为何告河神?人要告神,是不是想造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勾国臣硬着脖子说:“河神年年糟蹋庄稼,你为啥不管?神都这么不讲理,让人咋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玉皇大帝大怒:“你既没种地,就没淹你庄稼,那关你何事?你这么多管闲事,拖下去重打四十大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勾国臣转魂回来,五脏剧痛,动弹不得。看到老婆家人在床边哭得死去活来,亲戚邻居围了一圈儿在抹眼泪,知道自己已经死过去一次,再活不成了。他告诉老婆,他死后,一定要把他葬到湍水河边:“玉皇大帝不是说湍水泛滥之事与我无关、不许我告状吗?现在,我埋在河边,河神要是把我淹了,我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告状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勾国臣死后,依他嘱托,家里人就把他埋在湍水岸边最靠近水的地方。说也奇怪,湍水仍然年年涨,年年决提淹岸,却始终绕过勾国臣的坟。几百年过去了,那座坟一直没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解放前,四几年的时候,勾国臣的坟还在。我们这些小孩子去看,那个坟丘只剩个小土包,孤零零的,坟的前后、左右都浸到了水里,坟里面还渗出些黑的东西来,但就是没有塌。坟前立着一个石碑,石碑上写着“义士勾国臣之墓”。那时候,来看他坟的人可多了。每年夏天,都有许多外地口音的人骑着大马,赶着牛车,撑着渡船,从很远的地方来看。后来这坟不知道啥时没有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可能都不知道,现在,咱们吴镇北头,靠近梁庄的那一片儿,原来就叫“勾国臣”,要是有人问吴镇人或梁庄人“到哪儿去”,他会说,“到勾国臣干活去”。要是有人爱管个闲事、好告个状,吴镇人或梁庄人就会说:“咋,你也想当勾国臣啊?”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如此生动有趣的故事,我简直有些惊叹了。一向拙嘴笨舌的福伯突然变为一个说书人,神采飞扬,把故事讲得跌宕起伏。父亲在一旁不时补充些细节,大哥二哥也笑得前仰后合,他们从小都知道这个故事。因此,说起勾国臣和玉皇大帝来,就好像他们仍然活着,仍然是现实生活中大家熟悉的人和事。

稻草人书屋

我突然想到在西安,当万立二哥听到老乡老婆走失的事情时,他非常轻蔑地回了一句话:“管那些闲事干啥?不是咱们这儿的事,不要管那些事。”我似乎明白了二哥的冷漠从何而来。也许在他心里,勾国臣的事情就是现实。不是不能、不愿,而是不敢,那可怕的惩罚一直都搁在他们心里,一代代人消化着,最后,一切都变为了“既与我无关,就不关我事”。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