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潜谷

清脆的枪声再一次响彻云雾袅绕的峡谷,峡谷内,风子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留下斌子看护队长,二人朝前摸去,让陌生人为自己挡子弹,这事谁也干不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走出一百米远左右,又是一声枪响,想到赵无极有可能的危险,二人腾地而起,猎豹一般朝前飞奔而去,老远看到一个人正潜伏在一个草丛中,忽然暴起,犹如出洞的巨蟒一般,朝悄悄摸了过来的一人电闪般奔去,正是赵无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人显然没有想到赵无极的速度这么快,眨眼间,对方已经像一摊烂泥一般倒在地上,手上的枪已经到了赵无极身上,这时,风子二人发现赵无极身上还背着二枝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周围已经没有人了,赵无极看都不看地上的尸体,察觉到赶来的风子和刚子,就走了过来,将枪全部递给二人,说道:“这玩意我不会用,你们拿着吧,那边还有几人,你们看着办,我去救你们队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子接了过来,看看不远处躺着的尸体,给了刚子一个眼神,刚子默契的跑了过去,风子紧跟在赵无极身后,一肚子问题,但也知道,还不是问的时候,便检查起枪支来,有AK步兵枪,也有突击步枪,都是国外产的好东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斌子看到二人回来,放下心来,看到风子手上的枪,眼前一亮,对于这些军人来说,一枪在手,天下我有。没了枪,或者没有子弹,就像拔了牙的老虎,战斗力大大降低。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从怀里掏出一堆野草,有些风子也认识,特种军人都懂得一些野外生存自救的本领,只是队长张鹏还有高烧,加上一路逃命,又没有条件,根本来不及处理,也不敢处理。 www.daocaorenshuwu.com

枪伤好办,高烧中的队长张鹏已经昏昏欲死,赵无极示意风子二人抓住张鹏受伤的腿,很是熟练的用匕首割开裤子,小心的化开脓血,黑色的血自然的流了下来,张鹏这时候居然醒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说道:“要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才行,这个你们谁在行?”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斌子接过匕首,说道:“我来,老大,忍着点。” daocaorenshuwu.com

张鹏虽然很奇怪目前的处境,也更奇怪这个猎户打扮的小伙子是谁,但理智和冷静告诉张鹏,现在不是问的时候,身边值得信赖的兄弟准备给自己疗伤了,疑惑的看了赵无极一眼,点点头,没有说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斌子冷静的飞快运转手中的刀,将伤口割开的更大一些,认真的寻起里面的子弹头来,赵无极看了张鹏一眼,疼的眉头紧皱,硬是哼都不哼一声,是条硬汉,不由大是敬佩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起子弹这种事对于军人来说,就像吃饭一样平常,斌子很快就起出了子弹,看向赵无极,赵无极将早准备好了的草药膏按在伤口上,说道:“趟好,先别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刚子背着几条枪过来,一脸兴奋,看来收获不少,看到地上的队长张鹏和脚上的药膏,明白过来,赶紧的看了赵无极一眼,没有说什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军人不是不善于表达感情,而是习惯于将感情藏在心中,并以死相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又从一大堆草药里面挑出了几味来,说道:“内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子领会过来,接过草药轻轻的揉成一大团,硬生生的塞到张鹏的嘴里,协助张鹏吞咽下去。 daocaorenshuwu.com

该做的都做完了,三人看向赵无极,眼里充满了好奇、感激和询问,只是碍于初次见面,大家不好意思直接问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也松了口气,一屁股坐下来,说了句“应该没事了。”忽然站了起来,跑到旁边狂呕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人不由惊讶的交换了一下眼神,谁也不明白怎么回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子是三人中最冷静、最善于分析和观察的人了,很快,脸上露出了不自然的苦笑,说道:“哥几个,看来,这位小兄弟是初次杀人,有些不适应。”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刚子和斌子理解的点点头,每个人都有第一次杀人的经历,这种滋味很不好受,大家理解的看向赵无极,笑了,眼里确实愧疚,一个如此年轻的小伙子,却因为救自己而杀人,这份情谊很重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吐了一会后,很快又清醒过来,赶紧吞了几颗草药,苦笑地说道:“三位哥哥见笑了,想不到我青牛寨第一勇士,居然?一世英名扫地啊。”说着笑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子三人也都呵呵的笑了,因赵无极的自我解嘲而笑,看的出来,眼前的这个人并不是不喜欢说话,虽然一路来惜字如金,相反,还有幽默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年轻人在一起就是没有拘谨,特别是军人,喜欢豪迈、直爽,赵无极自我解嘲的语气无疑很对三人胃口,三人以风子为首,问了起来,“小兄弟是青牛寨的人?青牛寨在哪?怎么会发现我们的?你为什么要帮我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问题有点多哦?”赵无极笑道:“青牛寨是原始森林边缘的一个寨子,外人很难发现的,我和爷爷在一个悬崖上晒日光浴,被你们的枪声吵醒了,至于帮你们,这个谈不上,大家都是华夏子孙嘛,我可是有条件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