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惊变

听了孙如海的分析,赵无极对忍者有了一个基本的认识后,不由更加好奇了,想不到倭国还有这么厉害的忍者,有机会一定要好好会会,又详细询问了一下孙如海和忍者比武的事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忍者的个人实力有限,而潜伏偷袭、暗杀的本领不错,有点意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人又聊到了丢失古董的事情上来,赵无极已经知道是船越家族所为,听了孙如海的分析后,不由好奇地问道:“这些人家的好东西为什么不收好呢?不是说银行有保险柜之类的东西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孙如海看了赵无极一眼,说道:“一来这些古董文物放到家里气派,可以撑门面,二来放到银行也不放心,怕对方用来伪造或者丢失什么的,银行最多在购买的原价基础上赔付给你完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那有没一家公司来代管,出现损坏或者丢失,以高价赔付的呢?”赵无极好奇的问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有一家,但也不是高额赔付,最多比市场价略高一些,但收费也很贵,在国外,是一家很古老的镖局,帮人代管各种名贵之物和存款,不问来路和身法,只要交付一定费用就可以了,绝对安全,国内没听说。”孙如海如是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一听国内没有,不由好奇起来,说道:“华夏国镖局也有着很古老的历史,为什么没有发展起来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问题很复杂,归结起来只有一条,那就是实力,谁能保证所保的东西不失窃,不被打劫?勒索?各大喝道帮派,还有政府的某些贪婪的官员,知道有这么一个公司,还不把手伸了进来?”孙如海说着,忧虑起来,“国内的镖局最后发展成了物流公司,或者解散,已经不复当年的风采了。” 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一想也对,现代社会毕竟法制了许多,不想当年走镖,哪里都有可能遇到土匪什么的,靠的是面子和实力,但法制社会有更大的问题,那就是和土匪差不多行径的黑道更不讲道义了,不是给点买路钱就可以同行,往往都是一口吞,骨头都不吐,甚至有些人会雇请杀手组织拿着热兵器来打劫,走镖的行当已经完全不同以往的社会背景,没有实力和势力,很难存活下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想到这,赵无极忽然灵机一动,既然国内没有,自己何不开一个这样的公司试试?说不定还能趟一条路出来,干别的自己也不会,而且都已经有人做的很出色了,没必要去和其他人争一碗饭吃不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孙如海的住处出来,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拒绝了孙静姝的相送,赵无极打了个车来到车行,将上次购买的那辆本次s500提了出来,开着新车往家里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上,赵无极接到了倪依然的一个电话,很是奇怪,通了一番话后才知道,原来是倪依然找不到自己,没事想起来就打一个,直到今天才算打通了,听了一堆埋怨关机的话后,赵无极答应改天请吃饭,就挂断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车子慢慢开进了小区,穿过优美的私家小路,很快进入私岛,忽然,内心生出一股紧张和莫名的感觉来,这种很不好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不由大奇,看了一眼不远的家,加快车速,将车停放好,快步走进了主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刚迈进客厅,一幕不可思议的画面出现在眼前,之间林树堂夫妇歪着头靠在沙发上,全身五花大绑,昏迷过去,唯独不见了林语,不由大惊,一个跨越就来到二人身边,试探了以下鼻息和脖子,还有微弱的气息。

www.daocaorenshuwu.com

出事了,赵无极马上醒悟过来,查看了一下二人,没受什么伤,心中挂念林语,手一捏,粗大的绳索就断了,给二人掐了一会人中,输入一道真气后,总算推血过宫,将二人救醒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发生了什么事情?”赵无极赶紧询问,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上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人悠悠的出了口气,林树堂惊讶的发问道:“你回来啦?这事怎么啦?”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见林树堂一脸迷茫和惊讶,赵无极估计林树堂也不知道发声了什么事情,不由大急,说道:“我进来的时候发现你们被绑着,林语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林语?”二人忽然发现林语不见了,也醒悟过来出事了,不由惊慌起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摇头,又都看向赵无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语儿,你在哪里?”林母慌乱了跑了开去,满房间寻找起来,林树堂给林语打电话,发现响声就在附近,扭头看去,地上掉着一个包,响声从包里发出来,正是林语的随身坤包,不由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绑架?”赵无极脱口而出,心急如焚,脑子里高速分析着种种可能,自己得罪的人不过项家、船越家和汪家,会是谁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办?”林树堂站了起来,看着赵无极询问道,脸上写满了焦急。

稻草人书屋

“你们俩快点想办法,救救我语儿啊。”林母从楼上跑了下来,脸上已经满是泪水,一把扑在林树堂怀里,哭了起来,显然方寸大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