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这活不能接

亚马逊河在哪赵无极一点都没印象,反倒是见唐智的样子很惊讶,以唐智的身份和地位,找个保镖好不容易吗,至于这样吗?难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猛然想到一种可能,那就是亚马逊河一定很危险,危险到一般人都不敢去,既然一般人都不敢去,那为什么有科考人员去呢?他们去科考什么?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当然,心中百般疑问赵无极并没有问出来,见唐智一脸希冀的等着自己回答,连忙道:“老爷子,你这是干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我,担心则乱,没把事情说清楚。”唐智尴尬地说道:“是这样的,国家有一支科考队过些日子准备去亚马逊河一趟,这支科考队是有中科院院士组成,你可能不知道,中科院院士每一个都是国家的宝贝疙瘩,在某方面领域绝对是出类拔萃的顶尖人物,国家损失不起,主席点了你的将,主席和我这两张老脸,不知道能不能请的动你这尊大佛?” www.daocaorenshuwu.com

“说哪里话,怎么说我都是你的下属,你直接下命令不就完了?”赵无极好奇的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事情非同一般,你要是不愿意去,勉强也没有意思,你从小生活在原始森林,有丰富的丛林生存经验,武功又好,是最理想的人选。”唐智如实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一听就明白过来,亚马逊河估计也是原始森林一样的地方,不由迟疑了,赵无极太交接原始森林的恐怖了,自己一个人还可以,如果是受过特训的军人也勉强可以应付,要是没有丛林生存经验的人去,绝对是九死无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是,唐智和主席的面子又不能不给,这关系到自己将来是否还能像现在这样享受特权,赵无极不是傻子,要不是自己在这些大佬眼中还有些用,就凭上次得罪那帮公子哥就绝对不死也得脱层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了想,赵无极还是迟疑地说道:“我考虑一下吧。”

稻草人书屋

“别考虑啊,给个准信吧,时间很紧迫了。”唐智见事情有门,乘胜追击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需要了解一下情况,这样,你把亚马逊河和这支科考队的详细情况给我一份资料说明,我看完后答复你,如何?”赵无极委婉的推托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唐智见赵无极如此理智,反倒放心了,顺口开河的拍胸脯答应,那是莽夫行为,唐智还不敢将任务委托的,毕竟国家院士个个都是宝贝,损失不起,便点点头说道:“行,资料我会派人送给你的,不过,你看完后必须第一时间烧了,并且不能告诉和这件事无关的任何人,院士的身份是国家最高机密,比你我还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得道赵无极的保证后,唐智又匆匆离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准备找个人问问亚马逊河的情况,就接到九叔打来的电话,说是首都魏家砸了他的地盘,搅和他的生意,问赵无极要不要采取行动。 www.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想想,还是让九叔过来商量一下比较妥当,便叮嘱九叔化妆一番过来,半个小时后,九叔打扮成一个老头模样,化成游客大模大样过来,乍一看还真看不出来,赵无极走了过去,示意九叔跟着自己进了一间洽谈室。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说说情况,倒地怎么回事?”赵无极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九叔没有回答赵无极的提问,一脸兴奋的看着赵无极说道:“老板,你真厉害,老朽我算是彻底服气了,跟你混,有搞头,那么多国际恐怖分子,哪一个都不是好惹的,硬是让你全给收拾了,那天在街上我看到你的英雄气概,以一当百,服了,老朽我彻彻底底的服气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见赵无极脸色不愠,尴尬的一笑,说道:“看我,老糊涂了,事情是这样,昨天晚上咱们的人不是都去找那帮恐怖分子去了吗,魏家的人来咱们的场子玩,闹了点冲突,这本来很正常,说开就完了,但当时咱们不是没人看场子嘛,那帮人就嚣张起来了,加上喝高了,又是砸场子,又是打人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点破事赵无极没兴趣管,便说道:“不是跟你说过吗,让你过些日子联合项家搞垮魏家的。”

稻草人书屋

“这不还在内部整顿阶段嘛,洗白也需要一定时间不是,一些弟兄们也需要另外安顿一下才行,这都得需要时间,现在魏家打上门来了,弟兄们很生气,要按照以往,早打上门去了,要没个说法,弟兄们会寒心啊,魏家也会更加嚣张,这会影响您交代的洗白计划不是,可您有交代,我不敢乱来,免得坏了您吩咐的大事不是?我也是两难。”九叔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搅生意是怎么回事?”赵无极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一些违法的生意,老朽都转给项家去做了,变卖出来的资金那去投资正行,魏家不知道从哪里得知我急切转行的消息,总是打压老朽,凡事老朽看重的生意,他就高出一部分价格抢走,不行就利用手下威胁恐吓事主,咱们不是洗白吗,自然不能像他一样这么干了,如此一来,就落了下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