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除除虫

沪市警局小会客厅内,唐海关上门后,一脸好奇的看着赵无极,内心寻思开来,隐隐中,唐海敏锐的感觉到眼前这个人身份不简单,沪市只怕要变天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我的证件。”赵无极再政治官场小白,也知道先表白一份才行。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动声色的接过证件,唐海翻开看了一眼,神色凝重起来,认真的确认无疑后,将证件还给了赵无极,语气也客气了许多,说道:“苏市那个案子我听说了,我和东方局长是好朋友,他没少在我面前夸奖你,今天一见,果然名与其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这种官场的客套话,赵无极很陌生,也不懂得怎么去应对,很干脆地说道:“唐局,您是个值得尊敬的人,我在您面前算是晚辈,但形势很严重,我需要您的配合和帮助。” daocaorenshuwu.com

“说。”唐海对这个没什么架子的中央领导很满意,心也放宽了,当然,唐海也很清楚,被国安盯上的案子,肯定是大案,在自己辖区发生大案,无论如何自己都脱离不了干系,还不如干脆一点,说不定能将功赎罪。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现在正在查松上集团那件案子吧?”赵无极说道:“不用查了,那是我放的烟雾弹,现在我有一件更大的事情需要你配合,前些日子官员某些官员犯罪的传言满天飞,上面这次派我来,就是处理这事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吧,太好了,说吧,需要我怎么配合?”唐海有些激动地说道,看得赵无极一愣,唐海何等精明,讪讪一笑,马上解释道:“你有所不知,这事闹的我一天都睡不好,那几个人也确实过分,我这里都有不少他们的犯罪证据,只是碍于市委和市政府提出要以稳定和大局为重,我也没用更好的办法。”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市委?市政府?赵无极对于这些官场的东西了解不多,有些疑惑起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旁边的唐海深意的看着赵无极说道:“赵局长,关于你在苏市的壮举,我本人心怀敬佩,有个事我不得不提醒你一下,沪市市委书记姓苏。”说到这,唐海认真的观察起赵无极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赵无极一愣,姓苏就姓苏呗,管他姓什么,犯了事都一样,慢着,姓苏?听这语气,该不会和苏市那个家伙是一家人吧?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和中央政治局那个副主席是一家人?真是冤家聚首啊。旋即又一想,管他姓什么,是一家又能怎样,照办不误,有什么好担心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番表情都落在唐海眼里,唐海内心大定,只要眼前这个人敢干,自己有什么好担心啊?想到终于可以一扫乾坤魍魉鬼魅了,心情无比舒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次过来,还发现一个重大案情。”赵无极说着,将松上集团下属奶粉的事情说了一遍,并将那份化验报告递给了唐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是,只凭在这份东西还不够吧?我是说,这份东西是松上集团自己内部的东西,并不算直接证据。”唐海老成的分析道,但想到这事要是真的,那这里面的问题就太大了,足以捅破天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已经有了安排,用不了多久就有结果过来。”赵无极想到给唐智通气的电话,就暗自得意一把自己的英明,让中科院出面化验一下,其结果是最具说服力的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点,赵无极的电话就响了,是唐智的,“小赵啊,这次你又立了大功啊,化验结果和你提供的情况完全复合,也就是说,奶粉有问题,一号首长说了,让你放开手脚的干,捅破了天他顶着,唐海那边,我给公安部那个老家伙通气了,他会尽快通知唐海配合你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了定心丸的赵无极乐了,看来,这次一号首长也怒了,挂了电话,就听到唐海的电话响起,唐海听了一会,脸色铁青,豪气地喊道:“请首长放心,保证完成任务,积极配合好赵无极同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挂了电话,二人默契的笑了,谁也没用问电话内容,但谁都能猜到电话内容,这一刻,二人的手握在了一起,紧紧的,坚定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沪市市委正在召开《关于整治沪市新闻管理的工作会议》,市委书记苏长海一脸严肃、正义模样,威严地说道:“发生这么大的事情,是我们管理班子的失职,也是新闻媒体单位的失职,不仅影响了社会安定团结,更影响了我市对外投资环境,要是这种事情得不到妥善处理,外资搬离,经济下滑,就业问题加剧,社会矛盾也跟着增加,你们想想,想想,这是什么结果。”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低下所有人都不敢触这个霉头,都装模作样的记录着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为了净化新闻环境,我希望你们回去后,成立工作小组,大抓、狠抓、特抓,一定要把新闻舆论掌握在党的手上,而不是某些个人的手上,任凭子虚乌有的谣言满天飞,这是什么行为,这是诽谤,这是诬蔑,这是犯罪。”苏长海很满意下面人的恭敬态度,继续大谈特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