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除除虫(第2/3页)

“关于这次造谣的有关媒体,我希望有关部门给予认真对待,该查处的查处,该处理的处理,对于这种扰乱社会和谐的不利因素,我党决不能姑息。”苏长海很自然的将这次事件定为扰乱社会和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关于这次事件,主管新闻口的宣传部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下面,请宣传部负责人也说几句吧。”苏长空将矛头对准了自己的政敌,这么好的机会不利用,那就是傻子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宣传部长也很郁闷,这新闻口虽说是自己管着,但你书记那次没手啊?就连各大报社的社长都是你书记任命的,我能说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但众目睽睽之下,不说是不行了,怎么说是个学问,对着干无疑是找死,至少眼前不行,会给人推卸责任的印象,和稀泥也不合适,大家都是明眼人,除非将责任揽上身,但问题是这样的话,自己的仕途就倒头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宣传部长惊出一身冷汗来,一脸苍白的抬起头,看着众位同僚,心里面高速权衡着利弊,正着急上头的时候,忽然听到走廊响起了嘈杂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紧接着,门砰的一下,被推开了,涌进来一堆警察和便衣。宣传部长当然认识带头的其中一人,暗自松了口气,感激的恨不能冲上去喊一声好兄弟。

www.daocaorenshuwu.com

“干什么?谁让你们冲进来的?”书记苏长海一脸铁青的看着进来的唐海,心里面气翻了,多好的机会啊,就这么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于直接破门而入,唐海也有些无语了,没想到这国安的人办案这么直接,不过也对,复杂的问题简单化,更有高效办案不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到唐海没用回答,而是一脸高深莫测,苏长空更来气了,喝道:“唐海,唐局长,好大的威风,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谁给了你这么大的权利,居然敢带人冲击市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顶帽子有点大了,冲击这个词有的刁钻毒辣啊,而且还是市委,那可是党的所在地,这是什么行为,是反党行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唐海根本不担心什么,有上面的指示,旁边还有国安的人在,自己今天不过是配角,看着威风八面的苏长海,唐海心中发出一声冷笑,没用作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长海肺都要气炸了,曾几何时,谁敢这么对待自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正当苏长海还想出来摆摆威风的时候,赵无极鼓鼓掌笑道:“好大的架子,好大的官威,难怪沪市糜烂成这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糜烂?在场的人闻出了什么,都惊诧的看着赵无极,搞不清楚这个年轻的有些过份的小伙子是什么来头,看上去连唐海都站后半个身位,半个身位说明什么?这些人太清楚了,说明唐海都是配角,这个人才是主角,能让唐海做配角的人,能是普通的人物?而且还这么年轻,难道是公子党?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想到这,大家的心思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一个个都是八面玲珑的精英,最是善于观风使舵,看到这架势,都明智的选择了缄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长海见自己的权威受到了挑战,但能爬上现在这个位子上,说明绝不是草包,也觉得事情有些蹊跷,但面子是大,不能妥协,刚要说什么,就听到了这一生都没有听过的话来,“把他抓起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冷冷的下达了命令,早有国安的人冲上去,轻松的制服苏长海,苏长海意识到问题严重了,不服地喊道:“放开我,你们是什么人?凭什么抓我,我是人大代表,你们无权抓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大代表不能抓?赵无极疑惑的看了唐海一眼,唐海虽然搞不懂赵无极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但还是暗自点头示意,不过,也该苏长海倒霉,遇到了官场小白赵无极,哪管这些规矩,走了上去,冷笑一声,“人大代表,好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啪!”一个重大的耳光煽了过去,赵无极冷笑起来,犀利的眼神扫了一眼全场,会场所有人都被赵无极狠辣的手段惊呆了,敢当众打书记,这个人不是胆子大的没边了,就是后台很硬,一个个都更加不敢说什么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的后台硬是硬,但更多的是胆子大,官场小白哪里顾忌那么多,更何况是自己的仇人加死对头,哪里还会客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苏长海也被打懵了,怔怔的看着赵无极,特别是那双眼睛里面迸出来的杀气,让苏长海不寒而栗,知道今天恐怕是要载了,但载也得载个明明白白,苏长海可不是苏长空,还是很有脑子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口气上来后,苏长海冷冷地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殴打人民公仆就是大罪,很好,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等着我告你吧。”这番话说的可是怨恨十足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啪!”又是一个耳光过去,赵无极冷冷的对两个制服苏长海的人喝道:“再啰唆,随便找个臭袜子堵上他的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够狠,够彪悍啊。全场震惊,唐海也不例外,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直接狠的,大家看向赵无极的眼神复杂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