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愈演愈烈

第二天一早,大使馆发出通知,让大家尽量不要出街,说是最佳不太平,闹事的不少,免得伤及无辜。

稻草人书屋

这些对于赵无极来说,根本无所谓,事情都是自己整出来的,有什么好担心的?那个什么会议应该能阻止了,剩下的就是杀了沃夫,只要杀了沃夫,自己的事情就算是完了,也就不用冒名顶替了,也就可以回去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吃完早饭,赵无极和林语上了车后,化了个简单的妆,打扮成嘻哈的一族,赵无极穿着休闲价格,衣服上面有个帽子,直接戴在头上,里面穿个背心,一条破了几个洞的牛仔裤,加上一双帆布鞋,怎么看都像个刚出来混的小流氓。

www.daocaorenshuwu.com

林语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头火红色的假发,大红色的皮衣,紧身裤,高筒靴,怎么看都像个个小太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二人相视一笑,发动车走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白宫广场附近,看到前面黑压压的,到处都是人,知道约翰森又开始搞大动作了,将车停好后,二人步行而来,看到现场挺着一辆电视直播车,一个金发美女记者正对着摄像机激动的说着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记者的身后,是四面八方涌过来的人群,许多人更是开着破烂的小车过来,车上不知道放着什么,跳下车的人一个个肌肉发达,头上绑住头巾,露出纹身,爆炸的肌肉倒也吓人,一看就是帮会的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时,二人看到另外一个街口出现一大堆年轻人,他们组织有序,喊着口号,举着旗子,缓缓而来,却给人凝重的感觉,就像一座山压过来似的,应该是学生,这些人来到广场后,并没有乱来,而是聚集在一起,大声抗议着,高举的条幅上写着“还我人权,种族平等”之类的口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场面很热闹,已经到场的人绝对不少于三千,很多都是跟着这帮学生过来的,各国媒体记者就像闻到鲜血的鲨鱼一般,四处寻找采访目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从其他地方陆续出现一队队人马,穿的五花八门,怪异至极,一看就知道是出来混的小流氓,还没有上档次的那种,这些人到场后并没有急于闹事,而是一堆堆聚集在一起,吸着烟,一些人抱着录影机,现场大放劲曲,很多人跟着劲曲舞动,嬉笑着,打闹着,和学生军营造出来的庄重气氛格格不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警察们如临大敌,组成了三道防线严正以待,谁也不敢大意,水枪也准备了许多,只要有人闹事,高压水枪马上对付,适当的暴力是可以的,也是必须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当然,也有许多社会知名人士在呐喊,在呼吁,希望各方保持克制,保持冷静,有问题应该对话解决,而不是暴力,遗憾的是,这些社会知名人士都是白种人,黑人谁听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几百年了,谁听过黑人的心声?大家从来没有想现在这么释放,这么痛快,逼得白人知名人士不得不出来打圆场,多带劲的事情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躲在远处指挥的约翰森也很感触,谁说黑人力量不够?那是以前不齐心,没人领导,现在谁要是还敢说这话,约翰森第一个劈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是这个办法好啊,挑起种族矛盾,以前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摇摇头,抛掉那些不现实的东西,约翰森对身边的心腹说道:“差不多了,让兄弟们都闹起来吧。”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心服们几个电话一打,白宫广场马上群情激奋起来,大批无业青年,帮会成员,学生,工人,商人等行业的黑人开始行动起来,大家叫喊着口号,朝白宫进发,口号喊得震天响,“反对种族歧视,还我人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白宫总统府办公室,总统正对着一帮得力干将咆哮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说啊,都哑啦,你们一个个都是行业精英,你们看看,你们看看窗外,那些都是些什么人?都是些普通的老百姓,我们被一帮普通的老百姓逼的手足无措,耻辱,这是你们的耻辱,也是我的耻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寒蝉凄切,谁也低着头,不敢大声呼吸,耻辱啊,社会精英被一帮社会底层人士逼的毫无办法,确实羞愧。 稻草人书屋

“总统先生,根据我们的情报和现场的分析,这应该是一次有组织的暴乱。”沃夫不得不出来说几句了,这里官衔他最低,又是分管国家安全这块业务的,他不出来说谁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暴乱?结论下的太早了点吧?我看,这是一次政治预谋,什么种族歧视,几百年都是这么过来的,为什么偏偏这个关键口上搞出这么一出?你不觉得你的结论太简单了吗?”国务卿一点面子都不给,直接顶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难道是在野党搞出来的?”旁边总统府高参小心的反问道。 daocaorenshuwu.com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下次总统选举距今还有半年时间,你不觉得吗?还是说我的结论没有证据?”国务卿冷冷的看着这名高参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国务卿是军人出身,一身杀伐之气,最看不得说话做事犹犹豫豫的人?这名所谓的高参话不投机,自然不客气的顶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