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商议

得到了孙如峰的认可,赵无极很高兴,特别是孙如峰请求赵无极让姚富贵归于门派内,赵无极更是大喜,一个宗师级高手加入,这么一来,形意门的实力又平添了好几分,形意门的发展指日可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当即表示让姚富贵担任长老,和孙氏兄弟并列形意门的三大长老,众人一听姚富贵是化境级别高手,又听赵无极简单说了姚富贵和孙如峰的情谊,大家更是高兴,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值得大家尊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分别坐了下来,林树堂说自己喝的差不多了,拉着自己老婆坐到了一旁喝茶,将地方腾出来给孙如峰等人坐,这样大家不至于那么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是一番敬酒后,大家闲聊着,孙如海先是说了一下亚马逊河训练的事情,借助当地土著“雪鹰”的帮助,大家一到地方就落下了脚,刚开始一周还很平静,大家利用这段时间学了形意拳的基本功,各自修炼着,至于沙特王室卫队,成刚教了一套特种兵搏击术和硬气功后,让他们自行训练着了事。

www.daocaorenshuwu.com

一周后,“雪鹰”的部落遭到了贩毒分子的偷袭,死了好几个,大家出手相助,这么一来,就算是得罪了所有的毒贩子,于是,大家干脆利用实在来修炼,这么一来,一个个进步飞快,但也有好几个挂彩,好在有惊无险,留了点疤痕,就当是男人的军功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实在训练对于修炼形意拳来说,有着莫大的好处,能激发潜能,体会拳法之精妙,更能增长运用之经验,难怪不到半年,个个都有了暗劲实力,好几个更是到了巅峰,突破就差那么点契机了,一旦突破成功,形意门就多了好几个化境高手,这么一来,江湖上还怕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交谈中,赵无极得知沙特王室卫队利用这段时间好好修炼了一下成刚教的特种搏击术和硬气功,一个个实力大增,加上跟着大家实战训练,战斗力更是了得,高兴的很,公主回国后将情况一说,国王大悦,连口夸奖,这么一来,大家的亲人呆在沙特的日子就好过多了。

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去M国的事情没用说,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下一步发展的构想,孙如海一听赵无极买了这么多物业,准备大干一场,也很欢喜,赞许了几句,表示有什么需要做的尽管开口就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到孙如海主动请缨,赵无极那还会客套,马上说道:“还有几个月就是‘争龙头’大会了,这个事情的前期工作就拜托给你了,需要大家怎么做,尽管提出来就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是大事,也是孙如海奋斗毕生的最大追求,哪会不知道轻重,满口答应着,表示一定尽快将情况弄清楚,然后再和大家商讨具体的计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孙如峰的腿上来了,赵无极忍不住查看了一下,膝盖骨被打碎,除非做手术装一个人工造的膝盖骨,否则,这辈子只能带在轮椅上了,只是,这个手续可不便宜,以前的孙如峰又没钱,做不起这么大的手续,现在好了,有孙如海在,这点钱不用担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是,手术有几层把握,谁也没底,毕竟年纪大了,经不起大的折腾,赵无极认真的查看了一番,有用精神力小心的感觉了一下,发现整个膝盖骨都碎死,但也不是不能医治,就是会很麻烦,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功力。 www.daocaorenshuwu.com

想了一下,赵无极确认无误后说道:“孙老,我也许有办法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真的?几层把握?”在旁边的孙静姝抢着说道,关心之情溢于言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层。”赵无极也不敢把话说满,但大家都是了解赵无极为人的,八层就已经很高了,只有孙如峰不是太了解,但看到大家一脸信任的表情,聪明的选择了信任,就算有再大的疑虑,也等回去后问自己兄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我需要时间,而且现在不行,得等一段时间,我得亲自去采一些草药才行。”赵无极一边说着,脑海中寻思着一些草药的名称,打算尽快回去山寨一趟,顺便把草药采回来,这么久没有见自己的爷爷了,也不知道他过得怎样,是时候回去一趟了,也该接他出来享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孙如峰看到孙如海投过来的欣慰笑容和对赵无极的信任,知道赵无极应该能治好自己残疾半生的腿,否则,大家不可能这么信任他,想到自己有机会站起来,孙如峰心情很激动,看向赵无极,眼里多了几分期盼。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又聊了一会,大家酒足饭饱,就都散了,赵无极去结账的时候,司徒青死活不好,差点翻脸,“太欺负人了,不就是一顿饭吗?好歹也是共过生死的姐弟”司徒青一直想报答赵无极,可惜没用机会,这次好不容易有个机会,哪能放过?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赵无极想想也就算了,带着大家回到了酒店,便拉着林树堂聊了起来,“叔,一路辛苦了,让你跟着我们过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真是过意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