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又是他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不在江湖的人体会不到这句话的深刻内涵。九叔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一方黑道枭雄,跺跺脚,许多人都会震惊凛然,但威风八面的九叔却不得不听一个人的命令,不敢忤逆万一,更不敢生出叛逆之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身手高绝的人是可怕的,一个身手高绝又有着强大身份背景的人是恐怖的,九叔虽然威风一方,但内心清楚的很,在国家机器面前,自己什么都不是,所以,九叔不敢,也不想得罪赵无极,绑在这棵大树,九叔还能走很远,反之,明天也许就只能去那条臭水沟找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九叔是个聪明人,懂得取舍,接到了赵无极的电话后,第一时间给最近的得力干将,也就是青龙打电话,无论如何都要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并且将人全部控制着,一切等自己回来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青龙接到电话后,得知是赵无极这个凶神的,在道上混的人都知道大半年钱的展览馆大火拼的事情,当时无极安保公司火拼一大帮跨国恐怖分子,那可是大场面,枪林弹雨的,所有黑社会的人都心生敬畏,无极安保公司一夜出名,无极安保公司的老板赵无极也是一夜出名,老百姓不知道,出来混的无人不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自从上次在“苏武牧羊”酒楼得罪了赵无极后,青龙战战兢兢,一直寻找机会修补关系,深怕那个凶神带着一大帮人,那种枪冲到自己面前,然后就是一梭子,想想都可怕,半夜惊醒过好几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人的名,树的影,黑社会的人取点成绩不容易,越混越谨慎,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哪儿还会犹豫,带着一大票兄弟就冲了过来,一路上还打电话召集人手,青龙已经打定主意,不管是哪路神仙,先灭了再说,再打的帮会大的过自己帮会? daocaorenshuwu.com

人一旦决定做一件什么事时,往往效率非常高,青龙不顾红灯,带着一大票打手风风火火的过来,三四分钟就赶到了现场,正好看到那一大票人,自然是指挥人手冲上来就一顿暴打,等对方的人全部暴露过来时,其他人也都围拢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十多号人对打二十多号人,而且是有备而来,兜头狂殴,自然占尽上风,倒是其他无关人等,都吓的四散开去,这么大场面闻所未闻,板砖满天飞,刀光棍影的,谁敢靠前啊?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名警察走出来时,正好看到一边倒的群殴,想要阻止吧,对人人多的要命,而且不断有人加入战团,不过是普通的交警而已,都没有配枪,哪敢上去拉架?三名警察惊疑的看看一脸坦然的赵无极,想到了某种可能,脸色煞白,干净报警,想想觉得荒唐,警察在自己地盘报警,说出去真是莫大的讽刺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知道是九叔安排的人手到了,也不出去阻止,由着他们胡闹,林语也猜到了一点,无所谓的笑了,林母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看到自己的女儿和准女婿一脸无所谓表情,也没太在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反倒是刘昕一脸惊讶,搞不明白怎么会有一大帮人找那些人的麻烦,想想赵无极刚才说过的话,想到了什么,见赵无极一脸淡然表情,更加深信不疑,惊讶起来,嘴张的大大的,想问什么,想想还是算了,这里是交警大队,不合适。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一会,九叔带着人过来了,两辆大客车,下来好几十号人,大家拥着九叔大步过来,跟拍电影似的,九叔见局势已经控制,没有看到赵无极,知道赵无极不想在这种场合相认,便大手一挥,所有人都冲了上去,那些“撞车党”一看这阵势,知道得罪了谁,屁话都不敢说一句了,都自动趴下,双手抱头,任由对方殴打,算是自动投降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九叔也不多说什么,又是大手一挥,一干人等全部带走,倒是有点挥斥方遒的味道,人多就是力量大,一分钟不到,就走得干干净净,现场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三名警察傻眼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再看赵无极时,多了一些敬畏,人善被人欺,自古如此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好戏并没有就此结束,外面又是一阵骚动,三名警察以为那帮人去而复回,都懒得出去看了,也不敢出去看了,呆在办公室安全的多,没人敢冲击办公室,那可是非同小可的大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让三名警察不可思议的是,外面一大队人马冲了进来,一脚踢开了办公室的门,一大队防暴警察冲了进来,手上拿着枪,几名便衣更是快步进来,证件一扬,得,市局刑侦队的,其中一个唰的一下,摸出一张逮捕证说道:“你们三个涉嫌一桩敲诈勒索案,请跟我们走一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证件没错,逮捕证没错,这一大帮防爆警察更假不了,三名警察想到了什么,几乎同时看了赵无极一眼,心如死灰,低着头,配合的伸出了手,三人都知道,自己的政治前途算是完了,死的不能再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