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挡子弹

杀手的厉害之处不在于单兵搏斗,而是暗杀,原本血蛭的计划是通过地杀组成员冲击防线,制造混乱,吸引中央警卫的兵力,调虎离山,再加上内部大规模投毒,迫使内部防御出错,暴露破绽,从而派出更高级杀手潜入进去会场,实施暗杀,再一次奠定血蛭天下第一杀手组织的名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计划不可谓不周密,遗憾的是投毒计划被一个搬运工贪图便宜之下,暴露出来,而外围的地杀组精锐冲击防线时,原本非常顺利,干掉了几名警察和特工,眼看就要冲过去,冒出了一个高手,双方一场枪战下来,势均力敌,更高级的杀手无法潜入,不得不暂避,而地杀组弹尽粮绝之下,不得不以江湖规矩解决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遗憾的是,血蛭暗杀在行,搏击就有些外行了,当然,这是针对形意门这伙人而言,成刚也好,李国柱也罢,都是枪林弹雨中走出来的高手,枪战和杀手不相上下,搏击就优势明显的多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个杀手被制服了四个,剩下四个更不是形意门几人的对手,双方甫一拉开架势,形意门几人就毫不讲究规矩的冲了上前,以多打少,林语、姚富贵都是化境级别高手,实力强悍,成刚、李国柱、袁国平和宋德勇也是跨入化境门槛的高手,哪里会在乎这几个杀手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倒是周斌和他的戍京部队看得眼睛都直了,想上去帮忙的心思一下子熄灭了,高手过招,自己上去还不够添乱的,更让这些戍京部队惊诧的是,不过几秒钟时间,四个杀手就全部被制服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赵无极陪着张鹏和一大堆特工赶到时,战斗已经结束,周围到处都是子弹壳和枪眼,一片狼藉,八名地杀组杀手成员也都晕过去了,没有了刚才的威风。

daocaorenshuwu.com

张鹏看了一眼八名杀手,一脸杀气,双眼更是喷火,其他特工们也是一脸怒火,几名特工兄弟们被杀,大家都难以抑制心中的仇恨,跃跃欲试,一副要冲上去撕碎对方的模样,要不是碍于纪律,恐怕早上去痛下杀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杀手的生死没人同情,但杀手嘴巴里的情报却非常重要,能请动血蛭杀手的人肯定不简单,而请动杀手暗杀各国要员就更重要了,必须的审问出个结果来,好不容易抓到的杀手,当然不能意气之下杀了泄恨,那就太可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着周围双眼喷火的特工们,赵无极很理解大家的心情,都在一个单位出身入死,感情非常深厚,现在死了,而且是死在杀手手上,谁能咽下这口气?想想便说道:“鹏哥,人就交给你们了,尽快问出有用的东西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就多谢了。”张鹏惊喜地说道:“来几个人,把这帮王八蛋带回去,老子要亲自审问,一路上都看好了,小心杀手同伙来抢,出了事,大家都别混了,回家奶孩子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按照规矩,抓住的杀手应该交给中央保镖审问,至于后面的处理,也是中央保镖说了算,赵无极当然也知道这个规矩,唐智曾经向赵无极提到过,赵无极出于对特工们的敬意,交给特工处理,大家都是国安嘛,大不了将来说自己不懂规矩就完了,反正是个兼职,不用担心炒鱿鱼,无所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把自己当国安的一员,但一直认为自己是个临时工,不是全职的那种,这份临时工还是看在唐智和张鹏的人情份上,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现今的身份。 稻草人书屋

全场所有特工都感激的看了赵无极一眼,从戍京部队手上接过杀手,带着离开了,特工们可不认识赵无极是自己人,整个国安局就算赵无极是个异类,不上班打卡,也没有人管,也不管人,更没有具体的事情,有事给唐智打个电话,重要的就跑来一趟了事,松散自由的很,没有交集,谁认识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要不是赵无极胸口上挂着的那个总指挥的牌子,这些特工鸟都不鸟,特工可是特殊的存在,以维护国家安全为使命,以抓间谍为主要工作,配合其他部门稳定和守卫国家安全等。 daocaorenshuwu.com

这边的事情一了,剩下就是警察的事情了,赵无极和吴刚通了话,简单沟通几句后,让周斌带着部队退后戒备,将现场的善后工作交给了警察,赵无极自己带着形意门的人回到了工作岗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总指挥,上午会议已经结束,是否可以出场,请指示。”皇甫奇通过耳麦发来了询问,会议结束,不让这些外国要员离场是很不礼貌的,但外面的情况不了解,皇甫奇还真不敢承担这个风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回到城门楼上的赵无极用精神力感知了一下周围,没有感觉到危险,便道:“可以,五分钟后离场,从原路线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甫奇恢复了一句后,安排去了,外面发生了激烈的枪战,还有人在内部捣乱,谁也不敢大意,哪怕是危险暂时被控制,谁能保证这一切不是烟雾?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皇甫奇干这行得出的血的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