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意外之喜

两人在说话的时候,谁也没有看到地上的黑衣人艰难的从内衣口袋掏出个什么东西吞了下去,旋即装作闭目等死的表情,等待着什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林语不是小气的人,国家大义还是懂的,无奈的点点头,说道:“东西可以上交,但必须保证在规定的时间内还给我,我可不是国安的,东西是我缴获的,不算战利品,对吧,嘻嘻,真是好东西啊。”说着,将隐身服脱下来左瞧瞧右瞧瞧,正好张曼过来,赶紧走过去献宝似的说叨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赵无极敏锐的发现地上涌出一股庞大的能量波动,不由大惊,低头一看,只看到一道黑影嗖的一下,从地上窜了起来,朝前方飞奔而去,拉出一条长长的残影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好快的速度。”赵无极大惊,搞不明白,刚刚还一副濒死的模样,怎么忽然跟打了鸡血似的,这么强悍了,来不及多想,赶紧吩咐道:“张曼,你留下了等张鹏,通知皇甫奇接管这里的安防工作。”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完,赵无极朝林语点点头,默契的施展身法,飞快追了上去,这么重要的人物要是跑了,这个脸就丢大了,两个人功力极限运转,居然还是比黑衣人慢了一些,落在后面几百米开外,要不是赵无极能够敏锐感知到对方的生命气息,锁定对方的位置,恐怕早跟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口气跑了两条大街,追出来也有三公里左右了,赵无极二人还是没能追到黑衣人,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远,赵无极不服气的倔强劲头上来了,对林语说道:“你跟在后面,实在跟不上就回酒店。”交代一完,身形再一次提速,朝前追去。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大晚上的,马路上没什么人和车,跑起来不用担心什么,赵无极精神力死死的锁定黑衣人,不知不觉就来到了郊外,而黑衣人的距离更加远了,要是再追不上,黑衣人就跑远两公里开外,这个距离已经超过赵无极的精神力感知范围,到哪时,黑衣人就真的跑掉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赵无极大怒,催动体内真气极限运转,咬紧牙关拼命的追上去,不管怎样,事情没有结果之前,赵无极不想放弃,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一个郊野公园,赵无极搞不明白黑衣人跑这里来干嘛?赵无极寻思着:“按说黑衣人不知道后面又追兵,还这么拼命的跑,而且不往人多的地方跑,跑荒山野岭来干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忽然,赵无极看到山下有两辆车过来,打着刺眼的车灯,老远就能看到,赵无极往前跑了一会,发现后面的车拐个弯就能到,便跳到旁边的草丛里,半夜山更的,车跑到这里干嘛?赵无极留了个心眼,打算看看再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两辆黑色奥迪很快就冲了过去,很快就开远了,赵无极继续朝追了过去,发现黑衣人的生命气息已经消失,茫茫夜色中根本无从寻觅,赵无极不死心,接着月光,继续朝前追赶过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又跑了十来分钟,赵无极猛然发现那道熟悉的生命气息又出现了,不由大喜,精神为之一振,拼命追赶上去,又过了几分钟时间,拐了个弯,赵无极清楚的看到前面车灯忽然熄灭,不由大疑。

daocaorenshuwu.com

“难道这里面有什么问题?”赵无极脑海中闪过这个念头,脚底下不慢,很快就追了上去,看到刚才熄灯的方向正是黑衣人生命气息所在的位置,离马路有几百米,有一条土公路连接,便小心的顺着土公路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调息着体内真气,身处仙境,将身体状态恢复到最佳是理智的选择。

www.daocaorenshuwu.com

悄悄的摸了过去,看到前面居然是个防空洞,洞里面有微弱的灯光闪动,侧耳一听,有人在低声交谈,赵无极知道自己真气消耗太大,不了解情况贸然进去,对自己不利,干脆躲着外面的草丛里修炼起来,一边又分出一股真气在耳,运气了自己自创的绝招“蝠听”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衣人,你已经暴露,就算你跑到这里来找我们,你也不可能能够离开这个国家,你看看你,人不人鬼不鬼的,出气比进气多,怎么带你走?”一个声音不紧不慢地说道。 稻草人书屋

“我不管,你们提供的情报有误,造成我们血蛭损失惨重,这点你们必须承担责任,你只有带我回去,你才有可能活下去,你是知道的,我并不是威胁你。”一个声音恨恨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你说,如果你是死在华夏国特工手上,血蛭还会不会找我们?”刚才那个声音不屑的笑了,继续说道:“看在你将死的份上,我不妨告诉你真话吧,你们的老窝我已经透过渠道告诉给了华夏国特工,你们大闹首都,大闹会场,算是和华夏国结下了深仇大怨,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找到你们的老窝,听说华夏国的特工非常厉害,真是期待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我明白了,一切都是你们设下的圈套,利用我们血蛭大闹首都,目的是为了吸引华夏国的警察和特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搅乱会场,好一招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你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黑衣人喝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