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技惊四座

武林中人相互印证是常有的事,搭把手,过两招,相互借鉴学习,算得上是一种美谈,这次“争龙头”大会,开宗立派的、重新报号的,都得接受其他不服的门派挑战,也是合情合理,形意门重新报号,自然要接受其他门派高手的挑战。

daocaorenshuwu.com

只是,赵无极没想到一上来就是个化境中期的高手,武术界对武功实力划分为明劲、暗劲和化境,再往上就是丹境了,但达到丹境的人只流传于江湖猜测和传说,谁也没真正见过,化境就已经是江湖上顶级的高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化境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层境界,没提升一层都异常困难,需要大机缘、大奇遇和大功力做保障,铁线拳门下章狂能够达到化境中期,基本上也算是一代宗师级别的高手了,匆匆上来印证武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有些挑衅的意思了。

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赵无极没有多想,谁来都是来,先来一个高手也好,打趴下了,后面也就没人敢上来了,省事,当下,也抱拳还礼,说道:“章师傅,请了。”

daocaorenshuwu.com

“赵师傅,在下一身武学全在一双手上,拳打一条线,手硬如钢铁,所以得雅号铁线拳,早闻形意拳刚猛凶狠,雄浑质朴,忍不住上来讨教一二,还请赵师傅不吝赐教。”章狂再次拱拱手,摆了个不丁不八的站姿,目视赵无极,凝神蓄势起来,高手绝对,气势越足发挥越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背着手冷静的看着章狂,放出精神感知力细致的感受着对方身上气血流动的速度、心跳的节奏、呼吸的快慢还有肌肉抖动的频率,这些东西都是决定功力发挥的重要因素,也是一个人的弱点,把握对方节奏,打乱对方节奏,就能有效的攻击对手的弱点和破绽。

www.daocaorenshuwu.com

章狂也同样在观察赵无极,可是,除了感觉到对方平稳的呼吸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就好像一个普通人一般,淡定,自然,仿佛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这个发现让章狂大惊,能做到这一步的人,绝对是先天高手,也就是说,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丹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点,章狂内心大骇,好不容易鼓足的气势就泄了几分,知道自己没有一层把握能赢,不过,想到这辈子能和一个丹境高手过招,死也值了,练武不就是不断挑战生命极限吗?想通这一点,章狂的气势暴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输人不输阵,练武之人,讲究个迎难而上,如果连搏的锐气都没有了,这功也就练到头了,用不了多久,全身的功力自然就荒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章狂吐气开声,喝——!前面卷起一个小小的气漩涡,足有一尺长,气势十足的朝赵无极扑了过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世界男高音帕瓦罗蒂蓄势大喝一声,能震碎前面的玻璃,靠的就是一口气,练武之人也是一样,功力到了,胸中的气也就足了,散发出来的气势也就足了,大喝一声,浑厚的气体从胸腔喷薄出来,形成一个小漩涡并不奇怪。

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冷静的看着对方,并不着急出手,而是闭上眼,用心的感受着对方身体的变化,对于练武之人来说,眼睛看到的东西再通过神经系统传达到脑海,这个过程虽然很快,但也是有个时间的,但用心就不同了,能直接感应到,并作出本能的反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睛有时候会撒谎,而心不会。 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敏锐的感应到章狂脚下有些实,而手上有些虚,按说铁线拳的功夫都在一双手上,手上实才对,怎么会虚呢?只有一个可能,手是虚招,脚是实招,电光火石之间,章狂已经冲到了跟前,硕大的拳头直奔赵无极心口命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来得好!赵无极在章狂心跳间隙忽然大喝一声,呔!强大的音波气势刚好击中章狂心脏准备跳动的瞬间,压得章狂气势一滞,气息一凝,后力难生,这时,赵无极出手了,身体一侧,避开了足以开山裂石的一拳,脚下一挑,正好踢中了章狂重心所在的左腿上。 稻草人书屋

章狂一个踉跄,朝前突了两步方才稳住身形,回头一看,赵无极并没有趁机进攻,而是冷静的旁观静待,当下,章狂抱拳说道:“赵师傅,承让了,在下技不如你,不过,还请赵师傅再接一招。”话里面带着几分讨教和恭敬的意思。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见对方也算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好感顿生,伸出手来,做了个请式,凝神静气,对于一名武者而言,拿出全部的实力出来才是对人最大的尊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多谢!”章狂战意彻底燃烧起来,反正打不过,心扉放开后,气势更足了,血勇狂升,内力更是运转到了极限,眼睛紧紧的盯着赵无极,蓄势搏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知道这个家伙要动绝招了,不敢大意,放出精神感知力细细的感知着章狂每一个异常举动,脑海中高速计算着对方有可能采取的攻击方式和自己的应对办法,高手过招,往往都是在一个呼吸之间决定生死胜负,丝毫大意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