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暗袭

峡谷内,张家军基地大厅内。

朱玉童等了半天都没有接到反馈回来的消息,内心疑惑,焦急的等待了一会后,再也忍不住的对张寅说道:“小姐,他怎么去了那么久都没有一点消息,该不会是?”后面的话忍住没好说出来。

稻草人书屋

“你是想说他跑了吧?”张寅生气的看着朱玉童说道:“朱叔,我相信他,希望你也能给相信我一样相信他,好吗?”

daocaorenshuwu.com

朱玉童深深的看着张寅,好半天才说道:“行,听你的,我去准备一些。”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朱叔,你稍等一下。”张寅叫住了向外走去的朱玉童,说道:“依我之见,这是我们唯一的一次突围的机会,我的意思是应该做好全部动员,一旦接到消息,就全民皆兵,伤员殿后,直接打回驻地去,您看?”

daocaorenshuwu.com

“这个计划有些冒险,我建议得到他发来的情报后再定,当然,我们可以做好这方面的准备。”朱玉童并不反对,既然要搏,当然是往大了搏。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等朱玉童离开后,张寅叫来了自己的心腹战将小兰和小惠,叮嘱道:“你们俩传令下去,通知大家做好突围准备。”等二人匆匆离开后,张寅看着大门口方向,喃喃地说道:“你现在在干什么?为什么还没有消息传来?我很担心你。”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看看时间,已经到了,赵无极带着三人悄悄摸到了敌人的阵地旁边,相距不过五六米位置,赵无极压低声音说道:“用无声战斗方式解决敌人,目标,指挥部。”说着拔出了腰上的“墨刀”,一个翻滚就朝前摸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周围都是帐篷,里面的坤沙集团士兵睡的正香,几队巡逻人员更多的是在前线阵地上巡逻,就连明暗哨也都放在一线阵地周围,谁也没有想到有人从后面偷袭过来,而且还是身体最筋疲力尽的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三人将功力运至极限,小心的潜伏渗透,不发出一点声音,在蒙蒙的月夜下,速度快的更是肉眼难辨,加上枯草、大树、岩石等地理环境掩护,又是几米距离而已,很快就摸到了指挥中心门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一个虎跃就扑了上去,一刀划断了一名哨兵的喉咙,余势未消,大手捂住了警觉的另外一名哨兵,轻松扭断了对方的脖子,还有两名哨兵被林语和孙静姝默契的解决掉,从始至终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左右看看,并没有引起注意,赵无极感知了一下里面的情况,里面有十来个人,但都已经睡着了,赵无极抓着“墨刀”,蹑手蹑脚的朝地下通道走去,很快就来到了地下室内,一个一百多平米的空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地下室有几张桌子,上面放着地图、资料什么的,旁边有很多行军床,上面躺着的人正呼呼大睡,赵无极果断的发出了动手的手势,林语三人扑了上去,分别摸出军匕,死死的捂住一名敌人的嘴,手上的军匕迅速一闪,狠狠的刺进了敌人的太阳穴,再顺势转动一下就拔了出来,又走向另外一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叫横跋扈的坤沙集团军官哪里想到有人从后面摸来,以为在一线布置足够的兵力警戒就万无一失了,实在是太大意了,想想也是,坤沙集团要对付的人,整个“金三角”谁敢说话?谁敢救援?政府军乐得看笑话,毒贩子武装不敢。 www.daocaorenshuwu.com

十几个人哪里经得起大家干脆利索的暗杀,不一会就全部解决了,赵无极找了一会,没有找到信号干扰器之类的东西,郁闷的要死,不得不走出地下室,来到外面的战壕里,仔细观察了一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应该是左前方位置机枪阵地旁边那个。”张曼小心的提醒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看到那里果然有一个设备,仔细一看,笑了,说道:“你们在这里监视,我去,一旦战斗打响,你们也好在这里打冷枪。”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信号干扰器周围满是巡逻的人,人多不方便,一个人过去正好,在这个节骨眼上,大家都没有争抢谁去的问题,相比起来,谁也不敢保证比赵无极干的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将功力运至极限,接着夜色掩护,专挑影子黑暗处行走,以匪夷所思的速度接近了信号发射前,轻松解决了睡的晕晕乎乎的四名看守的哨兵后,关掉了信号干扰器,摸出了卫星电话,拨通了号码。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正在大厅里焦急等待的张寅和朱玉童默默的看着那部卫星电话,谁也不作声,大厅里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就连参谋们和下面的指战官兵也都紧盯着卫星电话,事关大家生死,谁也无法平静。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铃铃铃,忽然,卫星电话响了,朱玉童一个箭步冲了上前,速度完全和年龄不符,由此可见,朱玉童是多么关注这个电话,电话一通,说明计划成功了一半,由不得大家惊喜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全场要数张寅的压力最大,先不说情感压力,就说自己顶着压力,强制要求张家军听令,就已经承受了强大的信任奉献,如果赵无极跑了,张寅根本无法向张家军交代,张寅更是捂住胸口,欢喜的要死,暗自庆幸自己的好命,那个自己托付的男人总算没有抛弃自己,走了上来,死死的看着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