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6章 遇劫匪

一路狂奔,总算是再一次进了城来,将车停在路边后,赵无极带着三人拦了辆出租车来到一家五星级大酒店,赵无极以自己的假证件办理的入住手续,要了一个套房安顿下来。 daocaorenshuwu.com

套房是二房一厅,赵无极安排娜娜一个人睡一间,蒋天和沈铨一间房,自己睡客厅的沙发了事,艰苦惯了,一晚两晚的,不在乎,但蒋天三人就不同了,萍水相逢,出手救人不说,还冒着天大的风险带大家回国,一路上更是照顾有加,这让刚刚失去父亲的蒋天心生感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闲聊了一会,赵无极就打发三人休息去了,受了一天的惊吓,三人早就撑不住了,回房躺下就睡着了,到底还年轻,经历的事情少,能克制到现在已经不错了,不过,赵无极就犯难了,一个人好好办,带三个人回国,而且还是A国抓捕的重要人物,难度不是一般的小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寻思来寻思去,赵无极觉得只能找国家了,但一想到有可能带来的后果,赵无极就犹豫了,现在A国满世界找自己,一旦和国内取得联系,会不会引起A国特工怀疑,暴露身份行踪呢?这是个问题啊,或许暴露的可能性不到百分之一,但这百分之一就有可能引发一场灾难,后果太大,不敢冒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一个人足足分析了一个多小时,赵无极还是没底,不是赵无极做事犹豫,而是事关重大,赌不起啊,这次幸运得到的金属盒子里面肯定有重要信息,说不定对国家有重大帮助,万一行踪暴露,自己死不足惜,这好不容易得到的宝贝岂不是又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犹豫不决的事情,赵无极一般都会选择稳妥的办法,也就是不和国家取得联系,想想别的脱身办法,摆在面前有三条路,一条是自己闯出去,神不知鬼不觉的回国,一条是借雷克斯的黑手党势力掩护回国,还有一条是把自己的人叫过来帮忙,也能回去,但不管哪条,都没有第一条隐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危险的事情越隐蔽成功率越高,赵无极明白这个道理,可一想到三个都是留学生而已,打又不能打,跑又不能跑,野外生存能力更是低的没话说,智商倒是很高,但经验不足,计算机本领倒是很强,但这东西不能用来跑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想到这些,赵无极就有些发愁,倒是羡慕这三个小伙子,都这种时候了,还能睡得着,这心态,真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看天色,已经是凌晨三点左右了,赵无极也休息起来,一直到第二天一早,赵无极被惊醒,看到娜娜迷迷糊糊的走出房间,穿着一身酒店客房提供的睡衣,钻进了厕所,到底是学生,危机意识不足,警惕性不够。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看看时间,已经是早上六点左右,便叫醒了另外两人,大家收拾一下,就匆匆离开酒店,拦了辆出租车往墨国首都而去,墨国首都有自己国家的大使馆,也许他们有办法给这三个人安排新的身份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蒋天三人经历了一些事后,变得成熟了许多,遇事先自己想清楚再说,为了避免万一,三人都闭口不谈事情,赵无极也乐得清静的思考问题,反倒是出租车司机耐不住寂寞的说着话,大家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理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一路上,赵无极几乎每过十分钟换一辆车,来到汽车站后,改乘长途大巴,大巴上人不多,赵无极带着三人坐到了最后一排,后排视野好,后背安全,万一出事也能及时作出反应,这些都是特工必须掌握的常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蒋天三人不懂,但聪明的没有问,而是细细的观察着赵无极的一举一动,思考着这么做的深意,以便提高自己。 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疑惑的看了一眼车里面坐着的两个黑人,一个光头,穿着皮夹克,身材魁梧,装作不经意的观察着每一个上车的人,还有一个长长头发编成了辫子的家伙,也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上来的每一个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两个人给赵无极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但在二人没有进一步动作之前,赵无极也不好做什么,只能暗自戒备着,见机行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一直观察着赵无极的蒋天忽然小声问道,说的是华夏语言,倒是不用担心被人听到,出租车司机也许懂一些华夏语,这些坐车的普通民众应该不会懂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大家小心点,不要乱动。”赵无极也不默认,压低声音吩咐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蒋天将情况悄悄的告诉了自己的同伴,脸色却一点都不在乎,那天,赵无极救人的彪悍举动已经深深印在了三人的脑海之中,虽然三人直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赵无极那天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但这更让三人对赵无极的身手、实力充满了崇拜和盲目的信任。

www.daocaorenshuwu.com

长途车开上了高速路上,周围是荒无人烟的平原地区,路上车也非常少,车上的人都开始乏困起来,一个个昏昏欲睡,赵无极见没有什么变故,也松了口气,打算闭目养神一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