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4章 敌人来袭

三天后,野战帐篷指挥部。

“大家看,这里,这里同时爆发了战斗,战斗规模不大,‘野狗’组织的‘水兵’和‘邦特卫队’各有死伤,但双方算是正式拉开了架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自愿护卫者’组织和另外一方势力‘梅卡’应该已经结盟,并且就躲在暗处伺机下手了。”赵无极指着沙盘的一个位置说着,环视了一眼周围的人。 稻草人书屋

被邀请过来参加军事会议的有形意门十二战将和雷霆霄带领的五名特战队长,赵无极继续说道:“大家都说说,下一步我们该如何行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联合国那边有什么消息?”雷霆霄率先问出了大家最担心的问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赵无极看了一眼张曼,张曼点点头说道:“两天前我们公布了‘水兵’组织的恶行,我估计这会联合国内部正在打口水仗,加上我们国家的从中作梗,等下次出兵最少也得一周以后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没说的,将这潭水完全搅浑了再说。”雷霆霄果断地说道,眼睛里战意高涨起来,来了好几天了,仗是打了一场,还是完胜,可大家一枪未发,都憋住一股子气,盼望着好好打一场。 www.daocaorenshuwu.com

“对,浑水好摸鱼,只有彻底挑起战火,才能让本地居民看到和平的可贵,看清各方势力的嘴脸,知道谁才是值得信任和投靠的,到时候咱们就可以更快、更好的发展地盘了。”成刚也附和地说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嗯,这么一来,咱们得申请家里调些政工人员来才行。”李国柱笑呵呵地说道,一听有仗打,整个人的精神都不一样了,眼睛里都放起光来。 稻草人书屋

“我也赞成现阶段我们的方略为‘浑水摸鱼’,不过,怎么个摸法?大家都说说吧。”赵无极笑道,既然这里的人都一致赞成,那就没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不是缴获了不少‘水兵’的旗子和军服吗?可以让民兵队扮演成‘水兵’,去偷袭一下‘志愿护卫者’,然后再扮演‘自愿护卫者’去偷袭‘邦特卫队’,我带特战队协助,保管万无一失。”雷霆霄建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凭什么你带特战队去啊?当我们是吃素的?”李国柱不高兴了,要是这个计划确定下来,岂不是大家没事干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就是啊?我看就我们哥几个带民兵队去就行了。”吴一刀也是好战分子,不满的瞪了雷霆霄一眼,马上附和起来。 daocaorenshuwu.com

雷霆霄还真不敢惹形意门十二战将,在雷霆霄眼里,这十二个人那是战将,简直是战神,这几天休息的时候,特战队有些队员不服气,找形意门十二战将的人单挑,形意门十二战将当然不想动手,最后推选最弱的罗云和伍晴两个女的出面,这无疑对特战队员是一种侮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后,事实给特战队员上了一课,一支特战队十名成员,居然被罗云单独放到,伍晴也很是嚣张了一把,单挑了另外一支特战队,二人虽然胜的有些险,但终归还是胜了,这让所有特战队员都不敢大声说话了,十个老爷们打不过一个女的,还是形意门十二战将实力最弱的,大家只有架起尾巴的份了,好在都是自己人,输了也不算太丢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二位,这里更需要你们守卫,这种小事就交给我们吧?再说,我们都来了好多天了,一枪未放,你们都打了好几仗了,让我们也过过瘾呗?”雷霆霄用商量的语气说道,深怕惹翻了二人,被拉出去单练,被揍事小,面子是大啊。 稻草人书屋

“好了,都别争了。”赵无极见李国柱和吴一刀还想说什么,赶紧出来制止,二人到嘴的话咽了下去,形意门十二战将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赵无极,没办法,实力摆在那里,强者嘛,只会尊重更强者,服从更强者,就像特战队被形意门十二战将打服了一般,只有服从的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刚才老雷的提议不错,我赞成,这一仗就让老雷带三支特战队去完成吧,民兵队就带一、二小队吧,他们都是老兵,能打,三、四小队的战斗力还不行,需要再练练,练兵的事老雷安排一下,让剩下的两支特战队其中一支用点心,另一支特战队负责守护周围,别被人反偷袭了。”赵无极一锤定音了,形意门战将们只有无奈服从的份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些天来,投靠的人越来越多,有慕名的,有无奈的,有生活所迫的,民兵队也壮大了许多,原来的民兵一分为二,成了两支小队,后面吸纳的组成了三、四小队,队长还是原来的扶风担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别垂头丧气的,我有一种感觉,敌人可能会趁机偷袭我们,到时候有的是仗给你们打。”赵无极不满的瞪了形意门的人一眼,主要是李国柱这个好战分子。 稻草人书屋

李国柱讪讪的一笑,不说话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会议结束后,雷霆霄带着部队趁着夜色离开了,村民们都没有发现,晚上,赵无极坐在旷野的山丘一块石头上,沐浴着柔和的月光,闻着徐徐吹来的海风中那咸咸的味道,思绪却飘向了金三角,想着自己的女儿,还有刚出生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