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章 护送离境

领到命令的成刚并没有头脑发热,自以为天下无敌了,而是第一时间掌握了情报,得知敌人分三路撤退,但从撤退的方向和路线来看,彼此还保持一定的距离,一方有难,另外两方肯定会跑过来支援。 daocaorenshuwu.com

这种撤离的好处是一分为三后多了二个逃回去的机会,一旦一路被追,无法挽回的情况下,另外两路就会做出壮志断腕的举动,如果追兵不多,则扑上来吃掉追兵,营救这路战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似很好的安排,但对于成刚来说并不是什么难题,马上调集所有还能动的部队出击,对于打落水狗这种事,海盗出身的人民军最是喜欢,以前都是被世界各国所谓反海盗联盟追杀,什么时候这么风光过啊?带上足够的弹药嗷嗷叫着动身了,一点都看不出大战后的疲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成刚自己却和形意门战将们登上了武装直升机,朝敌人追击过去,武装直升机的速度当然快,不一会就追上了一路敌人,成刚示意不要先动手,而是跑到前面后掉转机头,米尼岗瞄准地面,悬停在空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强劲的风刮的地面飞沙走石,这路肯尼国的部队更是绝望的趴在地上,本能的做好了反抗的准备,发现恐怖的米尼岗并没有喷射出夺命的子弹,很是奇怪,这时,飞机上丢下了一根绳索,滑下来一个人,正是成刚。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成刚下了武装直升机后,朝敌人大步走了过去,没有带任何武器,但脸上却没有丝毫惧色,背后有恐怖的大杀器,成刚没什么好怕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路的最后指挥官看到这一幕,也越众而出,朝成刚走来,两人在相距五六米左右的位置默契的停了下来,双方注视了一会,成刚不想浪费时间,开口说道:“放下你们的武器,我保证安全护送你们离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可能,放下武器,我怎么相信你不会动手?”对方指挥官生气的应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没有选择,要么放,要么战。”成刚早就知道对方会这么回答,一点都不感到奇怪,而是继续冷冷地说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就战吧。”对方也不是个善茬,不肯轻易服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确定?”成刚不屑的笑了,看看周围,一马平川,根本没有地方躲避,在武装直升机下,只有死路一条,“我不想过多的杀生,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战还是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敌人的指挥官看了看头上耀武扬威的武装直升机,当然也猜到后面还有追兵正杀奔过来,如果开战,自己这边不知道要死多少人,能不能逃出去是个未知数,如果放下武器,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这个的看对方的人品,正是个两难的选择啊,更重要的是放下手上的武器对于军人来说,简直是奇耻大辱。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放还是战?这真的是个问题,指挥官痛苦的难以抉择,看看身旁的战友,一个个年轻的生命已经毫无士气,正在等待自己决定,暗自叹息一声,脸色变幻了几次后,无奈地说道:“你怎么保证送我们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成刚一看有门,笑了,说道:“杀你们不过是举手之劳,到现在我们都没有动手,难道你以为我们是怕你们手上的武器?在武装直升机面前,你们手上的轻武器不过是个笑话,放下武器后,我会安排人护送你们离境,你只有相信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敌人的指挥官想想也是,如果要杀大家,还真不用那么麻烦,给自己留下个杀俘的坏名声,直接用武装直升机开火就是,两挺米尼岗,每分钟六千发子弹,两个来回就能将大家全部消灭的干干净净,更何况还有大部队赶来支援。

daocaorenshuwu.com

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放下武器固然耻辱,但为了生命,就让自己来承受这份耻辱吧,指挥官倒也是个果断的人,想明白后,马上大声命令起来,周围的士兵们不甘的看着指挥官,但军令如山,不得不放下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命令一下,指挥官知道自己彻底完了,成了国家的罪人,但只要能拯救这几千人回家,无所谓了,指挥官脸色苍白,将手上的武器丢在地上,定定的看着成刚,等待着进一步的举动。

稻草人书屋

所有人都慢慢的放下武器,脸上满是不甘,但大家都不是傻子,知道自己的指挥官独自一人承受了所有的压力,看向指挥官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如果是大家自愿放下武器,过错大家共同承担,现在是最高指挥官用命令要求大家放下武器,所有的罪责就落在指挥官一个人身上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成刚敬佩的看着对方,说话也变得客气起来,对于敢作敢当的真男人,成刚还是能够给予足够的敬意,做了个请式,侧身示意对方离开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名指挥官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朝前面走去,其他人也都纷纷跟在后面,缓缓的朝前面走去,虽有不甘,但也不想再抵抗了,一来军心已经涣散,二来没有最高长官的命令,部队组织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