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3章 诡异事件

有了外交部后,扯皮的事情就交给外交部的莱西了,也算是莱西上任后的第一件事,以莱西在非盟工作的经验和能力,赵无极相信莱西能够处理的好,只是把自己的想法和要求交代清楚后,就不再操心这事了,因为有一件让许多人都诧异的怪异事情在等着。 稻草人书屋

原来,公安部下面的执法部门接到一个报案,说有一个村子的人忽然都不见了,只剩下空落落的房间,报案的是一个女性,回娘家的时候发现的,很奇怪,村子在一个山里面,因为距离城镇较远,平时没事不会出来,所以一般人不知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接到报案后,公安部的人也过去调查了,但查不出什么,只好一级级往上报,请求支援,公安部部长李刚很诧异,就派了一名原雪豹特战队的兄弟过去查看,得出的结果更怪异,村子有人生活的痕迹,但掩盖的较好,不留意发现不了,但人却一个都找不到了,更重要的是村子好像没什么变动,一切如常,家畜都在,财物粮食什么的也在,就是人忽然消失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公安部担心是不是土匪或者部队的一些兵痞搞出来的,将事情如实的汇报到了总理办公室,萨玛觉得事情很诡异,也就报到了总统办公室,最后送到了赵无极的办公桌。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赵无极原本不在意的,这点小事让公安部直接负责好就行了,但发生了特工企图策反马莱族后,事事都谨慎起来,特别是公安部的推断,如果真是土匪或者部队人干的,那还容易处理,如果是有什么其他阴谋,那就不同了。

稻草人书屋

为了查明此事,赵无极带着成刚、盘符和唐离出发了,成刚担心安全问题,叫上了一个排的死神军,全部荷枪实弹,大家分坐着二架直升机朝那个村寨飞去,半个小时后,大家来到了一个村寨上空,直接用绳索下降,地面已经被戒严,公安部的李刚亲自带队赶来处理,看到赵无极过来,赶紧上来迎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现在什么情况?”赵无极也不客套,直接问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报告。”李刚敬礼后说道:“村寨昨天已经戒严,没有人出没,但在刚才又接到一个报案,说又有一个村寨被屠,村子里一百来口,无论老少全都被杀,我已经派人过去看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混蛋,查出来点什么没?”赵无极气恼的问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没有。”李刚愧疚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村寨什么情况?”赵无极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八十七口,男女老幼都有,全部被杀,从手法来看,对方很专业,从伤口判断,敌人起码有二十几个,具体无法判断,对方很狡猾,有很强的反侦察能力。”李刚赶紧解释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去看看。”赵无极说着朝前走去,李刚赶紧在前面带路,一边指挥部队小心戒严,如果大总统在这里出事,自己就别活了。成刚等人也很警惕的四处观察着,生怕有什么危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放心吧,周围除了我们没有其他人,都留意观察地面痕迹,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赵无极说道,人还在空中的时候,赵无极就已经通过精神感知力查探过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危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村寨不大,但周围的树木较多,在绿树掩映下,村寨显得各位宁静,只是,现在却透着一股死亡的血腥气息,村寨的房子都是泥土堆砌而成,家畜什么的也不多,可见村寨的人都非常穷。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么一个穷困的村寨,有谁会来抢劫?答应是否定的,不是抢劫,那又会是什么呢?杀人的意图和动机到底是什么?赵无极一边走一边寻思着,等带来村寨中心的小广场时,看到地面上排放着几排尸体,全部用布蒙盖着,周围是一些公安在警戒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走了上去,掀开一具尸体一看,居然是一个只有三四岁左右的小孩,脖子上有一个很深的口子,这个口子足以致命,看到这一幕,赵无极怒火腾的一下燃烧起来,喝道:“给我狠狠的查,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我最多给你三天,不惜一切代价将凶手缉拿归案。”

daocaorenshuwu.com

“是。”李刚立正后高声喝道,也是一脸铁青,这么小的孩子都下得去手,这伙人肯定是简直是丧心病狂到了极致,不杀不足以平民愤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又看了看其他的死者,伤口各异,位置各异,显然是许多人动的手,实在忍不住看下去了,默默的看着地面上是尸体,心情格外沉重,缓缓而又坚定地说道:“各位,这个仇我一定给你们报,不讲凶手缉拿归案决不罢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一会儿,赵无极对身边的李刚说道:“通知下去,入土为安吧。”说着,朝村子四周走去,一边走一边观察着,成刚等人紧跟在身后。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了几步,成刚忽然发现了异常,不由蹲下来拨弄着地上的一堆泥灰,旁边盘符好奇地问道:“怎么,发现什么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