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8章 上船

第二天一早,梅西就匆匆赶来陪赵无极等人吃早餐,为了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梅西还特意化了装,一顶黑色大礼帽,一套黑色西装,脖子上却围着一条黑色围巾,再戴了副蛤蟆镜,怎么看都有点不伦不类,但绝对不容易被人认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等人见到梅西这幅打扮都笑了,大家在房间里吃的早餐,服务员送上来的,这也是安全的考虑,吃饭的时候不谈事,这是赵无极的习惯,梅西见大家都不谈事,只是偶尔说几句,吃的很快,虽然心有急事,但也镇定下来,有样学样地吃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吃完后叫服务员上来收拾,等服务员走后,梅西忍不住说道:“大总统,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消息,但真实性不确定,不知道该不该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吧,什么消息让你这么为难?”赵无极随口说道,一边接过了张曼递过来的开水喝着,顺势坐到沙发上。 www.daocaorenshuwu.com

“根据我掌握的情报,我们老大有可能会在明天去他的游轮上,要出海,但这个消息可信度不足三成。”梅西如实地说道。这么大的事情,错过了可惜,白跑一趟又不值当,梅西也不好做决定,干脆交给赵无极自己选择。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们那个老大出海?游轮?有点意思,能不能弄到票?”赵无极看过雷克斯提供的资料,让张曼特意查了一下,自然游轮的事情,不由来了兴趣,不管消息的真实性有多大,反正也不耽误什么事,可以去碰碰运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票容易,您的意思是?”梅西一听,第一感觉就是赵无极要打劫这艘游轮,虽然打劫的是别人的东西,跟自己无关,但安全问题不得不考虑啊,打劫游轮可以,怎么全身而退啊?这个国家的政权还是非常强悍的;其次才是想到赵无极可能会在游轮上跟老大做一个了断,不敢确定,所以问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票就行,到时候见机行事吧。”赵无极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又是见机行事,梅西有些发懵,一次见机行事砸了武馆,一次见机行事烧了夜总会,另外一次见机行事把赌场洗劫一空,还顺带绑架了当时里面最有钱的十名富翁,敲诈了三十亿美金,这次见机行事,指不定又出什么大事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梅西都有点可怜自己帮派的那个老大了,得罪谁不行,偏偏得罪这个人,这不是给自己添堵吗? daocaorenshuwu.com

“那艘游轮都是会员制的,一般人上不起,这样吧,我亲自带你们上去,你们几位委屈一下,就当是我的跟班,行不行?”梅西小心地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可以,只要能上去,身份无所谓,回头我们几个也会易容一番,放心吧,绝对不会给你添乱。”赵无极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行,那今天?”梅西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赌场的事情今天肯定会到处追查,就不出去了,你去忙吧。”赵无极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梅西客气了几句后匆匆离开了,赵无极将大家召集在一起说道:“那艘游轮其实就是一艘赌船,上去的人非富即贵,官员也不少,我估计都是黑手党老大的关系户或者保护伞,咱们正好可以再打劫一次,解决资金短缺问题。”

daocaorenshuwu.com

“咱们不取,他们也会把钱给政府,支持政府跟我们打仗,这是政治生态,有钱的富翁支持总统打仗,打赢后总统再把商机交给他们,用一句行话来说就是政治献金,在咱们国内就叫钱权交易,那些富翁的钱,说不定是剥夺哪个小国家人民的血汗钱致富的,不拿白不拿。”成刚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是啊,这艘船就是那个老大笼络保护伞的销金窟,咱们拿了,他们政府就紧缺,打仗的时候就没那么大力气了,这也是为了战争需要,靠双手发家致富的人一般不会上这种船,只有渴望钱权交易的人才会到游轮上去,说起来,咱们这也算是劫贫济富了。”张曼也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笑笑,这事就算是定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午时分,酒店经理带着警察过来,陪着笑解释说是例行检查,赵无极知道是自己连续弄的几件大事引起了警察的关注,估计这会儿全城都在排查,因为酒店是高档场所,警察也不好乱来,免得引发不必要的纠纷,自然让酒店经理陪同过来解释一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家拿出了证件,都是本国国籍,户口在另外一个城市罢了,警察认真的看了一会儿,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客气的走了,能住总统套房的人身份当然不一般,再说也没看出什么,警察也不想节外生枝。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等警察离开一会儿后,赵无极示意大家继续讨论,说道:“既然大家都认可这个决定,那就都想想,咱们怎么办为好,那艘游轮既然是黑手党终极老大的重要产业,防守肯定非常严密,而且又是在海上,撤退是个大问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的目的是什么?杀了那个老大还是别的?”成刚追问了一句,这种东西必须赵无极来确定,谁也不敢乱来,没有目的,这个计划不好想,缺乏针对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