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4章 口水仗

当天晚上,正在家里享受温馨的时候,赵无极接到了唐智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唐智有些急切,又有些关心地问道:“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以唐智的能力,知道赵无极回来并不难。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昨天吧,发生什么事情了?”赵无极听出了弦外之音,不由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A国首府发生了大事,有人打劫了银联储,你知道吗?”唐智问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哦?这里面有什么说法?”赵无极不置可否的惊讶了一声,旋即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一来,唐智就知道是赵无极干的了,原本唐智还有些不相信,这么大的事情,五个人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搞定了,也太妖孽了吧?自信调查后,总算是有了些线索,将情况摸了个大概后,唐智信了五六层,这次打电话过来,当然不是来质问什么的,纯粹是关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法大了。”唐智笑了起来,不再追问事情的真相,揣着明白装糊涂,笑着解释道:“这么一来,A国的金融市场就会遇到打击,经济也会停滞一下,居然朝什么方向发展就不好说了,牵涉的范围太广,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的黄金价格和汇率都会受到影响。”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哦,这对于他们来说不算什么,小事嘛,A国的底子这么厚,怕什么呀?对吧。”赵无极笑着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是,唯一关键的是谁弄走了银联储的东西,这个非常重要,不暴露出来相安无事,如果暴露,那就麻烦大了。”唐智不着痕迹的点醒了一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也是,不过,既然那个人弄了,就肯定会考虑后果,想要查出来恐怕不容易,没凭没据总不能栽赃吧?”赵无极笑道,内心却是一暖,对于唐智这个亦师亦友的人,赵无极非常敬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明白就好。”唐智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于纠缠,知道是赵无极干的就行了,这种事见不得光,唐智也不会傻傻的到处宣讲,东西已经到了索马国,就是索马国的,到处宣讲也不会到华夏国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爷子,我记得咱们国安有很多老退休干部吧?一线技术人员退下来的就行,当官的就算了,不知道有没有想继续发光发热的,我这边的水平还是不够,可以的话,我想聘请几个人过来给大家上上课,您看合适不?”赵无极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索马国的国安部和情报处都是新建,仅靠几个骨干是忙不过来的,赵无极当然就打起了国内的主意,在职的和当官的当然都不行,有个政治问题,一线退休的技术人员还是可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这个情况问题应该不是很大,但牵涉的东西太多,毕竟是两个国家的交往,我会报上去的,过两天给你答复。”唐智对赵无极的支持还是一如既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就多谢了。”赵无极感激地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个情况我提醒你一下。”唐智认真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请讲。”赵无极一怔,旋即认真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索马国购买大量的武器,这在国际社会上是说得通的,不过,我以个人名义建议你多采购一些其他大国的武器,这么一来,索马国在联合国的支持率会高很多。”唐智一字一句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自己犯了一个身份的错误,如果是华夏国人,处处和国内搞好关系没错,有好处第一时间想到国内也没错,但现在的身份是索马国总统,如果仅和一国交好,势必得罪其他国家,这是不正确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问题赵无极从来没有考虑过,就是因为一直将自己定位为华夏国的人,平时出口就是“索马国”,而不是“我们国家”,对索马国的归属问题一直认识不够,听到唐智的提醒,赵无极惊出了一身冷汗,半晌说不出话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智见电话那头长时间没有说话,心中有数,将电话挂了,赵无极愣愣的拿着电话发呆,越想越懊恼,越想越后怕,一国总统对索马国都没有归属感,下面的人会怎么想?这可是大是大非的问题。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好一会儿,林语进来,看到赵无极脸色非常难看,不由担忧地问道:“你怎么啦?发生什么事了。”

www.daocaorenshuwu.com

“呃?没有。”赵无极醒悟过来,见林语正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想了想,说道:“你有没有感觉到我对这个国家的归属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意思?”林语惊讶的反问道,一时有些发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简单来说吧,就是我平时讲话,是‘索马国’说的多一些还是‘我们国家’说的多一些。”赵无极一脸认真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或许是感觉赵无极说话方式的严肃,林语也认真回忆起来,想了一会儿,说道:“索马国吧,反正我听你在会议上或者和人交谈的时候,总是说索马国怎么样怎么样,并没有说我们国家怎么样怎么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我懂了。”赵无极暗自心惊,别看这个问题很小,但影响绝对非常大,这里是索马国,大家都是索马人,说到自己国家当然是以咱们国家自居,整天将“索马国”挂在嘴上,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没有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