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0章 围而不剿

天梯山说是山,其实说是山脉更准确。天梯山本身就是一座山峰,海拔高五百多么,像圆锥形,从下到山,山峰外面开垦出了一圈圈的山地,台阶一般往上,最后缩成一个方圆五百多亩的山顶,上面建造着许多木屋,住满了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梯山之所以说成是山脉,是因为圆锥形山峰有一侧和一条高大的山脉连接,连接处居然是一道悬崖,和两侧陡峭如斧削,高于天梯山奇,宽不过十几米,长一公里左右,就像一道高高的堤坝,将天梯山和另外一个高耸的山脉连接起来,大自然的造化真是巧夺天工,神奇无比。

稻草人书屋

有了这道高大的堤坝,住在天梯山的人就可以自由进入山脉之中,打猎、放牧什么的,非常方便,遇到敌袭还多一条生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梯山上面原本生活着一个少数民族,有四五千人,来了一伙武装势力将这里霸占后,控制了所有人,逼迫他们种植毒品,这伙武装势力到现在人数也不多,约五百左右,山高皇帝远的缘故,没人看得上,这伙武装势力一直活的很滋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天上午,天梯山下忽然来了一支部队,打着救国军的旗号,看上去密密麻麻,一个个杀气腾腾,显然都是精锐的百战之兵,天梯山上的武装势力闻讯后,高度戒备起来,大声喊着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听不懂对方喊的什么,也懒得去听,对身旁的朱玉童小声说道:“朱师长,这座天梯山果然名副其实啊,这一圈圈梯田就像一个个平台,可是很好的防御阵地,敌人只要守住一个平台,我们的人往上攻损失可不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在,这些梯田都不大,一级级往上,每一级都是一个防御工事,部队要想往上攻打,敌人只要逐级防御,咱们的损失就大了,不能硬攻,得想个法子才行。”朱玉童脸色凝重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黑熊谷也有在天险,之所以被攻破,是因为两侧的山峰可以攀爬下去,但天梯山不同,要想上去,就得顺着一级级梯田往上走,但每一级都有可能成为敌人的防御掩体,打起来不容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四面都是这种地形,只有一道堤坝一样的天堑沟通外面的山脉,就算我们的人从山脉上去,敌人只要守住通道,我们的人还是攻不上去,通道上什么掩体都没有,这显然不是个好办法。”赵无极也沉思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天梯山不仅海拔高,而且得顺着梯田一级级往上爬,就像爬楼梯一样,敌人只要藏身在上一级梯田防守反击,等大家攻上山顶,估计部队损失的也就差不多了,硬攻肯定不行,必须得想个办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睿,你有什么好办法?”赵无极低声问身旁的沈睿道。 daocaorenshuwu.com

“我刚才观察了一下,这里的人用水都是山下取,只要我们围困几天,敌人就不攻自破了。”沈睿建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水?”赵无极没想到这点,四处看看,也觉得有道理,天梯山这么高,山上全是一圈圈的梯田,剩下就是石头,连高大的树木都没有,上面肯定没水,山下倒是有一条小河,看来,上面的人只能到下面来取水。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样会不会太费时间了。”朱玉童说道,心里面还是不赞成这种战术安排,部队一枪不放,这功劳来的也大伤自尊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时间不是问题,我们可以分成一个团守住这里,方圆一百公里内不是还有好些更小股的土匪吗?还有散落的少数民族,正好利用这段时间收拾了那些小股土匪,向那些少数民族宣讲一下我们的理念,让愿意的人搬去我们总部基地,扩充一下我们的人口。”赵无极说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嘶,这倒是个好办法,我看行。”朱玉童笑道。 稻草人书屋

计划很快被确定下来,朱玉童安排了一个精锐团留下,其他部队交代一番,让他们拉出去执行命令去了,大家都有卫星电话和定位仪,联络很方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留下人的部队并不急于进攻,而是在周围安营扎寨起来,这让天梯山上的武装势力更加恐慌,头目更是召集大家商议起来,接下来怎么办,总得有个章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头目叫姆森,是掸族人,从小就好勇斗狠,纠集了一帮混混到处打劫更小股毒贩子,慢慢积累了一点资本后,一个偶然的机会经过天梯山,便占山为王,过着土皇帝一般的生活。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姆森眼含凶光,冷冷地说道:“兄弟们,山下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咱们怎么办?是打是撤,大家都说说吧。” daocaorenshuwu.com

“大哥,怕他们干嘛,咱们人数也不少,凭借天险和他们死磕,看谁耗得过谁,以前不是没有人想吞并咱们,不是都被咱们打跑了吗?这次也一样,打吧。”一名精瘦的刀疤脸汉子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刀疤,这次不同,这次来的人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多,装备精良,统一服装,看上去像正规军,该不会是政府军吧?他们跑这里来干嘛?”一个阴郁着脸的家伙反对地说道,眼睛里寒光闪闪,也不是省油的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