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6章 敌踪

不一会儿,林语过来,将一个汉子丢到地上,自己走到一边去了,审讯这种事是技术活,林语自认不行,吴琦确定对方身上没有致命的东西后,三两下弄醒对方,这种干侦查的都是精锐,死忠,一旦被擒,绝大部分都会选择自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座,是个少数民族,要不我叫个人过来翻译?”吴琦有些棘手的说送,语言不通啊,一边让两个警卫挟持住对方,免得反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点点头说道:“叫潘汾过来就行了。”潘汾是潘尼的儿子,精通本地好几种语言,为了方便,赵无极将潘汾编入吴琦的部队,做了师部的一名文职,专门负责向导、对外交流和翻译等工作。 daocaorenshuwu.com

潘汾何况跑了过来,二十出头的小伙,个字不高,精瘦精瘦,精神却很好,给赵无极和吴琦敬礼后,直接用华夏国语说道:“军座、师座,有何指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嗯,你充当一下翻译。”吴琦说着,指了指地上的那个家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潘汾会意的点了点头,叽里咕噜说了一通,对方一句话都没说,只是冷冷的看着周围的人,一副要杀人的样子,吴琦冷笑一声,拔出了军匕,抓住对方的手掌,对方意识到危险,想挣脱,可哪里挣脱的了?直感觉眼前一花,紧接着就是一阵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痛传来,“啊—!”一截手指头掉在了地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告诉这个王八蛋,我问十次,每次一根手指头,如果还不说,那就算他有本事,老子给他个痛快的死法,万蚁噬心,就是直接丢到红蚁窝里面,我保证进去的时候是个大活人,出来的时候就只剩下骨架子。”吴琦冷冷地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潘汾愣了一下,看到吴琦不善的表情,赶紧如实翻译,对方脸色微变,但还是死硬的不说话,吴琦冷笑不已,这种硬骨头见多了,根本不放在心上,冷冷地说道:“身份?任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等潘汾翻译后,吴琦见对方还是没有说的意思,毫不客气的再次出手,又是一截手指头飞落地上,鲜血顺着手指头往下掉,样子很是凄惨,不过,大家都是见惯了生死的人,根本不为所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凄惨的叫声引来了其他人的注意,救国军连动都没动,这种事以前没少见,没什么兴趣,反倒是华夏国派遣过来的部队,审讯都训练过,但像吴琦这样直接的方式大家听过,没经历过,都纷纷侧目过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吴琦又问了几次,这个家伙还是一言不发,确实是个硬骨头,这让吴琦兴趣更高,三两下就玩死了多没劲,长夜漫漫,干嘛去啊?每削掉一根手指头,吴琦又等一会,等对方缓过劲来后再动手,当削到第七根的时候,对方再一次昏死过去,显然是流血过多,疼痛难当的结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过了一会儿,警卫将这个人再一次弄醒,对方神情低落,显然已经崩溃,终于开口了,潘汾上去和对方交谈了一会儿,然后对赵无极说道:“报告,是野狼军的人,对方只求速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问问他来了多少人,意图是什么?”赵无极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潘汾和对方交谈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他也不知道有没有人过来,只负责预查情报,一起出来的有五个,分别走的是不同路线,任务是摸清楚我们的具体情况已经行驶路线,其他人的并不知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沈睿,拖下去交给谁送一程吧,不许开枪。”赵无极对正好走来的沈睿说道,一脸冷静,仿佛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事情一般,一个敌人的死,确实引不起赵无极什么兴趣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是。”沈睿明白赵无极让自己人见血的意思,拎着对方走了,对于一名新兵来说,练的技战术再好也没用,纸上谈判而已,只有亲自杀过人,见过血的人才能真正的成长为精锐老兵,士兵必须过杀人这道坎,否则水远都是孬兵。

稻草人书屋

一个被宣判了死神的人,赵无极没什么兴趣,沉思片刻后对吴琦说道:“没想到野狼军这么快就盯上我们了,你怎么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座,这次出来的目的、路线都只有我们俩知道,不存在泄密的可能,应该是野狼军担心我们是对付他们而来,所以派人过来侦查,这很好理解,不过,老让他们盯上也不是个事,必须想办法甩掉他们才行。”吴琦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好甩,我估计野狼军只会派侦察兵过来,大股部队在没有搞清楚情况之前肯定不会动,我们只需要将敌人的侦察兵干掉就行了。”赵无极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道理。”吴琦很赞同赵无极的分析,点头称是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聊了一会儿,天色更加黑了,赵无极看到沈睿安排了一名士兵当着大家的面将那名野狼军抹了脖子,满意的笑了,华夏国派遣军只要打上几仗,一个个见了血,绝对是一支虎狼之师,别的不说,一个个可都是经过系统训练的,军事技战术能力还是很强的,就是实战经验微乎其微,华夏国大平大久了,以至于军队都没有机会打仗,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还是应该悲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