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7章 迷局

费斯的死,盘符的受伤,彻底打乱了赵无极的构想,原本打算通过巫蛊和审讯费斯的录音,双管齐下,彻底收服格森,现在看来不行了,从表面上看,盘符的伤很重,不修养一段时间根本不行,这段时间就别想收服格森的事情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赵无极郁闷的抓狂,慨死了那个暗杀费斯失,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吗?眼看大功告成,收服一个费斯,再收服一个格森,多么美妙的事情啊,老天不遂人意啊,看来,必须重新想办法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想了半天,赵无极发现并没有更好的办法,格森的手下大将都不是什么好人,拉拢就算是,免得影响了救国军,分化和离间倒是可以试一试,但周期太长,有这个时间,估计盘符的伤都好了,到时候直接控制格森就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唐离,准备一下,我们撤退。”赵无极郁闷地说道,不得不面对现实,承认这次行动以失败告终,也不知道费斯死后,三国联军会怎样?A国又会怎样? www.daocaorenshuwu.com

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也不是赵无极能够控制或者改变的了,当务之急是撤退回救国军再说,唐离很快收拾妥当,大家办理了退房手续后,赵无极背着盘符往外面走去,拦了辆出租车来到了城郊,然后弃车徒步,一头钻进了森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到了大山深处后,赵无极用树枝和细藤做了副担架,将盘符放在担架上,让唐离和林语抬着走,自己沿路寻找合用的草药,再顺便打了两只肥美的山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中午时分,大家来到一条河水边,赵无极将两只山鸡的皮剥掉,内脏去除,清洗干净后,将草药放在山鸡肚子里,再用几张阔叶包裹起来,用细藤绑好,外面再抹上粘土,再将山鸡丢到火堆下面煨烤起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烤了一个小时左右,清香味出来了,赵无极扒开火堆,将两只山鸡掏出来,拍开其中一只山鸡外面的泥土,露出了里面的阔叶,打开阔叶,清香味四溢,令人食指大动,赵无极撕下一半递给了正在收功的盘符,另外一半递给了唐离,剩下那只则自己和林语分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人半只山鸡下肚,感觉舒服多了,再揪断葡萄藤喝里面的水,歇息了一会儿,大家继续赶路,接下来的日子里,赵无极不断的弄些草药和野味混在一起,不是煨烤就是烧烤,给大家补身体,特别是盘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三天下来,盘符的身体明显好了一些,说话也顺畅了,气血也顺畅了,还能自己走一走了,这让赵无极放心不少,又两天后,大家总算来到了救国军总部附近,原本赵无极和林语只需要三天的路程,大家走了五天。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天中午,大家来到一处山坡上,赵无极忽然举起了手,示意大家停了下来,精神感知力释放出去,发现前面有一伙人,不由一愣,示意大家小心跟着,往前走了一段,看到前面峡谷有一支队伍经过,看服装打扮根本不是救国军,人数约二面左右,赵无极不敢大意,让大家停下来歇息,等对方走远后再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十分钟左右,这支队伍从大家眼皮底下经过,走远了,赵无极松了口气,不由好奇起来,这里已经是救国军的实力范围,再往前就是鹰愁峡了,这支部队居然敢到这里来,什么情况?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想到这里,赵无极拨通了朱玉童的电话,还没等说话,电话那头的朱玉童就连珠炮似地说道:“总司令,总算你开机了,打你好多镒电话都联系不上,急死我了,您现在哪里?还好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没事,什么情况?”赵无极歉意地说道,为了省电,这几天没必要都不开机,没想到错过了一些事情,不由担心的追问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敌人在三天前赶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这些家伙居然不进攻我们,只是将外面围了个水泄不通,我们出不去,敌人势大,我们不好主动出击,这不,跟您联系不上,大家都以为您出了什么意外,担心死了。”朱玉童解释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呃!我没事,我告诉大家,我在鹰愁峡附近,很快就回去。”赵无极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啊?好,太好了,我让吴琦兄弟去接应你。”朱玉童赶紧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用,免得打草惊蛇,这段时间敌人没有任何行动?”赵无极好奇的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啊,很奇怪,把咱们都搞糊涂了,打又不打,撤双不撤,倒是狙击大队兄弟们为了迟滞敌人的行军,主动打了几仗,都是小规模的,狙击大队的兄弟们说敌人先头部队很厉害,人数很多,他们都挡不住,没想到敌人到了咱们这里居然停下了脚步,奇怪。”朱玉童解释道。 daocaorenshuwu.com

“有点意思,好了,等我回去再说。”赵无极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公,什么事情奇怪?”旁边林语好奇的问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赵无极将情况说了一遍,林语沉思片刻后说道:“会不会和费斯有关?”

www.daocaorenshuwu.com

“有道理。”赵无极眼前一亮,笑道:“费斯一死,很多人都脱不了干系,A国肯定要重新调整对缅国的策略了,还有,那个费斯不是说倭国的防卫厅长和越国的国防部长都来了缅国吗?费斯一死,他们也会受到牵连,事情变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