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对话

“你说说看,什么条件?如果能够办得到,看在你我往日交情的份上,我一定帮你,放你就免谈了,杀人偿命,千古至理,到哪儿都是这个道理,否则我没办法跟死者交代。”亵慢有所保留地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交代,用得着交代吗?谁又对我父亲交代?别以为你做的那点破事我不知道,你杀我父亲篡权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交代?别在这里虚伪了。”曼德讥讽地说道,脸色满是冷笑。

daocaorenshuwu.com

“你?”亵慢没想到自己做的天衣无缝的事情居然泄霉出去,不由警惕起来,冷冷的看着曼德,脸色铁青,半天不说话,过了好一会,亵慢从曼德的眼里读懂了一个重要信息:事情已经暴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结果让亵慢紧张起来,当初参加谋杀格森行动的都是心腹中的心腹,绝对信得过,事后也找了个由头全部处理掉了,按说不可能泄密,为什么会怎样?这个问题不搞清楚,亵慢心难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道理很简单,一个曼德知道了真相,也就意味着很多歌曼德知道真相,换句话说,腼国政府军是格森一手打下来的江山,有人杀了格森这个政府军的创始人,军队会怎么想?所有人还会一条心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一刻,亵慢发现自己不知不觉做到火山口上,随时都会有危险,这个危险有可能来自于军队的背报,也有可能来自于身边人的黑枪,想到这里,亵慢不由惊出一身冷汗了,紧张的盯着曼德,好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怎么,怕了?”曼德冷笑起来,眼里满是嘲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有什么好怕的,会道自在人心,你凭什么说是我做的?”亵慢辩解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曼德嘲讽的意味更浓了,冷笑道:“我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经不求活命,就敞开了跟你说吧,知道是谁告诉我真相的吗?” www.daocaorenshuwu.com

“是谁?”亵慢也不想藏在掖着了,正如曼德所言,事情发展的这一步,已经无法掩盖,对于一个将死之人,也没必要藏着掖着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很好,这种语气谈话才合适嘛。”曼德收起了嘲讽,忽然认真地说道:“你杀我父亲我能理解,为了权力,这种事又不是没见过,但你不该听信他人,将政府军置身于火山口,我父亲一生的心血眼看就要毁在你手上了,而你居然一点都不知道,亵慢,你是一代枭雄,论带兵打仗你是好手,但论政治,你差太远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什么意思?”亵慢不服气的反问道。

daocaorenshuwu.com

“你杀我父亲,是受我父亲的军师唆使吧?”曼德冷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说了你父亲不是我杀死的,是救国军干的。”亵慢否认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可以不承认,但我知道是你,这个消息是军师卖给我的。”曼德冷笑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师?”亵慢一愣,辩解道:“他的话能信?那个混蛋找我要权,要利益,我不给,他这是诽谤我,挑拨我们之间的感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他再一次出卖了你,亵慢,说你的政治悟性大差还不服气,哼哼,你看看你,有必要辩解吗?难道你还不了解我?我是一个会随便乱说话的人吗?没有足够的证据,你什么时候见我乱说过话?亵慢,你真的了解军师吗?”曼德嘲讽的笑了,笑的有些凄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什么意思?”亵慢霍然觉得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阴谋,大到自己以前根本都不知道,不由警惕起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肯定还不知道,军师是A国的一名特工,隶属道格管格,包括你的那位明星关女情人,他也参与了谋杀我父亲,对吧?”曼德冷冷的喝道,满脸狰狞的看着亵慢,眼睛里更是喷出火来,恨不得将亵慢撕成碎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A国间谍?”亵慢一愣,惊诧的看着曼德,见曼德不像是说话,霍然想通了很多事情,不由苦笑起来,说道:“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你为什么不来杀我,而是跑去杀A国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军师挑拨你杀我父亲,这里面有A国政府的影子,也有军师的私心作祟,也就是说,A国政府才是主谋,你只是个执行者罢了,没有A国的同意,军师不敢,也就不会挑唆你,你就不敢动手,对吧?”曼德讥讽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亵慢思维一滞,差点反应不过来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你呀我的,成王败寇,你也不过是枚棋子罢了,真正在后面布局的是A国的情报局长费斯,可惜那个王八蛋死了,否则我暗杀的第一个人是他,在主谋还没有得到报应前,还抢不到你,放心吧,你是最后一个死,杀了我也没用,格森家族不止我一个,不死不休。”曼德情绪激动起来,冷冷地说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想到你知道的比我还多。”亵慢有些惊恐的发现这个问题,生出一种被人利用的感觉来,再联想到A国现在的态度,怒火中烧,火气更盛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你以为杀了我父亲,坐上我父亲的位置就能掌握政府军?大自以为是了,亵慢,你的政治能力低的让我同情,军师出卖了我父亲,没有从你身上得到足够利益的时候,转身就能把你出卖,别忘了他是A国间谍,军师告诉我真相,也不过是想借助我的力量给你施加压力,迫使你兑现原来的承诺罢了,知道军师为什么告诉我真相吗7”曼德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