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 多吉

一道玄青色烟雾忽然从少年身上散发出来,瞬间弥散开去,周围几个拿枪的人都没有看到这道青烟,只感觉眼睛一疼,就什么都看不见,想喊,却发现喊也看不出来,身休更是软弱无力,连站都站不稳,像滩烂泥一般倒了下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少年闪电般关上了厚重的房门,将所有人的手枪全部捡起来,插在自己身上,农家妇女急忙跑过去给降头师松绑,一边关心着问了几句,降头师双手获得自由后,慈爱的抚摸了一下少年的头,满意的点点头,要了一把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降头师将子弹推上膛后,递给了少年,说道:“瞄准,扣动扳机就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少年点点头,接了过去,降头师又将少年腰上插在的手枪全部拿了过来,别在自己腰上,听到外面死劲的砸门声,冷冷地说道:“枪声一响,军警就会过来,我们只需要坚持一会儿就行了,懂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爸,我懂。”少年冷静的点点头,对着木门就是一枪,外面传来一声惨叫,显然打中了一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降头师一把将少年拉到一边,这时,外面枪声大作,木门被打成了筛子,要是站在门口,肯定会被乱枪打死,降头师年轻的时候也是跑过江湖的人,自然懂一些,一手一枪,对着外面也是一通乱封,不在乎能不能打中,威慑更重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枪声一响,周围的邻居民众自然能听到,第一时间报了军警,军警一听有人在枪战,这还了得,纷纷赶了过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降头师一口气打完一个弹夹后,又摸出了两把枪,见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也不着急,冷冷的看着躺在不远处的中年人说道:“我说过,得罪降头师是没好下场的,现在你知道了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中年人苦笑道:“我也是没办法,如果可以,我根本不想与你为敌,人在江湖,你懂得,看在同族的份上,给我个痛快吧,我到了下面也会感谢你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你还不能死。”降头师冷冷地说道。 www.daocaorenshuwu.com

中年人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苦笑地说道:“报应,报应啊,将我交给政府也好,死在政府手上也算是一种救赎,一种解脱。”说着,闭上了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其他几个人脸色惨白,挣扎着,试图扑过来,可惜根本没有力气,想到接下来的命运,一个个脸色惨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外面响起了一阵激烈的枪战声,降头师侧耳一听,知道是军警们赶来,不由一喜,可想到自己犯过的错误,脸色苍白,暗自叹息一声,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心中有了决断,猛然打开房门,对着外面就是一通点封,当场打死几个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少年不知道自己父亲想干嘛,见父亲冲了出去,也跟着冲了出去,降头师大惊,赶紧拉着少年退了回来,呵斥道:“胡闹,保护好你阿妈。” 稻草人书屋

外面的人见降头师打死了自己几个同伴,顾不上抵抗就要冲进来的军警,对着里屋冲了过来,降头师大惊,对着外面就是一通点射,少年也不含糊,举起手枪乱射,能不能打中全然不管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弹夹打完,才发现外面已经没了动静,降头师赶紧示意自己儿子别开枪了,小心的探头出去一看,正好看到外面满屋子尸体,大批军警破门而入,降头师赶紧示意少年将枪丢了,免得误会,已经错过一会,不能再错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大批军警冲了进来,领头的正是柳飞,柳飞看看满地的尸体,再看看里及躺在动弹不了的几个活人和三个本地老百姓,有些搞不懂形式了,小心的看着三人,示意身后的队员别着急进来,一边喝问道:“什么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要见大总统,我能治大总统的伤,再晚就来不及了。”降头师大声说的,用的是国际通用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柳飞并不知道大总统受伤的事情,一愣,赶紧呼叫沈睿,将情况说明了一下,沈睿知道内幕,赶紧让柳飞将人带过来再说,柳飞答应着,将降头师一家人全部带上,留下几个人处理现场。 www.daocaorenshuwu.com

降头师一家带到总统府的时候,正是赵无极的尸降被破除的时候,沈睿将情况对盘符说了一遍,盘符考虑到赵无极正在疗伤,不能打扰,想了想,便让沈睿将人带过来,自己亲自见一见再说,唐离不放心,要求在旁边作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一会儿,降头师三人被带了进来,盘符一看是三个,不由一愣,沈睿将情况简单说了一遍,刚说到一半,降头师忽然用华夏语插话进来,说道:“各位,大总统的降头是我下的,我是来解的,请相信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哦?你懂华夏语?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盘符惊讶的看着对方,眼睛里面多了些冷光,敢对赵无极动手,还找上门来,谁知道安的什么心啊?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降头师知道解释不清,但还是将自己受骗下降的经过大致说了一遍,然后补充道:“我不求你们原袜,只希望你们给我一次赎罪的机会,大总统不能死,等解出了降头,我立马自杀赎罪,只求你们放过我的家人,他们是无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