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被游景殊这么一说,好像是有点怪怪的感觉,虽然他们俩有名无实,但不管如何他脑袋上的确顶着游景殊夫郎这个名号。

说到温家,温琅有些好奇的问道:“说起来你和温娉婷到底是如何订的婚?你爹可是当朝宰相,温世仑不过是个中书侍郎,怎么挑亲家都挑不到他头上吧。”

听到温琅这么直呼温世仑的大名,游景殊定眼看了一下温琅,温世仑好歹是温琅的亲爹,这么直呼其名,温琅应该很讨厌温世仑吧。

“嗯?怎么?”温琅见游景殊盯着自己看,也不说话,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当初我爹上皇都赶考的时候,和你爹恰好坐了同一艘船渡河,后来突逢大浪,将一船人掀入水中,是你爹救了我爹性命,再后来两人成了同僚,联系多了起来,便结下了儿女亲家。”游景殊语气平淡的解释道。

温琅点点头,原来是这样,他就说凭着温家的身份,怎么能够攀上当朝宰相。

两人说了会儿话,便背对着背双双睡去。

清晨,温琅洗漱之后,先去看了看自己的菜地,不愧是浇灌了灵泉的泥土,一晚上就肥沃了许多。

他打算今天去镇上多买点种子回来种上,游景玥做好了早饭,一家人吃过后,温琅便和游明远一同往山镇上。

“爹您教书如何?累不累啊?”温琅边走边和游明远闲聊。

“不累,王小姐很聪慧,可惜不是男儿身,否则出入仕途,怕是会有一番作为。”游明远感叹道。

温琅听到他这话,倒是想起《红楼梦》里的探春,精明能干,若是个男儿身,定然能顶起一片天,可惜这个时代要讲男女平等还是太遥远。

两人在路口分手,温琅将自己的背篓放下,刚有一个妇人牵着小孩儿过来买,就有几个高壮的男人过来,将他的摊子掀了。

“带走!”领头的男人,高声喝道。

温琅见他们一身衙役打扮,认出他们应当是衙门的人。

“几位大哥,不知我犯了什么事,你们要掀了我的摊子?”温琅没有惊慌,站起身定定的问道。

可惜对方并非什么好说话的人,直接上手将温琅抓走,也不给他说话的机会,因为是衙门的人,怕把事情闹大,温琅也没敢动手,就这么被抓走了。

蹲在角落里的小乞丐见了,立即往王府跑去,他平日里受过温琅恩惠,见温琅出事,又想起温琅和王家有交情,赶紧跑去找人。

温琅无缘无故被抓紧牢里,对方也不解释,直接把他往牢房里一扔,给了狱卒一个眼神,“好生招待。”

狱卒的猥琐的脸上露出一个丑陋的笑容,“好说好说。”

温琅拧起眉头,往后退了一步,狱卒打开门将他从牢房里拎出来,他长得小,还没怎么发育,狱卒是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拎他和拎小鸡似的。

“老三,人家好歹是个哥儿,会不会怜香惜玉啊?”另一个尖嘴猴腮的狱卒意味深长的笑了笑。

“哥儿又怎么样,到了老子手底下,都是死人。”钟老三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将温琅扔到地上,“铐起来。”

……

游明远正在和王小姐讲课,今天天气不错,上课的地点从书房移到了亭子里,王小姐正在奋笔疾书,就听见自家下人急急忙忙地跑进来说:“不好了,游先生,你家温小哥儿被衙役抓走了!”

“什么?!”游明远一听,手中的课本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刚才来了一个小乞丐,跑得满头大汗过来让我告诉您一声。”下人赶紧解释道。

游明远对他说的那个小乞丐有印象,有时候有没卖完的紫苏桃子姜,或者品相差点的,就会送给那个小乞丐吃,一来二去,也算是认识。

“老师,您别着急,我找人去打听打听。”王小姐放下手中的笔,安抚道,又对下人说,“你派人去打听一下,衙门的人为什么要抓温小哥儿。”

“是。”下人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赶紧往外走去。

“温小哥儿近来可又得罪什么人?”王小姐将茶杯放到游明远面前,询问道。

“我们本本分分的做生意,哪会去得罪什么人。”游明远也想不明白,衙门的人为什么会突然去抓温琅,温琅又没有犯事。

“我爹在知县大人面前还是有几分薄面,再等会儿我爹就该回来了,届时我让他去拜访一下知县大人。”王小姐说话不急不缓,听着让人心情平静不少。

游明远眉头紧皱,对王小姐拱了拱手,“多谢……”

王小姐赶忙将他扶起来,道:“老师这是折煞宓儿了。”

不多时,下人过来说:“小姐,游先生,刚才小的去打听过了,都不知道衙门的人为何要抓温小哥儿。”

王小姐和游明远同时皱起眉头,这可真是奇了怪,无缘无故抓人,于理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