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平城近日出来一件大事,两年前被贬的游家竟然回到了平城,游景殊的夫郎还被赐了爵位。

“游家是要东山再起啊。”

“什么狗屁东山再起,那种贪官如何能东山再起,陛下圣明肯定不会让这种事发生。”

“当年游相被弹劾贪污受贿,本就有猫腻,反正我可不相信游相会是那种贪官,他若是贪官,这世上就没有清廉的官员了。”

“呵呵,也就你们这些迂腐的书生相信他不贪,这世上哪有不贪的官员,坐到他那个位置,多的是人变着法儿的给他送银子去,送到嘴边的肉哪有不吃的。”

除了议论游明远到底有没有贪污,还有一些人,议论得更多的则是游景殊,名满皇都的状元郎,家道中落,还失去了双腿,当年游家出事,为他哭的女子和哥儿可不少,现如今他回来了,本该是无人问津,毕竟脸再好看,不良于行又有什么用,可听游景殊当年的同窗说,游景殊的腿好了!

“游景殊的腿好了?不是说好不了吗?怎么会好了?不会是瞎说的吧。”

“肯定不是瞎说的啊,有人在街头碰见过游景殊,那双腿一点都不像残废过,太过正常以至于没人想起他这会儿应该坐轮椅。”

“真的吗?那他长丑了吗?他不是回穷乡僻壤当泥腿子去了吗?风吹日晒,肯定又黑又丑吧。”

“应该不会吧,我没听人说他长丑了呀。”

“那肯定是震惊他的腿去了。”

于是游景殊双腿恢复,伴随着游景殊长丑了的消息不胫而走,传遍整个平城,让那些为游景殊倾心过的哥儿和小姐,心粘起又立即碎掉。

当然,最令人震惊的还是属游景殊的夫郎,温琅。

平城出了名的笑话,温家的傻子谁不知道,只要去过温府的人,没有戏弄过温琅也嘲讽过看过他的笑话,谁也想不到温琅傻了十七年竟然还能恢复正常,而且还发现了土豆和红薯,这两样新品种食物,很大程度解决了百姓的粮食问题。

“肯定是菩萨显灵,治好了温琅,要不然他怎么会突然恢复正常。”

“说不定他以前都是装傻呢,否则怎么一离开温家就正常了,心机可真重。”

“不管他是不是装的,反正现在正常了,还被赐了爵位,这下可发达了,温家当初那样对他,温琅肯定不会放过他们。”

“话可不能这样说,温家又不是送他去死,他原本就是傻子,游景殊当时又是个残废,不是正般配吗,再怎么说温琅也是从温家出来的,他要是飞黄腾达了就不管爹娘,那不是白眼狼吗。”

“是啊,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他一个做子女的还敢责怪父母?那可是要被天打五雷轰的。”

外面议论纷纷,温琅和游景殊并不关心,皇帝赐的宅子下来了,他们一大家人正商量着如何布置。

五皇子府邸那些人不敢去,可一出门,游家众人就被团团围住,不少人送了拜帖过来,游明远以前的同僚,宋绫婉以前的朋友,乃至双胞胎和游景玥以前的朋友也都纷纷送信过来,想要约见。

游景殊那边,更是直接上门来找他,无论如何也要他一起聚一聚。

当初落井下石的人,这会儿也想觍着脸过来巴结游景殊,不过都被游景殊那些同窗好友给挤兑走了。

“真是好意思来,当初你家出事,他们可是没少私底下说你的坏话。”

“就是,我们早就和他们断交了,估计也是没想到会碰上我们吧。”

“景殊,你这腿是真好了?能跑能跳了?”

游景殊唇角微扬,“嗯,好了,改日去狩猎,看看你们有没有手生。”

“哈哈哈哈,恭喜恭喜,那肯定要去。”四人拱手对游景殊说道。

他们正说着,温琅带着人进来,现场顿时安静下来,温琅见状大大方方的笑了笑,说:“你们聊,我送点吃的过来。”

其中一个黄衣男子反应过来,说:“这是嫂夫人吧?”

温琅听到这个称呼,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叫我温琅就好。”

四人齐刷刷看向游景殊,游景殊拉过温琅的手,眉眼柔和,如冰雪消融,介绍道:“这是我夫郎温琅,你们称呼他名字就好。”

又对温琅说:“这位是檀修奕,他父亲你应该知道,是郧国公。”

温琅恍然大悟,笑吟吟看着对方说:“你父亲可还有追着你打?”

檀修奕摸了摸鼻尖,有些不好意思,他小时候特别皮,经常被父亲追着满街跑,曾是平城街头常见的景象。

“我都十九了,早就不打了。”

“哈哈哈,别听他吹牛,上月他爹还拿鞋子扔他,被卖菜的大娘看见了。”一旁一个紫衣青年毫不留情的拆穿他。

几人闻言笑了起来,直让檀修文红了脸。

游景殊指紫衣脸青年说:“这是吕承弼,善骑射,你下次可以和他切磋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