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柳风掣从郡萝公主那里得到了消息,心下一沉,难怪大哥没有给自己回信。

他想不通穆叔叔和于叔叔怎么会那么轻易就丢了城池,还丢了性命。

这两人都是看着他长大的,教过他功夫,他小时候也在他们的背上爬过,这一切仿若就在昨日。

郡萝公主的贴身宫女和他说了什么,柳风掣都没听见,他失魂落魄的去了马厩,牵了自己的马出城去。

一路狂奔,没有人敢拦他,他目光阴沉,紧握着缰绳,像是脱缰的野马,冲破束缚,奔向自由。

……

游明远和宋绫婉难得出一次门,便倒霉的遇上了游李氏,游李氏抬手就给了宋绫婉一巴掌,直接把宋绫婉扇蒙了,还想打第二下时,被反应过来的游明远给拦住了。

“娘,您做什么?”

“你这个孽畜,竟然敢吼你娘!”游李氏难以置信,哭天抢地的喊着:“我真是命苦啊,你爹去的早,老娘我一把屎一把尿把你拉扯大,你现在为了这个狐媚子,不认兄弟,不侍爹娘,我看你以后怎么和你爹交代!”

游明远当然知道他娘当初把他供出来有多辛苦,他以前心疼他娘,他妻子又心疼他,所以万事都忍着,可忍到最后,还是被他的亲兄弟和母亲抛弃。

“您有什么不快找我便是,绫婉自从嫁到我们家来,本分勤恳,从未说过您半句不是,您打她做什么?”

“呸!要不是这个贱-人在你耳边撺掇,你会不搭理老大一家,会不认我这个娘?还有景殊那个夫郎,跟她一样是个混账,嫁入游家快两年,连个屁都没蹦出来,前些日子,我去光顾他的店,他居然敢当众下我的脸,还敢伸手问我要银子,我们游家可要不起这样的媳妇儿!”游李氏口水飞溅的骂道。

游明远和宋绫婉不知道还有这种事,想必温琅肯定在游李氏这里受气了,回家居然也不告诉他们。

“到底为什么不和你们来往,娘您心里难道不清楚吗?当初我被贬,景殊双腿受伤不能行走,是你们抛弃了我们,既然已经分家,现在又何必再提那些话,以后每月您的赡养费我会叫人送去大哥府上的。我们还有事,恕不奉陪。”游明远对游李氏行了个礼,拉着宋绫婉大步离开。

游李氏看见游明远离开的背影,猛地回神,竟然直接晕倒在地。

“老太太,老太太,您怎么了?可别吓我啊。”两个丫鬟用尽全身力气搀扶住游李氏,大声喊道。

于是这才有了温琅和游景玥回家,看见游李氏坐在他家饭桌上的一幕。

“竟然让长辈等小辈,成何体统!”游李氏俨然已经把这里当自己家,高坐在上位,横眉冷对。

游景玥脸上的笑容僵住,小声嘀咕道:“她怎么在这儿?”

“景玥,你的规矩呢?怎么不叫人?”游李氏不喜欢宋绫婉连带她生的孩子也不喜欢。

对游景玥更是从小就没有好脸色,游韫薇和游景阳也很怕她。

“祖母好。”游景玥露出职业化微笑,心里却在翻白眼,今天这饭会吃得胃疼吧。

这里没外人,温琅也懒得和游李氏做戏,直接无视她,丫鬟端上盆子给他净手,又抵上锦帕给他擦手。

末了温琅走到自己的老位置坐下,屁股刚沾凳子就被游李氏厉声呵斥道:“没规矩!谁准你坐下的?!”

不仅是温琅吓了一跳,游景玥也是跟着一抖。

这才想起以前没有分家的时候,游李氏的规矩,要家里的男人先坐下了,女子和哥儿才能坐下,儿媳妇儿更是要在一旁伺候游李氏,宋绫婉和游明辉的妻子王氏一直都是如此,这些还是游明远高中后,游李氏跟着平城达官显贵家的老太太们学的。

游明远和游李氏提过这事儿,说宋绫婉身子不好,有丫鬟在何必让宋绫婉和王氏伺候,游李氏却以为是宋绫婉不满她,在游明远耳边吹枕边风,趁着游明远不在家,罚宋绫婉跪了一天的祠堂。

宋绫婉为了不让丈夫为难,安抚了游明远许久,让他不用担心自己,游明远知道自己经常不在家里,自己一度为宋绫婉说话,反而会让母亲更加针对宋绫婉,干脆闭了嘴。

这倒是更让游李氏得意,越发觉得自己和平城达官显贵家的老太太没差,可惜他儿子还不够争气,没能给她弄个诰命回来。

现在的县伯府给了游李氏一种回到从前的错觉,和大房现在住的地方比起来,二房这里显然是要好得多,她决定留下来好好教教这些小辈什么叫规矩。

果然宋绫婉那个狐媚子撑不起台面,大房的小辈一个个都像是乡野来的,丫鬟仆人们也不够机灵。

温琅抬了抬眼皮说:“这里是我家,不需要谁允许。”

他这个态度,和这个话,气得游李氏猛地一拍桌子,“谁准你这么和我说话的,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