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4章 血色祭坛

“门主自然活着,不过……”

雾扬点了点头,话语至此,他却又是忍不住长叹一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虽然雾之门的门主并未身陨,不过,也不知道是几十年前那一战中,门主为了带他们出来受了创伤还是何故,他一直在闭关之中,连一条信息都没有传出来过。

daocaorenshuwu.com

“贵门主应该是遇到什么棘手的麻烦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逸尘皱了皱眉,低喃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雾扬等人闻言,也只是是暗暗长叹,其实,对于秦逸尘所说的,他们也是有过这种感觉。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虽然说,对于至强者而言,闭关个二三十年是再正常不过了,但是,雾之门发生了如此大的变故,这位门主仅仅是带着他们一小部分血脉之力逃窜至此,而后连一句交代都没有,便是继续闭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难想象,门主肯定是遇到了棘手的麻烦,让他自己不得不屏蔽一切杂念闭关。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然而,即便是猜测到一些,雾扬他们也没有任何的办法,连门主自己都解决不了的问题,恐怕不是他们所能触及的。

www.daocaorenshuwu.com

“两位长老,不知可否带秦某去看一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在微微沉吟之后,秦逸尘突然开口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原本他以为能从雾扬他们口中得知水之门的真面目,不过,现在看来,他们当时败得太过狼狈,根本就没有彻底的了解水之门中发生过什么变故。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或许,他的答案,能从那位闭关的门主身上找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这话,石殿之中的气氛都是微微一滞,显然他们都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而雾山和雾扬在此时却是不由的相视一眼,在他们眼中都是有着一抹希翼之色闪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据说秦小友是神武双修,要不让他去试试?说不定他能帮到门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雾山深深的看了秦逸尘几眼,最后轻声道。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雾山长老,虽然他救了你们,不过,门主的事情,我们还是不要让一个外人来插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在其话音刚落,雾菱的声音却是突然响起。

www.daocaorenshuwu.com

虽然对于秦逸尘的实力,她们已经都是佩服不已,但是,在这种关系到雾之门能否崛起的关键事情之上,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秦逸尘名头虽大,但是,她们从未与之接触过,甚至在刚才,她们还险先得罪了后者,谁知道这个家伙会不会故意搞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雾菱,秦小友是我们的恩人,可不是什么外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闻言,雾山眉头微微一皱,低喝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对于雾菱的天赋,他们都是抱着很大的期望,不过,现在雾之门的处境实在是太狼狈了,他们甚至已经无法再保证其余之人的修炼资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眼下,他们唯有抱着一试的心态,只有门主的出现,他们才有能力改变现状这种局面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听到雾山的喝声,雾菱的俏脸顿时微微一变,不过她也并未再出声,只是,在那美眸之中,依旧是有着很强的戒备之心。

稻草人书屋

“秦小友如果愿意,自然是极好,不过,门主闭关已经有三十载岁月了,在他周身的空间有自我保护之能,我等想要靠近都做不到……”

稻草人书屋

在对面,雾扬轻叹一声,有些担忧的说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麻烦两位前辈带路,不尝试一下,又怎么知晓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此,秦逸尘却是淡笑一声,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小友请随我来……”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听到秦逸尘的这话,雾扬两人相视一眼,最后都是点了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而后,他们都没有再多说什么,雾扬转身走出石殿,在前面带路,径直对着深处走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逸尘与雾山紧随其后,在他们身后,雾菱虽然不乐意,但是两位长老做的决定,她也无力去阻拦,只能静静的跟随着。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行人等跟在雾扬的身后,对着这个地下巢穴的深处走去,约莫在一刻多钟之后,一座个奇特的祭坛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这个祭坛中央的位置处,似乎有着一座石台,但是,此时,在这祭坛的四周,却是布满了血红色的真元,那片空间也是微微的扭曲着,似乎但凡进入其中之物,都会被那种血色的真元给抹杀一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种波动,难道是……”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在极远之处,刚看到这种血色的真元时,秦逸尘的眼瞳便是陡然一缩,从这种真元中,他察觉到了一种极为危险但是却又很是熟悉的波动。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门主便在那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走至这片区域的边缘之上,雾扬便是止住了身形,他的手指对着那座祭坛中央的位置指了指,轻声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即便是以秦逸尘的视力,在这般浓郁的血色真元之色,却也是无法看清祭坛中央的景象,甚至,他惊愕的发现,连自己的精神力,都无法太过深入的进入其中。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秦小友,那片空间已经被门主的气息给改变,我与雾山曾想进去查探,不过,却是无法走到祭坛的边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望着那如同血海一般的真元,雾扬轻叹一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