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4章 血阳焚灭枪

放眼看去,江御天依然保持着持枪猛刺的姿势,甚至,此刻的他青筋暴起,仙力澎湃到了极致,可是偏偏,再难寸进!不仅如此,江御天更是惊愕的发现,自己的仙力,正从枪尖之上,被一股霸道至极的吸力迅速夺走,化为秦逸尘的助力!“你们快看!”

“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连江师兄,都难以攻破这神通!?”

“不可能,那贼子纵是能强行吸噬能量,但江师兄是何等实力?

仙力岂是他能强夺的!?”

这一幕,令得端木登风一众与幸存的神霄仙宗众人脸色差距分明,然而此刻,最为惊骇的,当属感受着自身仙力,被一点点夺走的江御天!“不可能,不可能的!就算这手段乃是地阶仙术,也没道理能影响到我的!”

江御天不敢相信,要知道,他当初虽渡劫失败,却也凭此感悟到了一丝金仙境界的仙道法则。

而现在,他对于仙道法则的掌控与运用,已经窥到一丝金仙大能之威,然而,在这强横的吞噬之力面前,他的仙道法则,却显得那般,被处处压制!“这贼子的境界,分明只是天仙而已啊!”

江御天心底惊骇,可也正因为如此,才让他的杀意更为森然,甚至他能感受到,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力竭到难以挡下他一枪的秦逸尘,仙力正在疯狂地暴涌,甚至从中散发出的威胁,已快要超过先前!此刻的秦逸尘,面对那无数各异的仙力,以及袭涌而来的各种能量,就犹如吞天凶兽一般,至于那各道仙力与自身的相驳反冲,在饕餮法身的面前,都被生生镇压,最终,化作他丹田之内的一抹金耀!“罢了,今日只要杀了你,一切也都结束了!”

江御天眸光一寒,随后,竟见其猛然一握战枪,在那一刻爆发的威压,竟令其强行挣脱了吞噬,随即,冲天而起的同时,整个人,仿若一团血阳般,燃烧起来!“贼子,能让我在这种时候,还要动用这一招,你这一生,倒也不枉被我神霄仙宗视为眼中钉了!”

只见江御天持枪凌空,那浑身燃腾起来的血色火焰,竟化作一缕缕赤红至极的光耀,融入手中的战枪!随即,那战枪,仿若从火海之中问世一般,枪身之上,尽是血阳纹路,而那枪尖的滔滔烈焰,更是化作一道狰狞凶兽,似乎,在其怒火之下,一切,都将化作灰烬一般!此等威压,令得远处的各大仙宗之人,护体仙力甚至都被灼烧的融化,此刻的江御天,仿若如日中天的战神,纵是柳月妍一众,在那焚炎之下,连抬头仰望都是困难至极!“这是……神霄宗主的杀招!神霄仙宗最强的地阶仙术之一!”

柳月妍满心惊恐,当初,神霄仙宗震怒之下,神霄宗主就是这一招,扫平了当初胆敢暗杀江御天的金仙!由江御天施展而出,或许没有那种焚灭星宇之可怖,但在这丘原之上,俨然是无可匹敌的存在!在这焚天烈焰面前,柳月妍最后的一丝幻想,都已被打破。

以她的见识,自然能够看出,江御天手中的战枪,本就是一件极其不凡的仙兵,借此施展的地阶仙术,恐怕,威力已堪比金仙!金仙之下,无论是仙君还是天仙,不过皆是蝼蚁!虽然秦逸尘手段诸多,可是,刚刚突破天仙的他,根本无法爆发出匹敌金仙的威势!所以,就算吸噬的仙力再多,到头来,也只是螳臂当车罢了!温无悔也是脸色苍白,虽然在此之前,他不敢想象,这世间能有天仙在经历一场苦战,状态十不存一的情况下,还能逼得江御天施展地阶仙术将其斩杀!但是,无论再多手段,在江御天的这一枪面前,都将化为灰烬!秦逸尘纵是再惊艳,纵是再如何名震十大仙宗,可是这一切,都将被江御天以雷霆手段画上句号!神霄仙宗一众见到这一幕,可谓是又惊又喜!“这,这难道就是宗主当年的成名杀招之一!?”

“秦逸尘,你这贼子能够死在江师兄手下,到了地狱,也足够你吹嘘了!”

“现在,就去给洛师兄他们陪葬吧!”

此刻,望着化作一道血阳火海的江御天,徐子昂等人心悸的同时,对于秦逸尘,也有着说不出的感觉。

其实,撇开神霄仙宗的压迫,他们和秦逸尘并没什么仇,心底也很清楚,天仙之境能有此战力,他日若是成长起来,那么,金仙大能都未必是其终点!而那战神二字,也的确担当得起,毕竟,一人战七宗,最后屹立不倒,秦逸尘的名字,便是能够响彻十大仙宗无数星域!甚至,从某方面来说,秦逸尘,已经赢了!因为,他从未让自己的同门,死在自己面前,而是将其挡在自己身后!然而,纵是再天骄无双,可是在这片星域的霸主面前,又能算什么呢?

尽管还有人认为,若是秦逸尘一开始便是全盛状态,那他江御天,也未必是真的无可匹敌!然而,这一切的尽管,都敌不过在此刻那傲立天际,化身一片血阳火海,宛若战神的江御天!面对此等可怖的威压,江御天暴涌的仙力,甚至已经令天元仙宗一众浑身燃起灼伤,然而端木登风等人,却是拼命昂起头颅,他们不是在敬仰江御天,而是,想将那道直至此刻仍就不屈的修长身影,铭记于心!关于秦逸尘,一切话语都显得太过平淡,端木登风只觉得,今生能与秦逸尘互道一声师兄弟,能一同来这狩猎战地走上一遭,已然是他此生最荣耀的时刻!此刻,无数奔涌而至的仙力,已经化作萦绕在秦逸尘周身,宛若烈阳的金芒,然而,江御天枪尖之上的焚炎,似乎已到了足以将一切都化为灰烬的地步!“贼子,能撑到现在,你也算一方人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