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腻人的妮子

  在青兰山顶,三道身影坐于竹亭之中,惬意的喝着热茶。
  “逸尘,多谢你了……”
  公输玉山带着一抹笑意对着秦逸尘说道。
  若是之前秦逸尘点头答应公输芷依,他还真不知道怎么拒绝才好。
  秦逸尘喝了一口热茶,摇了摇头。
  他并不是不想带公输芷依去外面,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在外界,因为天命绝域的事情,北冥宗定然会大张旗鼓的搜索自己的消息,虽然他能改变容貌,但是公输芷依跟在他身旁,多少还是有些不方便。
  关于公输芷依的事情,他想还是等外界安稳下来再提吧,到时候,以公输芷依的事情,再来与公输玉山说说借助他们一族力量之事吧。
  “公输族长,若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歇息了。”
  虽然在那里面收获颇丰,不过长时间紧绷的心神,一松缓下来,让得他有一种倦意袭来。饮完茶之后,秦逸尘伸了伸懒腰,对着公输玉山与公输苍幽告退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公输玉山仿若是有话要说,不过公输苍幽对其使了个眼色后,他到了嘴边的话语,却又咽了回去,最后只是吐出两字:“去吧!”
  “苍幽老哥,那我先走了!”
  秦逸尘也是发现了公输玉山的变化,不过,既然后者没说,他也没有去问,当即点了点头,对着公输苍幽抱拳后,便是对着半山的竹屋飞掠而去。
  待到秦逸尘的身形消失在山顶之后,公输玉山才是轻叹一声,有些不解的望向公输苍幽。
  “太上长老,您不是一直等待那个人么,现在他已经出现了啊……”公输玉山不解的问道。
  公输苍幽微微摇了摇头,深吸一口气,道:“还没到时候,虽然他在那里面表现惊人,但是他接触工匠一道的时日还太短了……”
  “等过些时日,再看吧。”
  公输苍幽沉吟少许,最后决定道。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
  在经过公输芷依的成人仪式后,整个公输一族,都是变得沸腾了起来,这种沸腾,并未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所减弱,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趋向。
  这一切,皆是因为那一道每日清晨都会出现在宗祠殿宇前,指导他们的身影。
  班门传人……秦逸尘。
  从他引起的动静,到在阵图中引起的各种异动,还有最后出来之时,以一己之力震退族长、太上长老的精神力!
  这些,完全让公输一族的族人认可了这个叫秦逸尘的少年,对于巨匠之锤选择了他,再也没有人敢有异议。
  在从阵图中出来后,秦逸尘的日子又是变得清闲了起来。他绝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用在了修武之道上。
  因为他精神力已经完全凝实,而距离突破到破灵境,却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这段差距,在短时间中,恐怕难以做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他更多的时间,都是放在了真元的修炼之上。
  而在,每日清晨时分,秦逸尘在短暂的晨练之后,还会到宗祠殿宇中去,自己在稍微熟练工匠之道的同时,时而也指点一下公输族人。
  在这种日子中,他工匠之道上的感悟和熟练,也是愈发的精湛,而他平日里废寝忘食的修炼,更是让得他真元进展上,取得了不少的效果。
  虽然他依旧未突破到武王中期境界,但是他还是能够感受到,他已经站在了武王初期最顶尖的层次了,距离突破到武王中期,只有一步之遥。
  或许这一步,有无数的武王强者卡在那里,抱憾终身,但是秦逸尘有信心,这道沟壑拦不住他,他所差的,只是一个契机而已。
  然而,这种清闲的日子,终于是在一月之后,随着公输芷依的出关而结束。
  在经过成人仪式,被公输玉山好说歹说,连哄带骗的,终于是让公输芷依暂时放下拉着秦逸尘出去的念头,闭关去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但是仅仅是一个月的时间,公输芷依已经是将自己所感悟的工匠一道上的造诣给掌握了,这让得公输玉山在头疼之时,也没有半点借口再阻拦。
  青兰山山腰,真元不断的涌荡着,似乎都是被吸引着,朝着某处翻腾而去。
  而真元涌荡的最中央,一道正盘膝坐于竹屋之前,一抹抹淡淡的真元,犹如水雾一般,随着他的呼吸,从其口鼻间进吐出。
  那漫天浓郁的真元,也是不断的随着他的呼吸,被其吞纳,这幅景象,看上去让人升起一种自然之感,看上去好不祥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