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0章 叛变的巨蟒

    “咻!”
 
    秦逸尘骑乘着巨蟒,在云雾中飞快的穿梭着。
 
    在临近广寒宫的范围之际,巨蟒的速度方才是缓慢了下来。
 
    秦逸尘皱了皱眉头,看了看后方,不知为何,他总是感觉到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那种感觉,就犹如是被暗中的毒蛇给盯着一般,让他分外的不舒服。
 
    可是,不论是他视线所致,还是神识探测,都没有察觉到半点异样。
 
    “或许是错觉吧?”
 
    秦逸尘心中低喃一声,将目光投射向了前方,一座冰晶水雾缭绕的仙岛轮廓初现在了视线的尽头。
 
    在这座仙岛的四周,水雾如同冰晶一般凝固着,犹如一块天然的屏障一般,守卫着广寒宫。
 
    望着这些冰晶,秦逸尘的面色不由的凝重了几分。
 
    身为前世能够坐在人族圆桌上的巅峰丹圣,对于广寒宫的由来,他也有所知晓。
 
    据传,原本根本没有广寒宫这块地域,在这里,原本是一方经历过惨烈战斗的战域。
 
    在这片辽阔的战域之中,鸿钧老祖大杀四方,屠戮了几百万来犯的异族,其中不乏有着圣级强者,甚至是至高强者。
 
    而又因为这场屠戮实在是太过惨烈,几百万异族身陨其中,血水将几十万里的战场都浸透,据传,因为他们冤魂不散,将这片地域变成了至阴之地!
 
    但凡进入这片地域中之人,无论修为高低,无一例外,皆是神智不清的走向战场的深处,最后化为一座冰雕,不明不白的死在其中,再也没有出来过。
 
    最后,还是鸿钧老祖出手,硬生生的移来一块地域,施展封印加持在此。
 
    至此,这块充满了邪恶的地域,方才是被镇压了下来。
 
    然而,即便如此,在这块地域之下,也是源源不断的有着冰冷的邪气散发而出,久而久之,这块地域也非寻常人等敢涉足其中。
 
    最后还是广寒宫的老祖,看出了这块地域的特殊之处,正巧她又是罕见的冰灵之体,于是在此建立了广寒宫。
 
    所以,广寒宫在三大顶尖势力中,人数最少,而且,大都以阴寒属性的女子为主。
 
    随着岁月的冲洗,广寒宫的由来早已被世人遗忘。
 
    但是,所有人都知晓,想要进入广寒宫,除非有广寒宫特有的令牌引领,否则的话,根本无法穿透那护在其周围的冰晶屏障。
 
    在那冰晶屏障的下方,据传是一片至阴至邪之地,若是不慎跌入其中,哪怕是圣人,都没有走出来过!
 
    “糟糕,忘记要快令牌了。”
 
    秦逸尘眉头一皱,此次出关,他便有些迫不及待的赶来广寒宫,望着前方的冰晶屏障,他方才是想起这件事情。
 
    “主人不必担忧,我在上任主人身旁的时候,他也经常会出入广寒宫,所以我身上有进出广寒宫的令牌。”
 
    仿若是听到了秦逸尘的话语,在其脚下的摩柯巨蟒出声道。
 
    “哦?如此甚好!”
 
    闻言,秦逸尘心中一喜,倒也没有去多想。
 
    毕竟,摩柯说的也不是没有可能,剑羽门以铸器为主,一些阴寒的武器,大都是为广寒宫之人打造。
 
    剑羽门的长老以摩柯为坐骑,经常进出这里,摩柯身上有一块令牌,倒也并不奇怪。
 
    只不过,秦逸尘并未察觉,在他话语落音之际,巨蟒的一双三角瞳之中,闪烁着一种异样的光泽。
 
    “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