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豪门文14

“真的不让我上去吗?”谢承言抓着谈衣解开安全带的手。

“不要。”谈衣干脆利落地拒绝,想到了什么似的有点脸红,“不能让你上去。”

谢承言看着他红扑扑的脸颊,心里痒痒的,可是他也知道谈衣需要休息。最近谈衣找了份工作,在一家书店当店员,虽然不是很累,但是上班时间却很早。

有了工作以后,谈衣看上去开心了许多,所以谢承言虽然心疼,却没有再对他的工作说什么。可是,自从开始工作,他们相处的时间也少了许多,如果再继续这样下去……谢承言的脑内开启霸总模式。

谈衣看谢承言默默无语,以为他因为被拒绝了而失落,不由暗暗叹了口气,伸手拉拉谢承言的领带,凑上去在他唇角轻咬了一下。

来自小刺猬的啮咬只在唇边只停留了一瞬,绵软的触感却通过嘴唇直直挠到了心口。就像被一只某种生物的小爪子抓了一把,谢承言的内心更加蠢蠢欲动,正想着不再控制地把小刺猬就地正法,谈衣却又小声地说,“下次再去你那里。”

黑亮的双眸眨啊眨,长而卷的睫毛像蝶翼般颤动,有点讨好又有点像是在撒娇。谢承言无奈了,只能轻轻用力撞了一下谈衣的额头,叹息般地说道,“好吧。”

感到脑袋被撞了,谈衣立马不甘示弱地磕回去,成功得到对方“啊”的一声叫,他哈哈笑出声,扯着眼皮冲谢承言扮鬼脸,“笨蛋。”

谢承言想气气不起来,只能捂着额头认命地去帮谈衣开车门,却忽然看到了车窗外有一个少年站在那里,正面无表情地看着车内。

是谢辰风。

谢承言的手停住了,开门的手一转,绕到谈衣背后抚住他的脑袋,谢辰风果然立马怒视向他。

“小衣,”谢承言凑谈衣耳边,红酒般的嗓音暧昧撩人,“我可以不上去,不过你得补偿我。”

“补,补偿?”谈衣罪受不了谢承言的声音,微微红了脸,假装不知道他在说什么,眼珠子上下左右地乱瞟,“补偿什么?”

“这个。”谢承言轻笑一声,托住谈衣的脑袋就吻了上去。

谢辰风猛得睁大了眼睛。早在看到谈衣坐在那个男人车上的时候,他就已经差点控制不住地想要冲过去,但是他想起谈衣并不喜欢他太干涉他的交友,只能勉强自己忍住。

说不定只是普通朋友而已。谢辰风这样告诉自己,毕竟在他离开之前,谈衣每天都会待在家里等他回来,他不可能这么快和别人有超出朋友以上的关系。如果只是普通朋友,他并不需要太在意。

可是很快,他的期望就被打破了。那个陌生的男人示威性地看着他,转头就吻住了谈衣。

他怎么敢这么做?这个来历不明的陌生男人怎么敢碰他。谢辰风气得有些发抖,但他没有动。他的心底有着微弱的希望,希望谈衣会推开身上的人,只要他有一点点挣扎,他一定会马上把他救回来。

可是谈衣没有,他还是背对着他,也没有发现他,他不仅没有任何挣扎,甚至很快就伸手揽住了那个人的脖子,身体也自然而然地贴近对方,乖顺地陷入那人怀里,充满依赖地、充满信任地任由对方向他索取。

谈衣在和别人接吻。谢辰风不想看这个画面,但他的身体却像麻痹了一样一动不动地被钉在原地,好像灵魂被抽走,只留下一具没有温度的肉|体,眼睁睁地看着他唯一的,最爱的人在别人的怀里接受亲吻。

明明他才离开一个月不到而已,为什么一切就都不一样了?谢辰风觉得自己仿佛被一点点拖进了冰冷的湖水,直到现在,他还希望谈衣能停下来,能回头看他一眼,然后告诉他,一些都是误会。

然而,这并不是误会。

那个抢走了谈衣的男人刚开始还会朝他示威性地看几眼,后来就沉浸在与爱人的亲密之中,再没有人再在意他这个局外人,四面八方奔涌而来的冰冷骤然化为根根尖锐的钢针,深深刺穿皮肤。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谈衣推开车门下车,脸上带着可爱的红潮,唇角挂着来不及褪去的甜蜜笑意,然后,他终于看到了谢辰风。

谈衣没想到会看到谢辰风,猝不及防被吓了一跳,不过马上就很高兴地表示欢迎,“小风回来啦。”

没有心虚,没有尴尬,没有任何的不自在,多么得坦然。

也是,他算什么人。谢辰风没有温度地笑了,“我回来得不是时候吧。”

谈衣惊讶地张了张嘴,皱着眉头反驳他,“怎么会呢,你这么早回来,我很高兴,这几天哥哥一直都很想你。”

“你想我?”谢辰风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你真的想我吗?”

谈衣有点无措,不知道刚回来的弟弟忽然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