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修真文

洛明轩在门派中两年多,吃的是其他弟子的剩菜剩饭,住的是人人嫌弃的破茅草屋,美其名曰——历练。

在这样的环境下,洛明轩的身体素质本就十分一般。此时,湿哒哒的衣服贴在身上,他的身材显得更加单薄,仿佛被风一吹就要倒下。满满六大桶水穿过竹竿沉沉砸下,让人忍不住地担心,他的肩膀是不是下一刻就要被压断了!

洛明轩颤颤巍巍地起身走了两步,可岸边路滑,他又体力不支,很快就不慎滑到,整个人连同六桶水在泥地里摔得七零八落。身后两人却哈哈哈地大笑出声,其中一人走上前来,一抬腿就踩在洛明轩堪堪撑起的背上。他这么明显地刁难,表情那么洋洋得意,嘴上却装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义正言辞地训斥洛明轩的体弱无用。

整个过程中,洛明轩还是一言不发,只微微侧过脸,勉强不让泥水掩住口鼻。等到背上的重量移开,他才按着泥泞的土地试图爬起来。可没想到,他才刚撑起一点点,另一只脚又重重踩下,同时伴随着的还有一阵满怀恶意的哄然大笑。

洛明轩重新跌进泥里,额头磕到旁边的石头,很快有血色渗出。他的手紧紧攥起,似乎忍无可忍,但他最终还是谦恭而缓慢地说,“两位师兄教训得是,明轩下次定然不会再犯,可否让我先站起来?”

“你站起来吧。”那弟子挪开了脚,洛明轩小心翼翼地支起身,“谢师——”

他的“兄”字还没说出口,旁边没出声的弟子却飞快地另起一脚,又把他踩进了泥里。

“他要站起来,你就让他站起来嘛。”尖嘴猴腮的弟子假惺惺地说,等到洛明轩真信了他的话要起来,他的脚却没半点含糊。

就这样,两个人你一脚我一脚,像踩蚂蚁似的踩得兴致盎然,寂静的林间满是他们欢快的笑声。

【主人主人,你不去救救男主吗?】

谈衣坐在树枝上,手微微动了动“……还不到时候。”而且就算救得了这次,也救不了下次。洛明轩身份本就敏感,如果被人发现有“神秘人”暗中帮助他,恐怕他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系统垂头丧气。

树下的欺凌还在继续,谈衣继续看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洛明轩从淤泥里抬起头来,眼瞳幽深漆黑,好像有血色般的凶光闪过,再也不是原来温软可欺的模样。

这眼神不光让那两名弟子猛地哆嗦了几下,谈衣的心口也突然间一窒,脑中凌乱地闪过一些模糊的画面,那是属于原身的记忆——遮天蔽日的森林中,无数尸体横七竖八地散落在地,一身红衣的少年满身血污,他站在尸体中间,低头颤抖着望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这时,一个雪白的身影从天而降,宛如天神一般落在他面前,朝他缓缓伸出手来。

两名弟子被洛明轩这么看着,心底不受控制地升起一股寒气,脚上的动作也停住了。尖嘴猴腮的那位反应比较快,抢先挪开了脚,硬着头皮甩下两句狠话,就拉着另一个傻大个逃命一样地飞奔出去。

在两人离开后,洛明轩才勉强站起来,他全身上下都沾满了泥与水,额头一侧鼓起一个小包,一股细细的鲜血淌下,脸上被石子划了好几道口子,头发也乱蓬蓬的,好像一瞬间就变回了曾经的小乞丐。

他还要去够旁边的水桶,还在试图想要完成今天的任务。可他今天没吃过饭,经过这一番凌虐早就透支了体力,还没迈开一步就眼前发黑,脱力地倒了下去。

在彻底昏迷之前,他看到了一双黑色的靴子。

那人慢慢地走近他,纯黑色的靴筒上有金丝缠绕,绣出看不明晰的精细图纹。他蹲了下来,红色的衣摆垂下,上面璀璨昂贵的宝石随之与泥水掺在一起。那人却并不理会,只伸出手轻轻接住了他。那是一双前所未有的温暖的手,他倒进他的怀里,在一片柔和的温暖之中闭上眼睛,鼻尖依稀闻到了淡淡的梅花香。

这是多年以来,洛明轩睡得最安稳的一次。他感到有人温柔地为他褪去破烂的衣裳,帮他洗去了一身的脏污;他感到有人在轻轻为他上药,身上东一块西一块的伤口都覆盖上了淡淡的阴凉;他感到有人抱着他躺到柔软的床上,为他轻轻盖上了拢着梅花清香的被子……

曦光洒进没有纸糊的窗口,洛明轩迷迷糊糊地醒过来,脑中一片空白。他忽然坐了起来,左看右看,却发现自己还是在门派中破旧的茅草屋里,身下也是硬邦邦的床板。

是梦吗?洛明轩怔怔地抱着被子,忽地把头埋进去,试图想捕捉到也许还有所残留的梅花香。可是没有,什么也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洛明轩更紧地抱着被子,微微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