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吸血鬼三十一

不过,肖辞的好心情没有持续多久,很快,他就被一根天外飞来的粉笔头砸中,附带一句来自讲台的威严怒吼,“肖辞!”

裹挟老师余威与笔灰的粉笔把肖辞上扬的嘴角砸塌了一半,却砸不下他荡漾的心。

肖辞态度端正地转回去了,脑袋却开始脑补起这样那样的事情,他琢磨着想,下节课是体育课,他可以申请室内篮球,这样谈衣就也能参加了。

与肖辞旋转跳跃的开心不同,沐之弦却完全是另一种心情。

在看到谈衣与肖辞默契眨眼的那一刻,绑着他心脏的那颗石头像忽然脱了缰,开始不断地往下加速坠落,他的心脏不堪重负,好像就要被这么直直拖入压抑而深重的湖底。

猝不及防地,沐之弦又想到了前几天晚上做的梦,他竟然梦到了……他的手倏地用力,手上的黑笔发出细微的“咔嚓”一响。

谈衣对旁边人的心潮涌动一无所觉,还在翻来覆去地找课本。他把桌上乱糟糟堆着的作业本一本本地拿起,找了一圈,一无所获。

于是,他又开始在课桌里挨把挨把地找。可惜他上天入地地搜罗了半天,也没发现数学书的半个倩影。

然而,谈衣不放弃,还勤勤恳恳地找来找去,越找越投入,最后差点要把自己整颗脑袋都钻进课桌里。

沐之弦冷眼看着谈衣的举动,忽然觉得自己的想法简直像个笑话,冷冷“哼”了一声,就不再看他了。

沐之弦这声哼成功唤醒了沉迷找书的谈衣,他慢慢把脑袋探出来,在老师讲课的死角偷偷暗示地说,“沐之弦,我没有带书。”

沐之弦高贵冷艳地端坐着,没有反应。

地中海老师上课讲究身体力行,讲着讲着,他就脱离了讲台,在学生中间缓缓踱起了步,眼看就要踱到谈衣旁边。

谈衣还记得上次没带书后倔强瞪空气,结果被狠批了一顿的班级先例,眼看老师就要来了,他紧张起来,只能明示:“沐之弦,书借我一起看好不好?”

沐之弦用手敲敲书页,斜睨着他,“读书不带书,你是来参观教室的吗?”

“我就是今天忘了带嘛……”谈衣偷瞄一眼老师,估算着距离,在桌子底下拉拉沐之弦的衣角求助,看上去又着急又可怜,眼眶都有点红了。

沐之弦“啧”了一声,好像受不了他,很烦似的。

谈衣气馁地低头,同时胆战心惊地听着老师越走越近的脚步声。

他只顾着紧张害怕,以至于没看到沐之弦眼里倏忽涌起又压下的淡淡笑意,也没看到他看似不耐地转过头去看窗外,却用一只手悄悄地、慢慢地把书推向了中央。

这时,与谈衣隔着一条过道的学霸小姐姐,本班班长大人递了一本书过来。

谈衣抬头一看,只见小姐姐满脸都是慈爱的笑意,“用我的书吧,我和婷婷看一本就行了。”

推着书本的手顿住了。

“谢谢。”谈衣很感激地和小姐姐道谢,附赠笑容一枚。

班长小姐姐捧着心,脸红红地说“不用谢”,转头就嗷嗷叫着醉倒在同桌怀里。

谈衣捧着书放到课桌上,正要翻到讲课的那一页,眼角余光却捕捉到,原本即将抵达中央的课本在他回身的那一刻就立刻停住,然后又状似自然地撤了回去。

谈衣:emmm……

沐之弦淡淡地垂眸,脸色不变,可是谈衣却能感觉出来,在那些表面的疏离与冷漠之下,似乎弥漫着一丝丝不易察觉的低落。

谈衣想了想,把翻开一页的书本合上,礼礼貌貌地还了回去。

沐之弦虽然眼睛看着课本,实际上却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一半的注意力神游天外,另一半则全都关注着谈衣那边。

看到谈衣还书,他愣了愣,但还是不动声色。

“我们一起看书吧,弦哥哥。”

沐之弦不动,“我为什么要和你看一本书?”他顿了顿,看着书上那个孤零零的根号三,有点赌气似的,喃喃地说,“不是已经有人把书借你了吗?”

话说出口,沐之弦才意识到自己的幼稚,忍不住有些羞耻的赧意,悄悄去看谈衣的反应,却发现他正和旁边的女同学说话。

——他根本没有注意他。

就像忽然浮到了半空中,正紧张担心的时候,一睁眼却发现自己其实站在地上。那一刻,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是连自己也说不清的失落与黯然。

谈衣不知道和班长说了什么,哈哈笑了一声,又马上捂住了嘴。

沐之弦自嘲地扯了扯嘴角,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课本上,可是除了那个亮眼的根号三,他却还是什么都没法看进去。

他这是怎么了?沐之弦茫然地想,他似乎知道理由,可是,那个理由却像前几天那个让他不愿面对的梦一样,让他不愿意面对,不敢面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