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七六章 又做掉一个啊!

“不来也罢,每次来也是心怀鬼胎。今天这事也不是什么坏事,如果真是牛有道干的,他显然是想利用宋国施压燕国。”长老摸着胡须侃侃而谈,随后琢磨着啧啧道:“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他上次杀燕使的原因,那次事后他和商朝宗对外的展示好像一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谁都知道他和商朝宗是一伙的,可双方保持的距离让燕庭有话也无法咬死了说,难以将燕使死的责任扣到商朝宗头上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司徒耀默默点头,好像是这么回事,不过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通知留芳馆那边,别拦了,他们愿意打个你死我活就让他们打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长老点头应下,快步离去通知。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然而宋国使团和燕国使团那边只是吵的凶,真给了他们机会,却都克制的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加上中途折返回来的赵森阻拦,打不起来。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身为当事人的两国使团都没有急着离去,都传了消息回去,等候各自朝廷的明示。 稻草人书屋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南州刺史府,军机重地英武堂内,不时有武将进进出出,风雨欲来,南州兵马调动频繁,正在做各项部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王爷,金州消息。”进入英武堂内的蓝若亭欣喜着喊了声。

daocaorenshuwu.com

地图前的蒙山鸣和商朝宗一起回头,并未迎接蓝若亭的欣喜,而是都看向了蓝若亭的身后。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手里扬着密信的蓝若亭僵住,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缓缓回头,只见大禅山掌门皇烈正负手站在另一面墙前,看着墙上的另一幅地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风雨欲来,燕国朝廷针对南州的大战一触即发,大禅山高层哪还能在宗门呆的住,集体迁来了府城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点蓝若亭自然是知道的,只是没想到皇烈居然也在英武堂,且缩在一边不吭声,令他一时没看到说漏了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屋内暂时的安静令皇烈缓缓回头看来,慢慢转身,微笑道:“是不是有什么机密是我不宜旁听的,是不是要我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轮椅转过来,蒙山鸣笑道:“皇掌门多心了,没有的事。” daocaorenshuwu.com

蓝若亭立马跟着反应,松了口气道:“吓我一跳,我当我身后藏了什么,原来是皇掌门。”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蒙山鸣微笑:“南州没什么机密是皇掌门不能知道的,小蓝,先给皇掌门看。”抬了抬下巴示意蓝若亭把密信给人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看蓝若亭的样子,估摸着应该是什么好消息,这种时候对南州来说,能蓝若亭如此高兴的好消息,想必对大禅山来说也是好消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反应也快,迅速做出了应对。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见蒙山鸣都这样说了,商朝宗亦微微点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蓝若亭正欲上前递上密信,皇烈哈哈一笑,摆手道:“我就随口说说,没别的意思,先看后看都无所谓。说不定是军情紧急,蓝先生还是先给王爷和蒙帅看吧,不要耽误了正事,我对战事不懂,旁观便可。”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也表现出了大方,免得说他大禅山刚来就盛气凌人,这边毕竟不是大禅山一手扶持起来的,彼此间多少还有点生分,加上牛有道那个刺头夹在中间,还是保持点尊重的好,免得大家脸上难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蓝若亭左右为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蒙山鸣也没矫情,自己双手拨动轮子过来了,商朝宗也跟了过来,蓝若亭先把信交给了商朝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皇烈其实很关心密信上的内容,能让蓝若亭失态的内容是什么呢?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心里嘀咕着,表面却故作轻松淡定,又转身看向了墙上的地图。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看过信后的商朝宗忽讶异一声,“宋国使臣涂怀玉在金州遇刺身亡,凶手是燕国使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皇烈眼皮子一跳,难以再淡定下来,猛然转身,快步走到了几人身边。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这个消息也让蒙山鸣急切了,赶紧接了信到手,看后捋须沉吟。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蒙帅!”皇烈试着伸了下手。

稻草人书屋

“哦,皇掌门请看。”反应过来的蒙山鸣立刻双手将密信奉上。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皇烈煞有其事地抖了抖双袖,也伸出了双手接信,以示对蒙山鸣的尊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看过信后,他有两重惊讶,一重是刺杀的事,另一重则是这信是牛有道发来的消息。 daocaorenshuwu.com

他当即问道:“牛有道在金州?”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这里连连向牛有道传讯,牛有道都没理会他,加之大禅山刚迁来南州,南州内部的布局都还没有落实完全,哪有精力顾到外面,暂时在金州那边还没什么耳目,所以完全不知牛有道在金州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蓝若亭道:“看信上日期和事发时间,道爷本人很有可能是在金州。”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见到了信上内容,知道瞒不下去了,只能顺势而为。

稻草人书屋

他挺后悔的,后悔高兴过头了,进来居然没留心到边上有个大活人,也不知自己的疏忽会不会误了牛有道的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边其实早就知道牛有道在金州,然大禅山的人一直在追问牛有道的下落,这边见牛有道没告诉大禅山,觉得可能有什么原因,自然也在那装糊涂,推说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