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全民公敌(1)(第2/2页)

施耐德教授拿起战术刀,惊讶地发现裂纹从刀刃部分一直贯穿到刀背,这柄精心制造的武器在刚才的斩切中已经彻底损坏了。

贝奥武夫则是一把就抓起了一截枯枝,除了木头本身的裂纹,枯枝表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而它的重量也确实像是木制品。

贝奥武夫神色凝重地放下了枯枝,“这就是世界树树枝的坚韧么?”

“我们无法确定这东西的材质,因为根本无法取样化验。”阿巴斯说,“但人类迄今还未能制造出这种重量且这么坚韧的材料。”

“可它居然被路明非折断了。”施耐德教授轻声说。

他转向一旁的古德里安教授,“恐怕我们只能做出这样的结论了,您的学生路明非,”他顿了顿,“是个某种非常危险的存在,他怀有非常纯粹的古龙血统,甚至是……龙王本身!”

古德里安教授的脸色惨白,他不是不想为自己的学生辩解几句,可面对定格的画面,他自己都觉得这话很无力。

那浑身包裹着外骨骼的怪物,背生双翼,透出天使和恶魔之间的美感,他每一次攻击都像是要把对手生生地撕碎,黄金瞳的颜色像是熔岩,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

那可以是神、魔鬼、龙王,唯独不能是人类。

“会议到此暂告段落,元老会还有些事情要讨论,其他人可以离开了。”贝奥武夫面无表情地说。

昂热还躺在救生舱里没有恢复意识,秘党的元老们纷纷归来,贝奥武夫俨然是整个秘党的领袖,校董会在他眼里只是一帮不堪大用的年轻人。

没有资格参与更高级别会议的人们纷纷起身。

“恺撒,你也去休息一下。”贝奥武夫面无表情地说,“有进一步的消息,我们会通知你。”

恺撒愣了一下,跟着其他人起身,离开了会议室。

会议室外的走廊上站满了全副武装的执行部精锐。

这是非常时期,学院呈现出军事堡垒般的森严气质,不过可能它原本就是一座堡垒,只不过以学院作为伪装。

恺撒面无表情地穿过人群。

作为新任的校董和加图索家的继承人,他原本有资格继续留在会议桌上,但他很清楚为何贝奥武夫让他离开。

因为他拒绝跟诺诺解除婚约。

家族长老们已经严肃地表达了意愿,命令恺撒解除这项婚约,加图索家的新娘怎么能跟着一个年轻男人满世界地流窜?这个年轻男人还处在被通缉的状态。

恺撒回复说如果长老们需要找老伴的话——他家里那些老家伙到底是丧偶还是一世童男恺撒无从知晓,反正看起来是群老光棍——无论他们娶谁恺撒都不会有意见。换而言之,恺撒要娶谁也不会在乎长老们的意见。

走到无人的拐角时,恺撒听见背后有人喊他。

恺撒扭头回望,阿巴斯疾步跟了过来。

“你是不是隐瞒了些什么?”阿巴斯开门见山。

“这是个很严重的指控,”恺撒冷冷地反击,“你指的是什么?”

“看过了路明非的龙化状态,诺诺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跟她同行的并不是什么被神经失常的朋友,而是个危险的怪物,难道她没有试过跟你联系?”

“我想她这时候已经带着路明非在逃亡的路上了。”

“明知道那是怪物,还是会带着他逃亡?”

“如果某个人宁可暴露出怪物的一面也要救她,她会立刻站到怪物那边去。”

“你对未婚妻似乎没什么信心。”

“谈不上,换了我我也会这么做。”

阿巴斯愣了一下,耸耸肩。

恺撒的回答太直接了,让他无法继续追问下去。

“你觉得我们能从那家伙嘴里挖出点情报么?”阿巴斯问。

恺撒沉吟片刻,“可以试试,不过我们得有提审他的许可,而且这个人非常狡猾,稍微不小心就会被误导。”

“正好贝奥武夫先生给了我这个。”阿巴斯亮出一张电子加密的通行证。

恺撒愣了一下,笑了。

他明白了阿巴斯的来意,并非质问,而是邀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