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全民公敌(3)

诺诺没法给邵一峰解释这种伤势的成因,因为那太匪夷所思了。龙化之后的路明非有着惊人的愈合速度,所有进入他伤口的碎片都被再生的细胞包裹起来,他带着这些碎片一直和奥丁恶战,整场战斗下来,身躯等于被摧毁又重建了好几次。 www.daocaorenshuwu.com

诺诺缝合完最后一道伤口,自己也累得头晕目眩,她缓缓地退后,在沙发上坐下,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稻草人书屋

“你不会说出去吧?”她问一旁的邵一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一峰使劲摇头,“我要是说出去,死爹死妈死全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被这个毒誓惊到了,转头看了一眼邵一峰,邵一峰正哆嗦呢。

daocaorenshuwu.com

诺诺忽然明白过来,苦笑了一下,“我不是要杀你,我们有种针剂,注射之后目击者就会忘记48小时内发生的事。”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低下头,就此睡着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一峰也跟着睡了过去,他虽然有意欣赏师姐的睡姿,可他也实在是累垮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六个小时之后邵一峰醒来,卧室已经收拾完毕了,沾染了血迹的窗帘、地毯和床单全部都被更换了,除了依旧伤痕累累昏睡不醒的路明非,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洗手间里,诺诺用自己配置的化学试剂焚烧了那些纺织品,通过下水道把灰烬冲走,手法非常娴熟,邵公子不免猜疑师姐到底是服务于CIA还是摩萨德或者军情五处,看起来杀人越货毁尸灭迹对师姐来说都是日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么想来固然觉得有些后背发凉,却也感觉师姐的魅力又大了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完事之后诺诺把路明非托付给邵公子,表示自己还有些事要处理,就出门去了,到现在为止已经离开12个小时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很快就沉睡过去,可邵一峰睡不着,满脑子想着自己是不是卷进了什么跨国的间谍事件。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并不认为诺诺会做坏事,顶多也就是做一些暂时不能告诉警察、但最后会被证明为有利于全人类的事。能在这种事上为师姐出一把力,邵公子觉得与有荣焉,没准还能拉近他和师姐之间的关系,毕竟如今他邵一峰也是局内人了。 daocaorenshuwu.com

为了亲近女演员,邵一峰也有一间电影公司,但想起自己公司制作的那些电影,没有任何一部有眼下他正亲身经历的事情那么酷那么带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公子觉得自己身处暴风雨降临之前的宁静中,深呼吸,对未来充满期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巴斯验证了指纹和虹膜,刷了通行证,后退。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沉重的圆形钢门自动运转起来,十六道锁舌同时缩回门的内部,气压机推动着钢门缓缓打开。

daocaorenshuwu.com

冰窖,卡塞尔学院储藏各种炼金制品的仓库,康斯坦丁的龙骨原本也存放在这里,但就在不久之前冰窖被入侵,龙骨遗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冰窖依然是卡塞尔学院中最安全的区域之一,外面的人很难进来,里面的人当然也很难逃出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巴斯和恺撒并肩踏入冰窖,立刻听到了打呼噜的声音。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人对视一眼,看来他们的俘虏心态很好,这么优质的睡眠,会令那些如坐针毡的校董们妒忌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两张坚固的金属躺椅,一边是被青铜锁链牢牢束缚住的副校长,或者说炼金术宗师弗拉梅尔导师,另一边则是穿着拘束衣、浑身被皮带扣紧的某位男子,他们从中国带回的俘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们找到这家伙的时候,这家伙正在尼伯龙根中的高架路上步伐矫健地奔跑,后面带着一个军团的死侍,像是一位出色的马拉松选手。准确地说他并非被恺撒和阿巴斯俘虏的,当时他高举着双手冲恺撒和阿巴斯的车冲过来,高喊会长救命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学生会前新闻部部长,芬格尔·冯·弗林斯。

daocaorenshuwu.com

恺撒和阿巴斯来到芬格尔的躺椅前,正考虑怎么开始这场审讯,芬格尔睁开了眼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你们是带着问题来的,可以先不必问了。”芬格尔淡淡地笑。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阿巴斯心说恺撒说对了,即使骗子也会有自己的底线,路明非就是芬格尔的底线,他们曾在一间寝室住过,一起在世界各地疯跑,一起经历了太多的事。

稻草人书屋

“让我先说!我有很多要招供的!你们不来我都快憋死了!路明非那个人面兽心的东西!我早知道他没有好下场,一定会被我们秘党的正义铁拳毁灭!”芬格尔忽然提高声量……何止提高声量,简直是发出了雷霆般的正义呼喊。

daocaorenshuwu.com

“我是卧底啊!我是校长派去监视路明非的特派员啊!大家自己人!自己人!”

daocaorenshuwu.com

“我再也看不下去校长对路明非的庇护了!这是引狼入室!这是放虎归山!我今天就要检举揭发!”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

www.daocaorenshuwu.com

阿巴斯愣住了,缓缓地转头看向恺撒。这是什么路数?这是什么姿势?这还用得着什么言语恫吓刑讯逼供?如果不是被拘束衣牢牢地捆住,这位早已经跪下来舔他们的鞋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