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全民公敌(4)

这显然是个偷录的视频,画面还算清晰但角度别扭,显然录像设备被藏在某个不容易发现的角落里……恺撒不由自主地扭头看了一眼,他是在看那个放置录像设备的位置,画面上的场景毫无疑问就是这间办公室,而那个用来录像的东西,就放在书架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画面上是两个隔着办公桌而坐的人,昂热和芬格尔,两杯红茶里的蒸汽袅袅地上升。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显然是一场非常重要、双方也都非常谨慎的对话,每句话后面都有长时间的沉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的年轻人这些天还好么?”对话从昂热开始。

daocaorenshuwu.com

“不太好,情绪低落,小龙女的死让他觉得悲伤,他在怀疑自己杀的到底是什么,在他眼里,人类和龙类之间的界限变得模糊了。”芬格尔难得地正经。

daocaorenshuwu.com

“耶梦加得并没有死在他手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他是参与者,他就是这样的人,表面上什么都不在乎,可心里背着很多事,像个骆驼。”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安慰他,让他不必多想,接下来会有越来越多的龙王复苏,他会变得很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他不必多想,说起来简单,可我该怎么做?他觉得小龙女是他的朋友,没准还是他憧憬过的妞儿,可忽然有一天他的朋友变成了龙王,是毁灭世界的灾难元凶,他得拎着刀去杀了她,换了谁都会有心结。”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有些心结本来就是无解的,只有时间能帮我们找到答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遗忘算是一种答案的话,您说得没错。”芬格尔站起身来,拿起一顶难看的帽子,掸了掸灰戴上,“告辞了校长先生,希望这件事能早点结束,我好毕业走人,请安排我去一个热带的分部,要有漂亮女孩子和阳光的地方,我不想再鬼鬼祟祟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芬格尔转身离开,昂热一直看着他的背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说路明非有心结,那你呢?”昂热在芬格尔背后发问,“你们叫她小龙女,她也算是你的朋友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怎么会没有呢?那么好看的女孩子,性格也好,我也想过要泡,只是还没机会泡上而已,忽然间就成了龙王,然后就死了。”芬格尔半转身,看着昂热,“可我有心结也只有憋着,我就是校长您的工具,工具是不需要有想法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昂热点了点头,“很好。”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芬格尔却没有走,凝视昂热良久,“那么路明非在你眼里是什么呢?您最优秀的学生?命中注定的救世主?还是儿子一样亲的小宝贝?您只是让我盯着他,却连他是谁或者什么东西都不告诉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次昂热沉默了很久,“他也是一件工具,跟你的区别只是用处不同,他的用处,是结束龙族的历史!” www.daocaorenshuwu.com

芬格尔摘下头上的帽子,行鞠躬礼。像是中世纪的骑士发誓效忠君王。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视频到这里为止,观看视频的整个过程恺撒和阿巴斯都保持着沉默,相比他们从中国带回来的视频,这个视频显得太过平淡,但是震撼程度更甚。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段视频对他们稍微揭示了某个巨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关系到……龙族历史的终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秘党都清楚希尔伯特·让·昂热的为人,这个老人因为挚友们的死而对龙类怀着巨大的恨意,很多人说他之所以变成今天这样的强势人物,以及在校长之位上恋栈不去,就是发誓要在他的有生之年把龙族连根铲除。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昂热到底想要怎么铲除龙族,却没人知道,他多数时候还算是一个勤勉的校长,教书育人,管理校务,对校董会汇报——只是有时候汇报方式显得有点蛮横,他甚至还把很多时间花在了古董收集和红酒红茶品鉴这种风雅爱好上。

稻草人书屋

难道昂热真觉得在校长位子上这么耗下去就能把龙族耗灭亡了?他身边的人都有类似的疑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然而从这段视频看来,某个毁灭龙族的巨大计划早就展开了,如同冰下的暗流,而要实现这个不可思议的目标,他却要通过一个年轻人的手——路明非,这到底是个什么人或者什么东西,想起来越发令人不安了。

daocaorenshuwu.com

“就是校长要我死死地盯住路明非,我既是他的保护者也是他的监视者。他有任何异动,我都要向校长汇报。”芬格尔说,“他要是有什么麻烦,我还得负责给他擦屁股。有时候这家伙还超能惹麻烦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所以你是校长安排在路明非身边的眼线。”阿巴斯说。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男保姆,准确地说,一个称职可靠低调的男保姆。”芬格尔叹气,“陪他喝酒是我,陪他泡妞也是我,他失落的时候给他当精神导师的还是我,他在学院这边出了事,我立刻就把学院派来古巴找我的专员们都挖坑埋了,千里迢迢去帮他平事儿,你说我怎么不是男保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校董会和执行部都不知道你的身份?”恺撒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