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全民公敌(8)

这个秘书是邵一峰非常信得过的人,可是让秘书看见床上包扎得跟粽子似的路明非,漏了口风怎么办?这个在精神病院认识的哥们想必是师姐的拍档,要是警察找上门来把他给抓了,没准会牵连到师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拍出一叠现金在秘书脸上让她保守秘密?恶狠狠地把秘书推倒在床上……这秘书虽说也颇貌美但邵一峰对身边的工作人员倒还不至于抱有什么邪念,他是考虑要捆上她把她塞到储藏室里去,不能让她出去胡说八道。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一瞬间邵一峰的脑子里转过无数的念头,直到秘书递来一张卡片,“邵总,您师姐已经走了。她让我等您醒来的时候把这个交给您。”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邵一峰这才注意到旁边的床上已经空了,埃及长绒棉的床单上连折痕都看不到,好像过去的24个小时只是他的一场梦,梦里他为师姐施展浑身解数就差变出三头六臂了,而且激动万分,觉得自己偷窥到了一个秘密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师姐出生入死拯救世界。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现在那个梦结束了,他坐在自己卧室的沙发上,这个细雨蒙蒙的早晨就像以往的早晨一样平平淡淡,甚至没有一个酥胸粉腿的女孩睡在他旁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姐和神经病院的那哥们都走了,他现在很安全了,不用担惊受怕了,可不知道为什么,邵一峰觉得有些失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邵一峰接过那张卡片,卡片上是一封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小峰: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们在这边的事已经结束了,该走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谢谢你帮忙,以前可能有欺负你,对不起。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好好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陈墨瞳” www.daocaorenshuwu.com

那歪歪斜斜的字迹肯定是诺诺无误,她在中国生活的时间并不多,很少写中文,字体就是这样的蹩脚。语气也是她惯常的语气,透着无所谓。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样短短的一封信,邵一峰却读了很久很久。信从他的手中滑落,邵一峰呆呆地看着窗外的细雨。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总您怎么了?”秘书看邵一峰神不守舍的样子,不由得担心。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忽然有种感觉,师姐不会再回来看我了。”邵一峰低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总您想多了,陈师姐以前也是这么忽然就来忽然就走啊,这次还特地给您留了信呢。”秘书赶紧宽慰他。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从没跟我说过对不起,还叫我好好的。”邵一峰的语气像个小孩子,“她从没对我那么好过。”

www.daocaorenshuwu.com

秘书愣住了,她没想到邵一峰居然也会有这么敏感的时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能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是敏感的,只看你是否真的在乎那个人那件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总您别想太多……”秘书斟酌词句,想要安慰老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师姐什么时候走的?”邵一峰腾地站起身来,“她是哪个航班?快叫司机送我去机场,我还来得及送送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您师姐是开车走的,她问我能不能借一辆适合越野还查不出来历的车,您上个月不是从德国买了台还没上牌的走私车么?我想师姐要借车您肯定不会不同意,就自作主张把那台车的钥匙给她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把我的车借给师姐了?”邵公子直愣愣地看着秘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秘书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不明白老板这是怎么了,会为她借给诺诺一部车来逼问她。她借给诺诺的那部车虽然价格不菲,但跟邵一峰以前出借的法拉利和兰博基尼还不是一个价位,难道说那台车有什么特别之处,是唯一限量版什么的,邵一峰甚至不舍得借给诺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下一刻邵一峰就恢复了精气神,激动得摩拳擦掌,“借得好借得好!师姐那么靠得住的人,怎么会借了我的车不还呢?就算她把我的车撞成废铁了都会给我运回来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一峰高兴地在卧室里转圈子,“我就怕她跟我客气,她要肯跟我借车,那就是没跟我见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秘书呆呆地看着这位公子,无言以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邵总,今天去公司么?”秘书问,“您今天还真有一个重要的会,取消了怕不好。” daocaorenshuwu.com

“上班上班,我这游手好闲的,师姐也看不上我对不对?”邵一峰奔向衣柜,拿出几根颜色不同的领带在自己领子上比划,忽然想起了什么,“诶对了,上次来我办公室那个屠小姐……屠什么来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屠小姣。”秘书提醒。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对对,那个很那个什么的女演员。”邵公子在自己胸口比划两下,明确无误地表示屠小姣叫什么名字并不重要,在他记忆里就是个胸很大的妞,“怎么也不跟我打个招呼就走了?给她经纪人打个电话,今晚叫出来陪我喝几杯。”

daocaorenshuwu.com

邵一峰系上领带,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秘书,忽然龇牙,尴尬地笑笑,“这不师姐不在么?可别在师姐面前给我多嘴!” 稻草人书屋

邵公子兴冲冲地出门去了,秘书拿起被他忘在床头的那张卡片看了一眼,轻轻地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