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故人(2)

阿尔法缓缓地说:“他是家族的继承人,为家族生育纯净的后代是他的责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就像一窝蚂蚁,每个蚂蚁都是为了蚂蚁窝存在,兵蚁的工作是战死,工蚁的一生就是采集,公蚁的工作是交配,蚁后的工作是产卵。”庞贝抬眼看着阿尔法,“我和恺撒就是公蚁对吧?说起来也不错的样子,只需要传宗接代,我喜欢传宗接代,但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只喜欢过程不喜欢结果。” daocaorenshuwu.com

“不,”阿尔法厉声说,“我们怎么会是那种低等的存在?我们是火焰的传承者!我们是世界的继承者!加图索家伟大的灵魂,注定不朽不灭!”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我们那么厉害呢?”庞贝揶揄。 daocaorenshuwu.com

阿尔法脸上的怒意一闪而没,他克制了自己的情绪,声音重又变得温柔,“庞贝,我们是古老的家族,我们传承伟大的意志,这是我们共同的责任,你早该明白这一切,在你成为家主之前。将来你的位置会在我的旁边,再将来恺撒的位置又会在你的旁边。我们可以成神,我们可以不朽,我们会分享荣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就没有问过我想不想坐在你旁边么?像个干尸或者吸血鬼似的,跟年轻人大谈荣耀和不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阿尔法一愣,正想发火。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有点厌烦你们了,”庞贝接着说了下去,“有时候我想,为什么不在你们躺在休眠舱里的时候,给保存你们的冷库里灌满水泥呢?那样我就自由了,想做什么做什么。”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老人们集体陷入了沉默,这句话听起来真不像玩笑,更像是赤裸裸的威胁。但庞贝却又是会开这种玩笑的人,在历任家主中,他就是这样癫狂不可控的异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无奈的是他们确实需要这样的一个疯子,弗罗斯特已经不在了,他们需要借这个疯子的手来控制加图索家庞大的产业……远比世人想的更加庞大。

稻草人书屋

“庞贝我亲爱的孩子,在你的位置上还有什么事是你想做而不能做的呢?你已经有了自由,世界上最大的权力和自由。”阿尔法沉默良久,还是决定怀柔,他用了轻柔但不失威严的语气,“加图索家族的主人,本就是这个世界的主人,除了那黑色的主宰,再没有你的对手。”

daocaorenshuwu.com

“最大的自由,跟权力一点关系都没有。”庞贝笑笑,“最大的自由是决定自己的生活,哪怕那生活再荒诞可笑。也许是在跟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睡过觉后醒来,用烈酒把自己灌到只剩下最后一点神智,然后独自登上一架飞机。”

稻草人书屋

“独自登上一架飞机?”阿尔法不解。 daocaorenshuwu.com

“飞翔,飞到耗尽所有的燃油,”庞贝丢下那朵玫瑰,起身向外走去,“然后撞死在一座山上,随便什么山都行。” www.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庞贝走出修道院的时候,拉丁美人正给自己抹防晒油。看到庞贝出来,她眉间眼角都是媚意,靠在车门上,POSE自然而然摆好了,身段玲珑妖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庞贝却没有看她,而是眺望着远方,看起来略有些忧郁。这种忧郁让他显得更具魅力,拉丁美人搂住他的脖子,“怎么了宝贝?”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亲爱的,看起来我们不得不分手了。”庞贝凝视着她。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亲爱的庞贝,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么?”拉丁美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心里也是不信的,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男人一边跟你说着分手的事一边还色色地摸着你的大腿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确实有很不得已的原因。”庞贝抚摸着那丝绸般光滑的长腿,语气却有点伤感。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的家族不认可我们的关系么?”拉丁美人猜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庞贝十五分钟前还激情似火,进去拜会家族的长辈,出来之后就提分手,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家族不同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不过那也不是没有转圜的余地吧?只要庞贝真心爱她,什么困难克服不了?当年温莎公爵为了娶辛普森夫人,可是连皇位都放弃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拉丁美人紧紧地搂着庞贝,凝视他的眼睛,想着怎么发动柔情的攻势。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不,我跟老家伙们介绍我的女朋友干什么?因为我忽然觉得人生苦短,谁知道我什么时候就死了呢?”庞贝叹气,“可是这世界上还有很多美好的女孩我还不认识呢!我得抓紧时间啊!”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他在拉丁美女唇上轻轻一吻,转身走进了苜蓿地。 daocaorenshuwu.com

拉丁美人疑惑着庞贝进苜蓿田是要做什么,却发现庞贝越走越远,再也没有回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个男人竟然真的就这么走了,那轻轻的一吻就是告别了。蓝色的天空和绿色的苜蓿田之间,他那白色的背影莫名其妙地透着点孤单,像是沙鸥独自翱翔在天海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