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故人(4)

楚子航又看了面具一眼,鼓起勇气点点头,“是,他戴着这个面具,看不到他的脸。”

稻草人书屋

诺诺把手中的面具递到镜头前,给了一个近景的特写。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们遇到奥丁之后发生了什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爸爸跟奥丁好像认识,但不是朋友是敌人,他们打起来了。爸爸叫我开车走,我就开车走了,但我没开多远就转头回去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转头回去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害怕……怕爸爸出事……”楚子航低下头去,“后来的事情我就记不清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你记不清的那个时间点到你见到我的时间点,你感觉中间有多长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像就是那么一下子,我开着车回去找爸爸,我再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姐姐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货还非常坚定地叫诺诺姐姐,叫路明非哥哥,尴尬了一段时间之后,诺诺和路明非也就接受了,但路明非还是叫他师兄,习惯了不好改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接下来又问了很多的问题,甚至包括了遇到奥丁的当天楚子航上课的情况,楚子航说那天他们英语考试,甚至明确地讲出了其中的几道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即使混血种的记忆力远超常人,但也不至于说很多年前的考题现在都记得,可能对于楚子航而言那场考试确实就是发生在不久之前。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也确认了那真的是仕兰中学考英语的路数,楚子航说题目中有一道是用英语介绍你最喜欢的作家,路明非立刻就闻出了David Zhang的味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仕兰中学的王牌英语老师David Zhang,一个地道的二鬼子,人家叫他中文名字他都会不高兴那种,最喜欢出这种不着边际的题目,他看心情给分。 稻草人书屋

一般学生知道David Zhang的癖好,第一推崇大英国,第二才是大美国,其他国家在他眼里都不入流,所以能写雪莱就别写肯明斯,能写海明威就别写陀思妥耶夫斯基。

daocaorenshuwu.com

只有路明非例外,路明非说我最喜欢的作家是ARAKI HIROHIKO,日本鼎鼎大名的漫画家,牛逼、厉害、强就一个字!答题中还夹杂着大量日语音译的英文词汇,什么kamehameha、chakela之流,气得David Zhang暴跳如雷,给他判了个零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作者注:ARAKI HIROHIKO:荒木飞吕彦,日本著名漫画家,代表作《乔乔的奇妙冒险》;kamehameha,龟派气功,出自《七龙珠》;chakela,查克拉,出自《火影忍者》)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整个问答过程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楚子航问无不答,虽然看得出这对他来说并不轻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任何一个人一闭眼一睁眼发现世界全变样儿了,自己一个十五岁的灵魂装在成年人的身体里,醒来就被带着满世界逃亡,都不会轻松。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累了吧,累了就睡一会儿。”诺诺结束了录制,摸摸楚子航的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子航温顺地点点头,诺诺从旁边的柜子里拿出枕头和毯子给他,他直接就睡在了柔软的地垫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对诺诺非常信任,大概是因为摘掉面具之后看到的第一个活人就是诺诺,就像小鸭子孵化出来先看到谁就认谁当妈妈——当时路明非虽然也在场,可是个狂魔的样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帮他把毯子的边角掖好,调暗包间内的灯光,温柔耐心得让路明非有点意外。不过想来这女孩也是个路边会捡流浪猫狗的,当年看到路明非这条败狗就捡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说是包间其实面积很有限,七八平米的一间小屋子,地下是沙发垫那样柔软的地垫,一个张矮桌,一台电脑,一个柜子,既可以上网,也可以睡觉。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在日本是常见的网吧,当年路明非他们曾光顾过的那家才是另类的。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住网吧在日本也不是个稀罕事,二次元死宅或者赶不上末班车回家的上班族都会住网吧,楼上的自动贩卖机能解决客人的一切需求,既可以买泡面买水果,也可以买衬衣买丝袜,还有投币式的洗澡间和洗衣房,原理上你一辈子住在网吧里都不会有问题,关键是还物美价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日本人非常忌讳打搅别人,都是轻手轻脚地入住,轻手轻脚地离开,互相很难碰面,隐蔽性很好,适合他们眼下的需要,就是睡觉的时候有点挤。

稻草人书屋

诺诺回看了一遍刚才录的东西,又看了看楚子航,确信他已经睡着了,这才走到路明非旁边坐下。包间太小,他们不得不挨着,不过这样也好低语。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只有十五岁以前的记忆,那个晚上,他开车想跑,但还是因为担心父亲返回,他死在了那条高架路上,所以他的时间线到那里就停止了。”诺诺低声说,“我们找到的是一个游荡在生死边缘的鬼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能吃能睡,比我更像一头猪,我实在看不出他身上有一点鬼气。”路明非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