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故人(5)

路明非愣住了,在这间网吧住了好几天了,从没打开过这扇窗,也从没想到东京天空树距离他那么近。

daocaorenshuwu.com

心里刚刚涌起的那点“小确幸”退潮般没了,路明非呆呆地望着东京天空树,他曾去过那里,带着另一个发色有些暗红的女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楼下传来汽车喇叭的声音,日本人很怕打搅别人,街面上很少有人这么嚣张地鸣笛。路明非往下看去,一个黑风衣、戴墨镜的男人靠在大红色的跑车上,正吐掉嘴里的烟蒂,扬手跟他打招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的瞳孔微微收缩,每一条肌肉和神经都无声地绷紧,整个人像是拉开的硬弓。 www.daocaorenshuwu.com

楼下的人是乌鸦,源稚生当年的跟班,听说如今已经是蛇岐八家里说得上话的大人物。路明非来东京最想找的人就是乌鸦,但他不敢打电话,如果说蛇岐八家里他只剩下一个朋友的话,那应该是乌鸦。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他还没有找到乌鸦,乌鸦先找到了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好久不见,聊聊?”乌鸦缓缓地拉开自己的衣襟,“我没带武器,连把指甲刀都没带。” 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沉默了很久,点了点头,乌鸦不是一个人来的,虽然整条街上看起来空无一人。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十五分钟之前,诺诺和楚子航还在录像的时候,大红色的跑车停在了这间网吧的门口。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乌鸦并不下车,而是点燃了一支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网吧老板走了出来,冲乌鸦深鞠一躬,没有说任何话,扭头走向小街的尽头,跟在他后面的,是店里所有的服务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家营业到凌晨四点的章鱼烧店,老板刚才还在热火朝天地做着章鱼烧,忽然就收敛了笑容,遥遥地跟乌鸦鞠个躬,关闭了电炉。服务生和刚才还在吃着章鱼烧的几位客人都跟着他,走向了小街尽头。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居酒屋、便利店、柏青哥店……这些做夜间生意的店面都毫不犹豫地中断了营业,几分钟内,整条街就被清空,只剩下那些店牌还在闪烁,不知哪家店里传来隐约的、悠扬的老歌。

www.daocaorenshuwu.com

踏着歌声,身穿黑色风衣的男人们进了场,衣摆被风吹起的时候,露出浮世绘般灿烂的衬里。他们高效而沉默地占据了网吧附近的有利位置,藏在阴影中,手中长刀闪烁着凄冷的光。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乌鸦那支烟抽完了,布置也完成了,他点点头,表示满意。这就是新的执行局,他亲手带出来的队伍,效率不逊于源稚生曾经领导的那个执行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片刻之后,乌鸦出现在路明非的面前。长长的走廊,两个人遥遥相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站在路明非的背后,靠着墙,手中提着冲锋枪,楚子航已经被唤醒了,此刻正躲在路明非左手边的包间里,正把拉门拉开了一道缝往外偷看。

www.daocaorenshuwu.com

乌鸦上楼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已经看过周围的所有包间,都是空荡荡的。难怪他们很少见到别的客人,想来整间网吧就是一张捕兽网,猎人一直耐心地等着收网。

daocaorenshuwu.com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朋友吧?”诺诺的语气里带着揶揄。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乌鸦认真地看了诺诺几眼,微微鞠躬,“佐伯龙治,现任日本执行局代局长,曾经跟路君并肩战斗过。”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转而看向路明非的时候态度就没那么好了,“你居然带着刀来跟我见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手中提着短弧刀,虽然没有摆出咄咄逼人的姿态,但态度很明显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在这栋建筑附近至少布置了五十个人,都是日本执行局的精英,你们是白王血裔,我可不敢掉以轻心。”路明非说到这里停顿片刻,凝神细听,抬头仰望,好像目光能穿透屋顶,“哦还有直升机,我想你在直升机上布置了狙击手,对吧?附近的高楼不多,狙击手没有好的位置,出动直升机就不一样了,几乎没有射击死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的听力比不上释放“镰鼬”的恺撒,但如果沉心静气地听的话,方圆500米内的动静都能掌握。太安静了,除了风声,而那风声来自这座建筑的正上方,显然是一架直升机的旋翼发出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以前你可没那么厉害。”乌鸦点点头,“说得不错,今次出动的是执行局新组建的鹤组,收编了很多原来猛鬼众里的狠角色,如今你是真正的S级了,想要抓你我们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所以我们不再是朋友了?”路明非低声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虽然是明摆着的事情,但他还是想要个回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是问你和我,还是问你和蛇岐八家?”乌鸦反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皱眉,对这个问题有些不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你跟蛇岐八家,当然不是,蛇岐八家是秘党的分支,你是秘党的敌人,自然就是蛇岐八家的敌人;但你跟我当然是朋友,所以带队来抓你们的人是我而不是其他人。”乌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