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鲸歌(1)

阳光充沛的下午,正是野餐的好天气。草地上摆起了白色的餐桌,还铺着亚麻桌布,恺撒、阿巴斯和芬格尔三人围坐,喝着下午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恺撒喝的是加了威士忌的爱尔兰咖啡,阿巴斯喝着锡兰红茶,芬格尔面前则摆着奶酪蛋糕、栗子蛋糕、核桃布朗尼蛋糕、烤松饼、烤牛角面包、烤吐司配鹅肝酱、还有粉色和绿色的马卡龙……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芬格尔埋头狼吞虎咽,恺撒和阿巴斯都望着辽阔的湖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是校园里最适合喝下午茶的位置,望出去视线毫无阻碍,山下那片波光粼粼的大湖看起来就像海,红松林在风中缓慢地起伏,万壑松风。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以往想把下午茶的餐桌架在这里,得跟餐厅管理员预约,不过眼下整个校园空荡荡的,连个鬼影都看不到,就算他们要在校长办公室开香槟派对都没人管。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个月前,随着全球缉捕路明非和诺诺的命令下发,整座学院瞬间就空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执行部精英们和高年级的学生们都集中在各地的分部,24小时待命,能战斗的教授们也加入了追捕,基本的教学都无法维持,低年级的学生们被暂时遣散回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恺撒、阿巴斯和芬格尔却是例外,他们既不必参与追捕,也不能离开校园,他们得到的指令是“原地待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通俗点说叫“坐冷板凳“,如果一个NBA球员连续一个赛季坐在冷板凳上,下个赛季大概就难免被贱卖掉的结局了。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我坐冷板凳的原因很明显,但没想到还有阿卜杜拉·阿巴斯陪着我坐。”恺撒说。

daocaorenshuwu.com

“我想元老会也在怀疑我到底是什么东西吧?”阿巴斯耸耸肩,“在你未婚妻所认知的世界里,我根本就不存在,我的位置属于一个名叫楚子航的男人,他才是你们的朋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路明非认知的世界。”恺撒纠正,“诺诺是被他影响了。怎么?连你也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份?”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真的,怀疑过,我居然连续想过几天晚上,想我的童年,想我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想要找到自己存在的证据。”阿巴斯苦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打电话问问你父母,还有你小时候的朋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是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那间孤儿院已经倒闭了,院长死掉了,院长自己就是个孤寡老人,我跟小时候的朋友都断了联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看起来还真可疑。”恺撒淡淡地说。

稻草人书屋

“听起来是可疑,可我是个记性很好的人,往事记得很清楚。我记得那些跟我一起长大的孩子,记得那位对我很好的老院长,连老院长抽的那种阿拉伯水烟的味道我都记的很清楚,柑橘和柠檬的味道,加一点点酸樱桃。”阿巴斯说,“我还回忆了很多很多事,包括我们俩在伊斯坦布尔比赛喝茴香酒、喝到两个人都爬不起来的那个晚上,难道都是虚构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还记得那种茴香酒的味道,烈得像是被割喉。”恺撒笑笑。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是他们两人第一次合作执行任务,发生在二年级那年。学院大概是考虑到要缓和两大学生团体之前的关系,派两位会长一起执行任务。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初出茅庐的时候谁都容易犯冒失,于是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出了点小问题。到底是什么问题并不重要,总之结果就是他们俩都被大口径手枪指着太阳穴,面对面跪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如果是今天的他们,就算被枪指着头也有很多办法脱身,但那时候无论恺撒还是阿巴斯的作战技能和言灵掌握都没有今天那么成熟,确实是面临着头颅爆炸脑浆横飞的下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对方的首领做着一门偏门生意,贩卖龙类血清给某些组织制造嗜血的战士,因此才会招惹上秘党,也是因为做这门生意,他对混血种有所了解,对于捕获加图索家的继承人非常欣喜。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想挑战一下这位加图索家继承人的底线,就给了这两个年轻人一个机会,一柄能装六发子弹的左轮枪,只装一发子弹,双方轮流向对方开枪,谁打死了对方,就能活下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说白了就是惊险的俄罗斯轮盘赌,首领想看看恺撒在死亡面前还能不能保持住他贵公子的风度。

www.daocaorenshuwu.com

恺撒先发,他提枪看着阿巴斯,说如果你死掉我会帮你报仇的,杀光这些家伙你觉得怎么样?两人对视片刻,阿巴斯点点头说可以。恺撒用枪顶着阿巴斯的左胸开枪,但不是一枪,而是一枪接一枪。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首领先是诧异,继而狂喜,他觉得自己看清了这些混血贵族的底线,吹什么牛,讲什么正义,那些道貌岸然都是假的!生与死二选一的时候,恺撒想的居然是杀掉战友换自己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