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鲸歌(4)

乌鸦拉开沉重的铁门,“橘政宗,或者说赫尔佐格留下的东西都在这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门背后是一间巨大的仓库。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仓库隐藏在东京市内某个不起眼的地方,想要摸到门却很麻烦,如果没有乌鸦带路,就算知道这里有间仓库,他们只怕也会迷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第一眼看见的却是一件染血的黑色风衣,穿在一个无头的模特身上,腰间还挂着佩刀。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知何处的风来,衣角飞扬,路明非有点恍惚,觉得那个人就站在那里,固执地要当正义的朋友。

稻草人书屋

“那是源稚生的衣服。”路明非说,“怎么会在这里?”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只有家族内部的少数人知道赫尔佐格是个恶魔,对家族低层的孩子们,我们说橘家家长橘政宗为救大家长壮烈地牺牲在地下车库里了。”乌鸦面无表情地说,“所以你们住的那间神社后面还有橘政宗的假墓碑,他和大家长的遗物被收藏在一起,还给这里起了个名字叫‘师生藏’。偶尔还有人来这里凭吊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立刻就明白了这么做的用意。蛇岐八家是个成员众多的组织,维护这样一个组织,最重要的是威信。如果低层的社团成员们知道造成那场灾难的人其实就是橘家的家长,那么家族高层的威信会受影响,家族的管理也会有麻烦。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这大概就是大人的世界吧?真搞笑,分明那是家族高层恨不得从地狱里拖出来再杀一千遍的人,却得逢年过节去拜祭他,收藏他的遗物,就差给他树碑立传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让大家长在这里守着也好,要是世间真有鬼魂这东西,有他守在这里,赫尔佐格的鬼魂别想从这里跑出去。”乌鸦说着往里走,“只有外面这些是大家长的东西,他的东西本来就不多,里面几间全都是赫尔佐格的收藏,这家伙居然是个收藏家,从奈良时期的佛像到古典主义的春宫画他都收藏,还有大约5000部的善本书,6000张绝版的黑胶唱片,沙皇御用珠宝匠法贝热制造的复活节彩蛋这里有8枚,古董机械表大概有600块……”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不用乌鸦介绍,路明非和诺诺也能体会到赫尔佐格的收藏之庞大,他们穿行在长长的走廊里,两边都是高到屋顶的架子,架子上的陈列品琳琅满目。

www.daocaorenshuwu.com

西方神话里说龙是热爱收藏珍宝的生物,它的巢穴应该就是这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贪婪。”诺诺低声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还用说?贪婪、卑鄙、又恶心的虫子!”乌鸦冷冷地说。

稻草人书屋

“这是什么?”路明非指着一张桌子上的箱子。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劝你别打开看,里面装满了头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头发?”路明非一愣。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老东西对于女人有很旺盛的兴趣,完事了他会保留一缕那个女人的头发。别误会,不是什么定情信物,为了灭口他经常会把女人干掉,他留这些头发是作为战利品,就像食人部落保存敌人的头。”乌鸦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打了个寒战,胃里一阵抽搐,有点想吐的感觉。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进入这间仓库开始,她就动用了侧写的能力,在自己的脑海中重建赫尔佐格这个人物,他的智慧、他的残暴、他的贪婪、他的疯狂、他的卑鄙……信息量多得像是要爆炸。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就像拼图,拼出了一张令人恐怖的脸,吓到了拼图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你去周围转转,但别乱动架子上的东西。”诺诺觉得这些谈话让小孩子在旁边不太合适,扭头对跟在后面小心翼翼的楚子航说。

稻草人书屋

楚子航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些东西都会有帮助,但最好能有文字资料,”路明非说,“日记,研究报告,手稿之类的东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有,我就怕你看不完。”乌鸦揭开巨大书柜上的蒙布,满满的一柜子宗卷,蒙着薄薄的灰尘。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还真是个很严谨的研究者,凡事必做笔记,他很少用电子存档,喜欢手写。他的资料在我们这里存了部分,在猛鬼众那里存了部分,后来我们双方派人组成了一个调查组,都给找出来了。”乌鸦说,“可惜用的都是速写符号,我们还没法解读。”

www.daocaorenshuwu.com

诺诺随手抽出一个宗卷,吹去灰尘打开,凝神读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稻草人书屋

“你们无法解读,不是因为这家伙用了速写符号,而是这些文件都很深奥,大概只有跟他同级别的专家才能解读这些资料,”诺诺耸耸肩,“就像那个‘世界上只有三个人能读懂广义相对论’的传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在他的研究领域,世界上很可能根本不存在跟他同级别的专家。”乌鸦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