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鲸歌(7)

“这大鸡排拉面味道不错啊!”乌鸦喝了一大口汤,赞不绝口。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汤是豚骨和鸡肉一起熬的,老板是博多人,博多风味。大鸡排拉面是这里的特色,一天只供应20份。”路明非说,“我们算是赶巧了,早上三点钟大鸡排进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君你这么懂行,我都搞不清你和我谁是本地人了。”乌鸦举杯。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大口地吞着面,举杯和乌鸦相碰,路明非有些心不在焉晚了一步,那两人已经把啤酒倒进肚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的酒量本来就不错,她只是不愿跟一般人推杯换盏。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这间24小时的拉面馆位于小街的深处,并不容易找到,他们到的时候店里空无一人,只有上了年纪的老板守着汤锅。

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用听起来有些含糊但还算地道的日语点了单,显然是他以前常来的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老板并未认出这位过去的熟客,他们都戴着口罩和棒球帽,捂得严严实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翻阅那些资料的时候还能强打精神,现在一口热汤下去反而觉得疲惫不堪,诺诺大口大口地喝着啤酒,很快,熬夜的苍白脸色就被酒精和面汤的热气染红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可惜邦达列夫的那间实验室已经被赫尔佐格毁掉了,否则还能多点线索。”乌鸦压低了声音,“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那间仓库是家族的重地,时间长了有人会觉察。”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老板为他们准备好食物就去后厨收拾了,低声说话应该没什么问题。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你刚才说学院会派人来东京?”诺诺摇晃着啤酒杯。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个倒没什么可担心的,”乌鸦说,“就算把整个执行部派到东京来,也跟沙子洒进海里没什么区别,这里可是东京。”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从他们桌边的窗户望出去,这座巨大的城市就像一大把洒落在海边的珍珠,每一颗闪亮的珠子都是一座大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也不能拖太久,”诺诺说,“执行部本部也不是没有真正的精英,只不过那些精英都被放在很重要的岗位上,就看他们什么时候决心把他们投入战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子航老老实实地坐在旁边,一口口地吃面喝汤,几乎不发出任何声音,偶尔抬眼看看这三个大人,尽管他自己也是成人的身量,但是心里却是个十五岁的孩子。 www.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心说楚子航要真是他儿子也不赖,这可真是个很好带的孩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从中国一路逃到这里,差不多一个月过去了,这家伙已经不像开始那样惊恐不安了,叫他吃饭就吃饭,叫他睡觉就睡觉,也没有反复地追问路明非和诺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忽然穿越了差不多七年的时间成了一个大人之类的问题。唯有每次入睡前他都会默默地盯着天花板好一会儿,然后才闭上眼睛。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开始不明白,后来忽然想起来了,在因果线没有被修改之前,楚子航也有这个习惯。他每次睡觉之前都会再回忆一遍自己跟父亲之前的往事,把每个他不想忘记的时刻都回溯一遍,因为他读过一本书,书里说人的大脑就像一块容易出错的硬盘,最终那些曾经看来很重要的事情都会渐渐地模糊,就像硬盘被时光消了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楚子航就是不愿意忘记,这个男孩是要强行留住那些跟楚天骄有关的记忆。因果线虽然被修改了,可他还是在那天晚上失去了父亲。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有些人就是这么犟的,无论他是十五岁还是二十二岁,心底深处都留着那个坚硬的伤疤。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诺诺瞥了楚子航一眼,帮他把汤碗里的大鸡排捞了出来,用刀切碎,又丢回他的碗里去。 www.daocaorenshuwu.com

“真像是贤妻良母呢。”乌鸦漫不经心地说,“从外表上可看不出陈小姐是这样的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诺诺白了他一眼,继续低头吃面,吃了几口忽然放下了筷子,“你们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我老爹么?” www.daocaorenshuwu.com

乌鸦和路明非惊讶地对视一眼,没想到诺诺会自己提起这件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有54个兄弟姐妹,”诺诺低声说,“除了少数双胞胎和三胞胎,其他人的母亲都是不同的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令尊真是……能力过人。”乌鸦言不由衷地称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别误会,他并没有那么多妻子,也不是恺撒老爹那种种马性格的人。”诺诺喝了一口酒,“他只是觉得他的龙族血统很珍贵,必须传给更多的人。他那么优秀,有那么多产业,需要很多的继承人来管理。所以他投资了很多不同的医疗机构,找到那些贫穷愿意代孕的女人,给她们钱,给她们做人工授精,让她们为他生孩子,生下孩子就抱走。资质一般的孩子就交给家里投资的保育院抚养,血统优秀的就由老爹亲自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