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鲸歌(9)

黑色的直升机掠过东京的夜空,身穿黑色作战服的女孩站在敞开的舱门边,俯瞰灯火通明的城市。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她的脚边,放着沉重的铝合金箱子。 daocaorenshuwu.com

这是维多利亚·斯诺顿值班的时间,不久之前,她换下了疲惫的冈萨雷斯,让他回到地面上睡觉补充精力。

daocaorenshuwu.com

这样的轮值已经是第三天了,也不知道元老会怎么想的,让他们不间断地在东京上空巡弋。感觉不像是出来搜捕,倒像是NHK记者,飞行在城市的上空,随时报道车祸或者火灾之类的城市新闻。

www.daocaorenshuwu.com

身穿同样作战服的伊莎贝尔从副驾驶的座位上起身,来到维多利亚身边,递上一片含高浓度咖啡因的口香糖,维多利亚接过丢进嘴里,这种高强度的值班,他们这些人都得靠咖啡因撑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像是大海捞针。“伊莎贝尔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么找是徒劳的,”维多利亚摇头,“这座城市太大了,能藏身的地方太多。蛇岐八家显然没想真的帮我们,有辉夜姬在,EVA也没法渗透进日本当地的网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找不到就算咯,反正上面的意思就是这样,我们就呆在这架直升机上,起飞,降落,加油,再起飞,锁定他们我们就出动,找不到就继续这么飞。”伊莎贝尔跟她肩并肩,“你还真的想他出现?”

daocaorenshuwu.com

“如果他真的就出现了呢?伊莎贝尔,你会怎么办?”维多利亚扭头看着伊莎贝尔。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猎物真的出现了,猎犬也只有扑上去。”伊莎贝尔回应她的目光,“你呢?”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维多利亚沉默片刻,“我也会扑上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哪怕那个人在巴西救过你的命?”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我很感谢他,但这不是我的事,我们不可能放任一个疑似龙王的家伙全世界乱跑。”维多利亚说,“斯诺顿家族里,没有人放走过龙类。”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她并非那种野生的混血种,而是出自历史悠久的斯诺顿家族,她的家族出过很多的屠龙者,连家徽上都是圣乔治屠龙的图案。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人类和龙类是不可能共存的,这是她从小受的教育,也是从血腥历史中总结出来的教训。

稻草人书屋

“家门的荣誉么?”伊莎贝尔微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是信条。”维多利亚说。 www.daocaorenshuwu.com

“我跟你的情况也差不多,个人的情感是个人的事,永远不能凌驾在使命之上。”伊莎贝尔说完,转身返回了机舱。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维多利亚看着她伶仃的背影,忽然明白了为什么是他们这些人被元老会特别指定为东京狩猎的成员,他们都出自类似的混血种家族,懂得恪守信条,学院的学生档案包含了他们每个人的过往,他们是可以信任的,就像良种的猎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还真是一个严密的组织啊,在面临挑战的时候,秘党暴露出它的真实面目了,不是什么教育机构,而是一个暴力机关。 稻草人书屋

维多利亚接着俯瞰这座城市,直升机从巨大的广告牌上飞过,广告牌上的女孩子手持一管牙膏微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忽然让她想起《银翼杀手》中的那座城市,那么巨大,那么繁茂,就像广告牌和霓虹灯组成的森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真希望那只猎物就这么迷失在这片森林里,永远都不要出现,那么使命也就跟她们这些人无关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 www.daocaorenshuwu.com

“来来来,喝罐热咖啡,回去继续工作。”乌鸦带着从自动贩卖机上买的热咖啡回来,一人发了一罐。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和路明非靠在电线杆子上醒酒,诺诺的脸色又有点惨白了,这次不是因为劳累,是喝多吐了,想来那段父亲的视频确实让她很不开心,喝着喝着就多了,最后他们把冰箱里的所有啤酒都喝完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子航拿着瓶矿泉水站在旁边,倒水在诺诺的掌心里让她洗脸。

www.daocaorenshuwu.com

这俩倒是母慈子孝,路明非心想。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喝得也不少,虽然不至于跟诺诺那样失去了节制。他们身在巨大的危机中,本不该喝那么多酒,可喝了酒人就放松了下来,很多烦心的事暂时抛在了脑后。

稻草人书屋

他确实很想查明真相,但也很想跟诺诺一起这么漫无边际地逃亡,推门走进任何一间店买酒喝,放肆嚣张,就像《末路狂花》里的那两个女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咖啡因会加速酒精吸收,喝了咖啡她会醉得更厉害。”楚子航盯着咖啡罐子看,路明非知道他是在看咖啡因含量。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愧是连老娘喝牛奶都会固定温度的好孩子,路明非心想。可楚子航还没找到,诺诺已经一口气喝下大半罐了。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走!回去继续干活!”诺诺深吸一口气,站直了,“总能找出一些线索。”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没错!真相永远只有一个!”路明非拍着楚子航的肩膀,“扶着点你姐姐,我看她走直线都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