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鲸歌(10)

难道说那个恶魔还没有死?难道他悄悄地尾随着他们?他无法抵抗这种梆子声,当他无法行动的时候……诺诺就有危险!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狠狠地咬破舌尖,想要借疼痛来恢复神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但根本没用,他几乎感觉不到疼痛,准确地说他感觉不到肉体的疼痛,但精神上的疼痛却能压垮他。似乎有一柄沉重的钝刀从他的头顶中间往下劈,一刀接一刀,要把他的灵魂劈成两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幻觉层层叠叠地出现,青铜的古钟摇荡着发出轰鸣……苍白的魔鬼被圣枪钉死在十字架上……穿着白裙的女孩们在花园中嬉戏,可整个花园都在熊熊燃烧……

稻草人书屋

“我去你他妈的!出来!出来!”路明非嘶吼起来,眼底流淌着金色的火焰。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不是他的声音,而是路鸣泽的,这个魔鬼很罕见地失去了控制,挣扎着要从他的身体里出来。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诺诺想要把他拉起来,可刚刚看到他的脸就呆住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路明非正在剧烈的龙化之中,青灰色的鳞片突出皮肤表面,骨骼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和变形,黑色的骨刺突破身体表面,肌肉剧烈地隆起,每一根肌肉纤维都那么清晰,像是绞紧的钢缆。

稻草人书屋

最可怕的却还是他的脸,那张脸还是路明非模样,却不知为何透着残暴和狰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被吓到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这不是她第一次目睹路明非的龙化,也不是最严重的一次,与奥丁为敌的时候,路明非完全就是个龙类的形态,狰狞恐怖。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那时的路明非看她的眼神还带着温柔,还会说出让她放心的话。此刻的路明非不同,他低低地嘶吼,瞪着赤金色的眼睛环顾周围,像是要找出那个藏起来敲打梆子的人,将他生吞活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乌鸦手足无措,照眼前的架势,路明非随时会变成一头愤怒的古龙,他就该抓紧时间一枪崩了这家伙的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候路明非的口袋里传出了急促的电话铃声,诺诺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从路明非口袋里掏出那部EVA送来的手机。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音源!快找音源!这声音是从某个扩音器里发出来的!”屏幕里的芬格尔正心急火燎地喊。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乌鸦忽然想了起来,类似的事情也曾发生在源稚女的身上,应该是赫尔佐格能通过某种奇怪的音频控制特定的对象,虽然原理还不清楚。

daocaorenshuwu.com

难道说赫尔佐格没死?乌鸦浑身都是冷汗。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乌鸦拔出枪来,对着周围瞄准,但这条街上除了他们几个连鬼影都没有,更别说某个敲着梆子的怪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也没听到什么梆子声,整条街道上都回荡着某个男人的说教,乌鸦抬头看向半空中的大屏幕,放送的还是刚才的那段视频,藤原信之介要求的就是反复放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乌鸦还没完全想明白,手中的枪已经被诺诺夺走了。诺诺铛铛两枪点射,干掉了大屏幕两侧的扩音器,死死地盯着大屏幕上那个无声说话的男人,再一枪,正中男人的额心。大屏幕闪烁了几下,爆出几团电火花,黑了下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路明非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即将溺死的人被提出了水面,龙化现象立刻减弱,全身痛得像是有人刚把他的骨头一根根地敲断了,他趴在地上大口地喘息,剧烈地咳嗽。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那个音频是藏在那段视频里的,我们中只有路明非对它敏感,所以我们听不到。”诺诺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他妈是个陷阱!”乌鸦神色狰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你们这俩蠢货!还不快撤?你当学院派来的那帮贱狗只会放几声梆子给你听?你当他们是来给你演木偶戏的?”屏幕里的芬格尔语气急躁。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乌鸦一把拉起路明非,转向诺诺,“带着你干儿子,跟我走!”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诺诺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了,一把拉住楚子航,这男孩脸吓得煞白,藏在电线杆后面。 www.daocaorenshuwu.com

地面湿滑,四个人跌跌撞撞地跑向小街尽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可刚跑出这条街,乌鸦就站住了,小街之外是大路,此刻夜深人静,路面上没有人也没有车,可两侧的高楼上,数不清的大屏幕亮起,每张屏幕上都是那个单调说教的男人。

www.daocaorenshuwu.com

无数个说教的声音汇集起来,在高楼大厦之间回荡。几分钟之前听到这男人的声音,乌鸦只觉得烦得不行,可现在听到,觉得那根本就是某种摄魂咒。

daocaorenshuwu.com

乌鸦忽然丢开了路明非,路明非跪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想要上去把他拉起来,却被乌鸦阻止了。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乌鸦给诺诺看自己的掌心,乌鸦的掌心被烫伤了,好像刚刚握过烙铁之类的东西。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不是他想要丢开路明非,而是他根本握不住路明非的手腕了,路明非的身体烫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