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鲸歌(11)

维多利亚拍醒了副驾驶座上的冈萨雷斯,这家伙回到地面上买了几罐咖啡就重新登上了飞机,大概是不想留下两个女孩熬夜。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冈萨雷斯刚刚睁开眼睛,就被下方的景象震撼了,那蹒跚独行的恶魔喷吐着暗蓝色的高温气息,电光、暴雨和龙卷风围绕着他,整个街区的元素平衡因他而破坏。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然而更可怕的还是他流露出来的巨大威压,狂潮般席卷而来,只是看那个背影就会觉得恐惧,就像心脏被魔鬼冰冷的爪子捏住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伊莎贝尔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她是个虔诚的教徒。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制止了维多利亚,维多利亚刚刚打开那个武器箱,正要取出其中的狙击步枪。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别用那个,那是特别为‘雷霆’准备的。”伊莎贝尔轻声说,“你控制不了那支枪。”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雷霆和守望者还没到么?”维多利亚和她并肩而立,望向窗外那个恐怖的背影,“要不要试着呼叫他们?”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没必要,我们已经发出了警报,如果赶得上,他们会出现的。”伊莎贝尔摇了摇头,“我们做我们能做的一切,为他们争取时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支小型狩猎队的核心人物——雷霆和守望者——一直没有报到,学院也没有给出他们的联系方式,因此伊莎贝尔暂代着队长的职务。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那真是的……路明非主席么?”冈萨雷斯喃喃。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不敢确定,那个人形龙王般的背影,是否真的就是曾在里约热内卢见过的那个人。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那时他是那么地闪光,背负着全部人的希望,此刻他却背对着整个世界,低低地吼叫着,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狂笑。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是他,没有错。”伊莎贝尔轻声说,“学院对他的判断是对的。” daocaorenshuwu.com

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都不再说话了,他们中最有发言权的当然是伊莎贝尔,这位学生会舞蹈团的团长也曾是路明非在学生会内部的助理,学院里甚至有过伊莎贝尔团长和路明非主席之间的绯闻。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放弃捕捉计划,直接启用摧毁计划。所有的重武器,饱和攻击,一旦攻击开始,就不能给他留下任何喘息的时间。”伊莎贝尔下令。 www.daocaorenshuwu.com

直升机座舱里立刻被装填弹药和检查枪械的声音填满了,不光是他们三人,还有从世界各地汇集东京的其他专员,多数都曾是学生会各部的部长。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他们曾在这个男孩的面前为了各种事情争执不休,从各部的年度预算到庆典上的出场顺序,只等会议桌尽头那个耷拉着眉毛的男孩点点头说那不如就这样吧,于是一锤定音。

稻草人书屋

然而此刻他们所有人都在同一个阵线,阵线的那一边就只有一个人——那个曾经衣冠楚楚带领他们的男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别开枪!别开枪!”乌鸦冲上过街天桥,挥舞着双臂,对那架直升机上的人狂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升机已经悬停在那里差不多半分钟了,像是一个沉默的观察者,但他知道这帮人会做什么。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他在红井深处想要偷袭路明非的时候,制订的方案和伊莎贝尔类似,饱和火力瞬间毁灭,不留任何余地,任何受过秘党培训的人,只要看到那个背影就会这么决定。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我是日本执行局局长!这里的态势归我掌控!”他顾不得身份暴露了。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直升机微微一震,机腹下一道笔直的火光冲着乌鸦飞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架直升机是改装过的,甚至装载了小型航炮,发射的不是普通炮弹,而是脱壳穿甲弹,能够一炮打穿轻型坦克的装甲。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炮弹几乎是贴着乌鸦的肩膀飞过,那道灼热的风几乎能烤焦乌鸦的脸,狩猎队以这样的方式表达了他们的决心。他们不会管乌鸦是谁,也不管这是谁的地盘,他们可以为摧毁前方的背影支付任何代价。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乌鸦猛地转过身,眼睁睁地看着炮弹在路明非的背上爆炸,道路两侧的车辆都被爆炸的气浪掀飞。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刺鼻的硫磺味瞬间弥漫了整条街道,那枚炮弹里无疑填充了精炼硫磺,炼金术制造的化学品,对于龙类有着剧烈的毒性。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停下停下停下!”乌鸦挂在高架桥的栏杆上大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一辆被炸飞的汽车砸中了乌鸦所在的过街天桥,把天桥砸歪了,乌鸦及时地抓住栏杆才没有掉下去。 稻草人书屋

但没有人在乎他吼什么,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各种重武器连续命中那个恐怖的身影,连续地爆炸,那个身影被炸得趔趄和倒地,艰难地爬起来,再又倒地,他狂乱地挥舞着利爪,却只是扑空,或许他如此只是一个强大但是低智的怪物,甚至不能区分敌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