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鲸歌(12)

准确地说他是全身赤裸的,身体表面大多数地方都蒙着血污,看上去基本就是个血人,但因为他倒地的时候是面朝下的,屁股朝天,大概是被消防栓喷出来的水冲洗的缘故,只有屁股是白的,所以“光着屁股”这个感觉尤其地强烈。

伊莎贝尔默立了片刻。她不必把那家伙翻过来检查就能却能确定他是路明非,一年来学生会主席的西装定做都是由伊莎贝尔来负责,她随口就能报出这个人的身高体重三围。

忽然有种很荒诞的感觉,是她下令对这家伙开火的,原本看到他的尸体——虽然是不是尸体还待确认——的时候应该是悲伤或者歉疚的,或者冷着脸没有表情也行,可他却是以这个屁股朝天的姿态等着自己,让人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

真像是学生会主席能干出来的事,即使在他最闪光的那些瞬间,伊莎贝尔也能看出他笨笨的一面。

伊莎贝尔正想继续靠近,但忽然停下了。

“师姐。”伊莎贝尔轻声说。

她忽然觉得有人在背后看着她,而且耳机里忽然听不到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的呼吸声了。

从发现路明非到现在不过是十几秒的间隔,十几秒里伊莎贝尔心里发了些感慨,对手就干掉了冈萨雷斯和维多利亚,这未免也太利落了。

因为对方跟他们受过完全一样的训练,完全预判了他们的行为,根本就是在路明非旁边等着他们。这当然也需要一些天赋,“侧写”的天赋。

伊莎贝尔的手悄悄地伸到枪口末端,解放了固定在那里的刺刀,这种刺刀本身就是一种战术匕首,很适合近身作战。

“嗯。”诺诺回答。

“师姐,不要逼我。”伊莎贝尔直起了身,全身肌肉缓缓地收紧,像一张弓被拉开。

她只比诺诺晚了一届,两个人在学生会的时间有很大的交集。无论是作为前辈还是作为恺撒的未婚妻,伊莎贝尔都对诺诺保留着一些尊重,诺诺在学生会里飞扬跋扈的时候,她还是个有些怯的小女孩。

她当然也听闻过诺诺的暴力,甚至特意看过诺诺格斗训练的视频,毫无疑问诺诺是很有天赋的,无论肌肉的反应速度还是身体的柔韧性,都是第一流甚至超一流的,可以说她天生适合近身战,虽然没有言灵辅助,但搭配侧写去预判对手的进攻,绝对是值得尊敬的对手。

然而就像恺撒研究阿巴斯的档案是为了知道对手的缺点,伊莎贝尔心里也把诺诺看作自己的对手,只要超越了诺诺,她就会是学生会上下公认最厉害的女孩。

诺诺是有弱点的,这个弱点就是她太不努力了,她从来不会把某个进攻的套路磨砺到无懈可击,而是会仗着天赋的优势乱来,反正她会侧写,对手的进攻她通常都能看破。

但这在伊莎贝尔这里不起作用,伊莎贝尔是个舞蹈家,舞蹈家对于肌肉的训练不在武术家之下,柔韧性则在武术家之上,而她们的平衡能力和节奏感是没练过舞蹈的人根本无法想像的。伊莎贝尔的攻防和舞蹈同理,肃杀的同时还很具观赏性。

伊莎贝尔一直练习着一种美妙而且诡异的旋踢,动作很像一种已经失传的西班牙地方性舞蹈,没见过的人很难想象人的肌肉可以那样发力,当然也就不会想到怎么防御那种旋踢。

伊莎贝尔准备把这个旋踢用在诺诺身上,诺诺瞬间就会因为轻微的脑震荡而放弃防御,等到她清醒过来,伊莎贝尔的匕首已经停在她的脖间了。

整个过程只需要不到半秒钟,这是伊莎贝尔对学生会十年来最强女孩的一次挑战。

“不要逼我这种话……”诺诺冷冷地说。

完美的机会,一开口说话,你的气息就不连贯了!伊莎贝尔看似轻盈地旋转,实则刚猛有力,这一刻若有一条红裙系在她腰间,必然是令人惊艳的画面。

无法想象的角度,无法想象的发力方式,从已经失传的舞蹈中整理出来的旋踢,准确地踢中了诺诺的侧脸。踢中的那一刻伊莎贝尔心里有点后悔,她高估诺诺了,应该脚下留情的,毕竟诺诺已经离开秘党很久了,她攻击的只是一个准备当新娘的女孩而已。

然而就在下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的脚踝被人抓住了!

诺诺被踢中之后并未如预想的那样,因为头部遭受攻击而失去防御,她一把抓住伊莎贝尔的脚踝,还了一脚。这一脚就没有伊莎贝尔的旋踢那么优美了,基本上就是跆拳道里的侧踹,毫无技术含量,但是粗暴直接。

巨大的力量瞬间穿透伊莎贝尔的身体,这次是真的造成了脑震荡,伊莎贝尔落地的时候,已经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