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鲸歌(13)

三个人气喘吁吁地奔进仓库,诺诺狠狠地推上门。外面看不过是一间普通的仓库,但其实墙壁中夹着钢板,门也是优质合金钢配密码锁,坚固得像是一座小型堡垒。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逃回这里的一路上,他们都是逆着警车、消防车和救护车而行,天空中不时有军用直升机飞过,想来附近这个街区很快就会成为军事管制区。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次的事情恐怕不好收场了,一直保持神秘的秘党能做出这么夸张的事,显然他们对路明非的存在已经非常担心了。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乌鸦把路明非放在地下,从旁边的架子上抓起一个盒子,“我先帮他止血,然后再想办法送他去医院。”

www.daocaorenshuwu.com

路明非的生命体征还很强,心脏跳得沉稳有力,看来在龙血的支持下,想死是没那么容易。但双臂几乎被他自己废掉,应该立刻送去医院,但那样毫无疑问会惊动军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个盒子是个医疗箱,乌鸦从医疗箱中拿出纱布和清洁伤口的药膏,想先帮路明非做简单的包扎,至少先止住出血。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但他愣住了,因为路明非身上的绝大多数伤口都已经止血,而且正以肉眼几乎可见的速度愈合着。乌鸦亲眼看着一块弹片被挤出身体,啪地一声落在地下。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是一块足有一根手指长的锋利弹片,这么大的弹片嵌入体内,对普通人来说就要在身体里保存一辈子,因为几乎没有医生敢于开刀拿出这么大的弹片,而路明非单凭伤口的自然愈合就把它挤了出来。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兄弟你这血统,到底是蟑螂呢?还是金刚狼呢?”乌鸦赞叹着,心里放松了些。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这时他的口袋里传出叮咚叮咚的响铃声。他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眉头紧锁,转向诺诺,“家族在找我,出了那么大的事,我得想办法善后一下,至少别让媒体胡说八道。你照顾一下他,我尽快回来,如果情况紧急,就给我电话。”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诺诺点了点头。龙的秘密不能暴露给世人,这是混血种共同遵守的规则,即使混血种组织之间斗得你死我活,在这件事上的立场永远都是一致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他们都是异类,是不容于人类世界的怪物,就算某些人类可能出于特殊的原因接纳他们,最终他们还是会被作为异类驱逐或者吊上绞刑架。 copyright 稻草人书屋

人类本能地害怕比他们强大的生物,即使对方一样有着人类的外形。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乌鸦急匆匆地跑了出去,边跑边接着电话,诺诺看了一眼乌鸦留下的医疗箱,却从架子上拿下了一个更加沉重的箱子,那是一个维修用的工具箱。她蹲在路明非身边,打开工具箱,从箱子里拿出了一把钢钳。 daocaorenshuwu.com

“帮我抱住这家伙,用全力。”诺诺看了楚子航一眼。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楚子航点了点头,抱住了路明非的上身。他的心理年龄只是个十五岁的男孩,体魄却完全是个成年人,近身搏斗能跟路明非打成平手,由他锁死路明非,路明非除非龙化,否则是不能挣扎的。 稻草人书屋免费下载TXT电子书

从那把粗壮的钢钳,他猜出了诺诺要做什么。诺诺这是要把那对短弧刀给拔出来,快速愈合的肌体能把弹片挤出来,但对贯穿双肘的短弧刀恐怕无能为力,继续等下去,短弧刀会和新生的组织完全融合,就像小树带着扎进树身的钉子长成参天大树。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不过在没有强效麻药的情况下做这种手术,单那巨大的痛楚就能摧毁一个人吧?楚子航紧张地看着诺诺,诺诺的神色平静,在路明非的大臂上扎上止血带,以防短弧刀拔出之后的伤口大出血。 本文来自稻草人书屋

她抬眼看了看楚子航,无声地笑笑,垂下眼帘继续操作。

daocaorenshuwu.com

“他会疼么?”楚子航小声问。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应该会疼吧,可我不是他,不知道到底有多疼。”诺诺头也不抬地说,“不过这也不是第一次了,上次我差不多从他身体里清理出了一公斤的碎片,他流的血浸透了两张床单。”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哥哥真勇敢。”沉默了好一会儿,楚子航说。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我认识他的时候,他还不是这样的。”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时候的哥哥是什么样的人?” 欢迎到稻草人书屋看书

“如果只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怂。如果再加一个字的话,贱。没什么追求,喜欢漂亮女孩子但是没胆子追,羡慕人家过得光鲜亮丽但懒得努力,有难过的事就想办法忘掉,自己说人生理想就是混吃等死。”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那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稻草人书屋

诺诺停顿了一下,眼神也有微微的变化,然后继续俯下身,给路明非的另一边胳膊扎上止血带。

内容来自daocaoRenshuwu.coM

“因为太孤单了吧?又怕受伤害。本来他的生活圈子就很小,那些他在乎的人还一个一个地离开了他。”诺诺轻描淡写地说着,“每个人都是过一生,可人和人的一生是不一样的,有的人的人生跟辛巴达纵横七海似的,会遇到很多有趣的人,认识很多朋友,老了跟人吹牛都有很多故事可讲。对这样的人来说,每件往事都很珍贵,但也都没那么珍贵,就像有很多钱的人,失去其中的几块钱固然很可惜,不过还是有钱人。可这家伙是个穷鬼,穷到没有几个他真正在乎的人,也没有几件他真正在乎的事,如果这些人这些事都还OK,他就可以继续怂继续贱,可当这些人这些事不对了,他就慌了,慌着慌着就急了,急着急着就发起疯来,疯着疯着就变成这样了。”